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魏明德攝影│笨篤【索羅門群島】

大洋上破曉的感受

大洋的體驗對甘易逢來說呈現多樣的型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中,這樣的感受是透過體驗「沙漠」而得到靈修成果,沙漠的體驗長駐在他的生活之中。他將早期的著作──《神的荒漠》(God’sDeserts)的內容分贈給許多友人,法文版現已集結出版,其中傳達的正是西方古典的靈修風格,以下的叙述讓我們想及大洋上破曉的感受:

我的上主,我讓夜色將我淹沒,我感覺它正當地曼延而至我的骨骼裡面,我的骨髓裡面,我的心腑裡面,我的靈魂裡面,以及我內在的神祕之地,也就是來到您存在的邊疆。我喜愛而且想望夜色與沙漠,因為我知道它們是您臨在的地域。我甚至期待它們能夠摧毀我對『人類的光』、『智力的光』的見解,以及我期待『人類友誼的溫暖與愛的溫暖』的方式。我的身體中充滿的想望尚未死去,我的心腑,我的精神,我的靈魂中所充滿的想望也尚未死去。我喚呼沙漠與夜色來到我身邊。它們强力地環繞著我,激烈地緊緊地摟住我,同時踏進我內心最深處,於是我變成夜色塊狀物,身在鋼鐵般的孤寂中。

您知道,我的上主,在夜晚與沙漠的厚度中,幽深開始閃亮,荒地開始有人居住。從黑夜最厚實的幽深中,首度有微小而細弱到幾乎難以察覺的某物出現。它柔弱且脆弱,是關於信仰的某種事物,而非精神的覺知。它如此飄逸空靈,僅僅一道呼吸聲或是一個念頭就會毀壞了它。無動、無生,而且無念,我面對著您臨在的微光。夜晚的堅硬表面見不到任何倒影,但是夜色本身變成難以察覺的亮光。上主,我知道這是辨認您臨在的信號,我靜默地駐足,沒有任何動作,而在我的靈魂中,夜色亮光的返照再次新穎地閃動。

浩瀚無邊與飽滿空性

靈魂中充塞著海洋的浩瀚感只能透過對比詞組表達。我們再度引用甘易逢在《神的沙漠》中所撰寫的內容:

無垠感可被解讀為空性或是滿全……這兩個詞語相互調諧。神性的浩瀚無邊似乎在難以衡量的向度中呈現飽滿的空性。然而,這樣的空性讓我們瞥見滿全的深度。只有人們保有與絕對者之間的關係以及承認自身無力全面理解且捕捉絕對者時,空性方是實有。絕對者對我來說顯示出一種空性,這件事實將是明確的證據,證明我正和絕對者接觸,而非與虛空來往。若我用其他方法捕捉絕對者,那麽我捕捉到的絕非是絕對者。

自身真正被喚呼的我在

隨著歲月的增長,甘易逢的體驗不管在風格上或是性質上也都隨之轉化。一九七九年二月,甘易逢在靈修日記如此寫道:

我內在的存有受到啟化,一種親密的輕柔感叩進我心坎。它宛如一絲柔情,盤據著我也吸引著我,但並不奪取我心中的人性。相反地,它宛如在我裡面恆常地落實某種新的化身成人。(…)一月五日,我從巴黎出發,而後在泰國與巴布亞紐幾內亞帶信徒避靜。現在我人在菲律賓,再過幾個禮拜,我將重回台灣。我只能說聲「感謝」,從六月啟程環繞世界的旅程中,感謝上主對我顯示的愛。每件事物看起來愈見簡潔。上主的愛要求我自己忠於我自己,並讓祂在我內忠於祂。

這個段落表面看似簡單,但是它向意義的深度開放:西方如此特定的密契靈修傳統,從聖伯爾納鐸(StBernard)、艾克哈特(MeisterEckardt)與聖依納爵(StIgnatius)銜接而來的靈修調性,藉由「簡化」與「純化」的作用,不僅與人們稱謂著的東方靈修學相互連結,而且與不同語言、習俗以及環境中活躍的靈修體驗相互應合,某種程度上儼然已經「全球化」。這裡論及的體驗是關於一個人身在特定的傳統與喚呼聲中,如何理解自身真正被喚呼的我在,如何讓一個人的獨特性變成具有創意的沃土,藉此其他人將能夠透過同樣的方式肯定自身被喚呼的我在。

普遍性不是「本質」,寧可說是一個過程,人們經由具創造力的忠實度而覺醒,彰顯我從哪裡的來處以及我被喚呼的去處。甘易逢毫無倦意穿越的海洋確實是神性寬廣無邊的顯露,不但滿全而且虛空,同時居住在我們有限的內心深處。甘易逢穿越的大洋同時也是人類靈修經驗顯露多樣性格外出色的翰海,就像島嶼散落在未知的海洋上。對甘易逢來說,海洋與神性的浩瀚感彼此揭示,相互闡明。

本文轉載自e人籟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活動回顧】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八十五周年籌款晚宴
  • 【時事新聞】好萊塢進入"聖經電影年"
  • 【本月壽星】萬德化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