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牧靈的生活中,有許多來自淳樸教友的關愛,帶給了我難以忘懷的感動。雖然事情都是那麽的微小,或者有人會認為不值一提,但是零零星星的都記在我的心裡,總想借著文字與更多人分享。

每次回想起來,心中就會多了一些為他們服務的心火。他們小付出,而我卻大收穫,進而更多飽滿精力去為教會服務,實在是一種良性循環。

在做修士的時候,應邀去為某鄉村堂區講幾篇道理,鼓勵教友的信仰生活。前來聽道理的兩百多人,幾乎我都不認識,而他們也是第一次見我。

上午兩個小時的講課結束後,口乾舌燥的我正準備回宿舍時,有一位老人攔住了我。老人家從兜裡掏出幾個糖塊,遞給我說:「修士,你辛苦了,吃個糖塊,潤潤喉嚨吧。」糖塊還未吃到嘴裡,心裡已經甜滋滋了。

每次經濟上遇到困難,擔憂和四處求助無果時,總是會有一些教友給予幫助。他們當中大都不熟悉,甚至是不認識的人。在社會實習的那一年,由於自己沒有掙到錢,甚至落得沒有回家的路費。

自己一直想要去香港,體驗和觀看一下那裡的教會時,昂貴的住宿和消費讓當時每個月幾十塊錢零花錢的我,只有望而卻步了。沒想到的是總是會有教友,好像從天而降施以援手。

做了神父之後,在堂區工作沒幾天,教友還不認識幾個。有一天彌撒後,在跟教友聊天時,她遞給了兩雙襪子。質量這麽好的襪子,我還從未買過。有一天,我正在布置祭台,準備做彌撒時,有位老教友拿著一個袋子向我示意,放在了我祈禱的位置那裡。我也從未告訴過他們自己的尺碼,而他們拿的卻都是那麽合適。

又在一次送殯之後,在教友家裡等待吃飯的空隙,我一個人走出去溜達。看到上次給她們送過聖體的一位九十多歲和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而她們竟然只見過我一次,就記住我了。

其中一位看著我,就往外走,說:「神父,你好。」我看到她,也快走幾步跨到了她的門口,蹲在那裡努力用當地的方言與兩位老人聊天。她們對信仰幾十年的堅持不懈令我感動,而我蹲在那裡跟她們聊天,也帶給了她們欣喜和感動。上次為她們送聖體時,她們回去洗洗臉,換換衣服,才領受聖體。這種敬畏和虔誠的內外表達,令人覺得值得學習。

每次聽告解時,看到老人們來去都要向神父打千致敬;每次看到老年教友在一些不適合下跪的地方,仍舊堅持在祝聖聖體時下跪,毫不顧忌由此帶來的不便,我的心中總有一份敬畏。

他們對神父的信任,是根植於信德的一種信仰表達,因為那是對耶穌藉著教會的教導,有著一份信德。那些困擾他們生活的內在折磨,因著根植於信德的信仰而獲得了治癒。在每次為他們誦唸赦罪經時,為他們以後的生活祈禱,成了我內心一直呼籲不停的聲音。

奉獻生活年,其實這種生活中點滴的關愛和信仰表達,是我們生活中隨處就能夠看到的,也是需要我們用心才能做到,也能夠讓我們的奉獻生活多一份喜悅和快慰,少一些煩惱和痛苦。藉著教友那些零零星星的感動,讓我感受到了他們信仰生活中一種愛和虔誠的表達,看到了一種源自信仰的希望。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來台近四十載.加籍神父華思儉落根台灣
  • 【社會文摘】我們有時不如蜜蜂和樹葉
  • 【馬年賀歲】耶穌會的春節祝福──修士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