提起我的聖召,我就想起了"春蠶到死絲方盡"這句詩。想到蠶寶寶的一生,從出生到成長,從吐絲到成繭,從蠶蛹到破繭成蝶,從蠶的一生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修道旅程。

一、決志修道父母反對

我出生于安徽省甯國市,有一個妹妹,是家中唯一的兒子,父親是老教友,母親和妹妹是教外人。2006年的七月底,我參加了無錫天主堂舉行的大學生夏令營,在此過程中我聽到了天主對我的呼喚,我確定這是天主召叫我終生跟隨他的聲音,因此我向父母提出了修道的想法,沒想到,遭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母親嚎啕大哭,父親也當眾失聲痛哭起來,他邊哭邊自責:"是我自己沒用,導致兒子走上了出家之路。"這是我見到父親唯一一次哭泣的樣子,他哭得是那樣傷心和絕望。最後,父親見我態度堅定,就對我說:"你既然要去,那就去試試吧,不行的話你馬上回來。"這一試就試到了今天。

當我每次在痛苦中輾轉時,每次想要退縮時,我都會想起那個夜晚,就特別祈求聖母的助佑。

二、走進修院迎接挑戰

進了修院後,挑戰非常大,考試三門不及格就要留級,而我的年齡偏大,記憶力也不好,學習很吃力,因此蒙生了退出的想法,卻又不甘心在天主面前做個逃兵。就像蠶寶寶的成長需要進食桑葉一樣,我的成長也需要進食生命的桑葉,於是我開始堅持個人祈禱,這樣的祈禱帶給我生命成長所需要的營養,讓我對自己聖召看得越來越清晰。在一次月省中,我深深體驗到天主對我那份獨特的愛,和那份獨特的召叫。

在2007年6月12日晚上的個人祈禱中,我經驗到了耶穌基督十字架的痛苦,那種刻骨銘心的體驗,讓我深入瞭解了他對我的愛,我也願意為回報這份愛而甘願付出一切。我對自己說,我要堅持,我必須要笨鳥先飛,於是就開始閱讀聖經並練習寫作,正因為有了當初的堅持,才有了現在的我。

三、反對加劇絕境逢生

自從修道後,母親的反對一直是有增無減,每次回家總是不停地嘮叨,甚至逼我相親。2009年的元宵節,由於第二天就要返回修院了,我興沖沖地向顧神父討了幾份營養品去陪母親過元宵節(父親和妹妹不在家)。午飯後,我對母親說:"明天我要回上海了。"母親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你還要在裡面呆多久,趕緊回來。""我選擇我所愛的,堅持我所選擇的,我不回來。"我回答說。母親哭了,狠狠地說:"你要是走了,從今以後再也不用回來了,我們一刀兩斷吧,既然你都不要我們了,我們的死活不用你管,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橋,你拿回來的東西給我拿走,我們不要。你這沒良心的,也不想想,是誰將你從一尺長養到這麼大,現在你長大了,翅膀硬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是吧,你走,你走了以後再也不要回來。"母親一邊哭,一邊說。

我的大腦頓時"嗡嗡"直響,一片空白,那不爭氣的眼淚立時滑過了我的面頰。我黯然神傷地走到陽臺平頂,心痛地難以呼吸,我緊緊地抓住鋼管,不住地用頭去撞,我想從三樓上跳下去,我無法平靜,我很害怕、很恐懼,我的心在這一刻完全枯萎了,我絕望地看著樓下,將腳踩在臺階上。突然間,一種思想浮現腦海:我不服,我的人生難道就這麼結束嗎?我不甘,難道我的選擇毫無意義嗎?天主啊!您為什麼要給我這樣的痛苦啊!我怨,我怨天主給我安排這樣蠻不講理的父母;我恨,我恨天主讓我飽嘗如此的磨難;我哭,我哭天主誘惑了我,讓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我喊,我的天主,您既然選擇了我,那您就要為我解決這些難題。(未完待續)

作者:王俊修士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丁神父時間】九大快樂秘方(一)
  • 【我們的故事】拓墾天主之國
  • 【我們的故事】敬憶 善牧 良師 益友──齊敏哲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