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魏明德攝影│笨篤【索羅門群島】

專注於事物的奧祕

關於靈修生活的修持原則,甘易逢重視靈修生活中的注意力──「專注」。在《靜觀與默坐》一書中,他如此敘述:

靜觀並非專注於超越現今世界的事物,而是向專注於現今世界事物的本貌。萬事萬物都持有一份奧祕,我們對這些事物多一份知識上的通曉,我們對萬事萬物內在奧祕的深度就會多一份理解。(…)若我實踐儒家思想中所說的格物,我將面對萬物的奧祕,我將立刻被携入一種靜觀之中。具體意識到萬事萬物的主要本性將我置入一份靜謐當中,並面對本性的奧祕。這即是實相的本質,連科學也無法企及。這樣內在而深刻的態度可藉由兩個詞語傳述,即是伴隨萬事萬物『從容』、『靜寂』的存在狀態,也是世界各地充滿智慧的男男女女所追求的心法。

此外,他同時這麽陳述:

祈禱無異於一種單純的體悟,一開始時可能覺得無比痛苦。(靈魂)感覺到與自身的正常活動切斷關連,而且也失去與自我原本的聯繫。那幾乎感覺不到的臨在逼使靈魂進入深沉的孤寂中。除了領引靈修者注意的臨在,靈修者感受不到其他外在的支援。

筆者認為「專注於事物的奧祕」在甘易逢靈修觀的推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足以說明甘易逢的靈修觀涵括多面向的傳統,而且向所謂的「海洋性情」開放。在此,筆者僅以下面的段落來陳述甘易逢的靈修觀與海洋性情之間的關連。

人類內在寬廣無垠的海洋

所有的海洋生態體系都處於恒常的潮汐之中,受到外來輸入的影響,受到短期風暴的侵襲,以及季節性洋流的拜訪。居住在海岸圍繞環境中的居民必定與居住在平原、高原或是高山上的居民有著不同的世界觀。無常或是不可預期的變化因素使得人們對於神性存在的再現抱持著遠觀的距離,而且認為神性的行為難以預測。伴隨環境而來的不確定感激勵著居民做出有彈性的對應策略,而不是堅持綫性思考。太平洋世界涵蓋全球表面最大的地表面積,而且占據著全球百分之八十的島嶼,有什麽比太平洋世界更真實的洲陸呢?

在太平洋世界中,海洋就是洲陸:海洋構成了各種生活型態的自然環境,同時也是海島居民的溝通媒介……詩人艾培力.郝歐法(EpeliHau’ofa,1939-2009)論及「島嶼之洋」,他認為大洋凝聚一切而不是分割各島,海洋是充滿閱歷的故事:在海岸出生者在海洋中移動與呼吸,宛如鹽在海中一般自然,或是血液在肉身當中奔流一般自如。沒錯,寬廣無垠的海洋同樣居住在人類肉身內在的限度當中,島民透過登船踏浪尋找其他島民的方式探訪自身的內在旅程。

這一切讓我們想起作家羅曼.羅蘭(RomainRolland)在與佛洛依德(Freud)的通信中所稱謂的「海洋性情」。透過這樣的表達詞語,羅曼.羅蘭試圖捕捉超越所有宗教信仰結構中令人悸動的無窮無盡的感覺。今日,羅曼.羅蘭稱謂的「海洋性情」已經變成宗教心理學發展史中的一項註腳。當時佛洛依德並不贊賞,他寫信給羅曼.羅蘭說道:「你倡議的字句令我感到陌生。神祕事物對我來說像音樂一樣難以接近。」羅曼.羅蘭回答道:「我很難相信密契主義和音樂對您來說感到陌生。我寧可認為您害怕它們,因爲您期望的是讓批判理性工具毫無瑕疵。」

若我們依照羅曼.羅蘭的觀點再往前推進,我們可以說凡是經由專注走進萬事萬物本貌中的奧祕的人們,靈魂中終極奧祕的臨在就恍如是海浪勝利的潮聲般展現──恍如說明兩件事:第一件事,它論及靈修體驗的普遍特質;第二件事,它承認沒有任何比喻能夠勝過奧祕在人類深處顯現的方式。海洋性情幫助我們理解喜樂如何在我們靈魂中誕生,總是宛如新生的事物。喜樂為我們內在的幽深處帶來白晝的亮光,同時被永恒且新生的波濤律動所歌頌與喚呼,波浪的節奏用顫動且堅定的手指在沙岸上刻印、抹滅書寫的字句。最終,海洋性情讓我們瞥見靈魂深處中神性誕生的奧祕:這是一份神賜的禮物,恆久而且永遠新生。

本文轉載自e人籟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活動回顧】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八十五周年籌款晚宴
  • 【時事新聞】好萊塢進入"聖經電影年"
  • 【本月壽星】萬德化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