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魏明德攝影│笨篤【索羅門群島】

台北利氏學社創辦者甘易逢(YvesRaguin,1912-1998)是研究基督宗教、佛教、儒家思想與道教等靈修思想的專家,影響力遍及亞洲、太平洋區域以及其他各大洲。甘易逢的旅行穿越各個空間,與他相逢的人基於多元種族、宗教與文化,這些點滴都融入他的思想與靈修觀中。在此我們側重以「海洋性情」(oceanicfeeling)描述他與神對話的靈修體驗,藉此我們更能敏銳感受甘易逢的靈修性格。

太平洋夜航的靈修經驗

甘易逢曾在巴黎研讀神學,也在哈佛大學攻讀漢學,曾經拜訪過中國、越南、菲律賓,他一生大半的生涯都居住在台灣。他的作品創作量豐富,專注於比較靈修學的研究,也是字彙專家,長年推動《利氏漢法辭典》的計畫──世界最大型的雙語辭典,他同時也是一位受世人鍾愛的靈修導師。

甘易逢出生於法國。雖然是法國籍人士,但他與太平洋世界持有一份親密性。他在越南與台灣長期居住使得他成為亞太地區的一份子,而且他曾指導避靜的靈修體驗並授課,地區擴及菲律賓、加拿大以及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NewGuinea)。他曾經在自己撰寫的一本書中,提及一次飛越過太平洋夜航的靈修體驗:「在兩個多小時的時光中,在太平洋上短暫的夜色航行,我看到自我意識的終極深度,但在我的自我意識內見到另一個意識,後者顯得更為深徹。我不能接觸這另一個意識,如同我接觸自我意識那麼清楚,在我內我還是能接觸這另一個意識,它呼喚我,朝向它而去。」穿越太平洋海面的夜航體驗架設出密契經驗顯現的時空。

人類修行的計算機

甘易逢一輩子都在追尋人類傾注於不同靈修體驗交流中的共鳴與會遇,而他漸次雕築而成的靈修風格具有海洋調性。我和甘易逢工作過數年,我仍記得他在過世前某一天對我短暫談起,他多麽盼望中國靈修資源能夠「完全整合至人類修行的計算機中」。甘易逢一輩子都使用打字機,從來沒有上網使用過網際網路。他對計算機的理解只有一個簡要的概念,但他早已知曉他使用修行計算機這個隱喻的重點所在:計算機處理大量輸入的資料,並將之整合入一個整體網絡,資料與資料之間的連結向四方通達。

「靈修計算機」是個强而有力的隱喻。不管對個人層面或是團體向度全然相通,我們透過計算機處理的訊息,不斷地擴建我們的知識網絡。假設真的存在人類靈修計算機這樣的機器,那麽這樣的機器將由什麼要件構成?它的第一個基本的組成要件想當然爾必定是我們的個人體驗,以及我們試圖表達靈修體驗的方式。第二個基本要件受到深刻的相遇雕築而成,奠基於信實、謙和,相互尊重的基礎,透過機運或是奇蹟,在懂得傾聽與暢談的人們之間發生。第三個要件:我們時而被我們不曾謀面的字句與義理所感動,雖然因為時空的距離無法認識作者,但是作者的追尋奇異地與我們內心深處產生共鳴。從某種程度上看,我們可以說這位作者是我們靈修之父或是靈修之母。靈修連結如此「一代傳承一代」,創拓一個團結而且成長的凝聚團體,超越歲月與文化的差異。

編結人類群體的織布

靈修者不斷奮鬥,忠實地前往向他們隱蔽地喚呼的絕對者,如此的靈修者將會懂得在交會或是交流時互相承認對方。往往,靈修者建立的靈修友誼僅僅是短暫獨次交會的亮光,但這樣的亮光却在自己的下半輩子留下良性且令人雀躍的回憶。有時,靈修友誼相互交織而且發展出幾年的情誼,身當對方的夥伴,提供無可匹敵的後盾。靈修情誼的表達需要時間醞釀,無庸置疑地是靈修計算機中不可或缺的組件。

在特定背景下,特定人士傳達的內容若沒有受到活躍的靈修傳統所肯定、滋養與豐厚,靈修探索極可能隨著時間消逝,與科學真理迥然不同。人類的靈修追尋整體上來說經歷著高峰與低潮。不管處於什麽樣的時期,靈修探索都必須再次啓航。靈修探索總是需要回到重新開機的原點。朝聖者若是幸運的話,將在靈修路上尋覓到大師與前輩。有時,靈修者的努力受到文化與社會的强烈排擠,而必須挺身奮戰。這樣的靈修苦路格外艱辛且遙迢。然而,不管個人的靈修探尋顯得如何謙沖與低調,它都對國際社會貢獻出卓絕的重要性。靈修者的盡心付出編結出人類群體共同探索的織布。沒有一個人能夠事先預測這一塊織布的最後形體與色彩。但織線的組成方式由無形的計算機不斷地處理當中。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捐款支持e人籟,讓我們能繼續提供更豐富的內容。

本文轉載自e人籟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活動回顧】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八十五周年籌款晚宴
  • 【時事新聞】好萊塢進入"聖經電影年"
  • 【本月壽星】萬德化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