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和杜神父相處的那幾年中,一直都被杜神父講道的方式所吸引,當時年輕祗是覺得杜神父的方法好玩,年紀漸長之後愈來愈發現杜神父的方法是一種極為難得的神修方式,這不祗是和他做人的風格有關,而是他和天主的關係,甚至在他心中天主在他心中所展現的風貌有關。

我們都知道,如果你是一位長久和天主有親密來往關係的人,你就會知道在你的言行中所表現天人合一的狀態,這種天人合一的狀態說明的是:在你的外在雖是生活在現世的世界中,在你的內心中卻是時時和天主有着深深的牽掛,這在中世紀的神修指導中常有的模式,看起來頗像杜神父的風格。

杜神父的風格是什麼?張春申神父在杜神父的紀念文中說:「既聖又俗」、「既文又土」、「既詼諧又莊嚴」、「既精明又傻瓜」。

從張神父所述的這些的觀點來說,杜神父的講道內容是聖、文、莊嚴而精明的,但他的表達的方式卻是俗、土、詼諧而又通俗的,非常符合大眾的需求甚至是大眾喜愛的方式,他那種手舞足蹈,表情十足的模式常使聽眾的心飛躍起來,這裡也可以看出來杜神父的神修是非常活潑而有深度的,按我個人的觀察,杜神父在唸玫瑰經或日課時常是用走讀的方式,而在祈禱時則是常用跪坐方式,這可能可以說明,唸玫瑰經或日課是在表達信仰、體會及讚美天主,所以要用聲音及行動來表達,但在祈禱時則是在和天主交談,這和耶穌很像,耶穌都是用行動來証明衪的信仰,但在祈禱時則是退離群眾獨自祈禱。

杜神父的另一風格,誠如景耀山神父在杜神父的殯葬彌撒講道中說:杜氏風格:「幸福,就是承認自己是個罪人」、「我願意做大傻瓜,你們也要做小傻瓜,耶穌是最大的傻瓜」、「神出鬼沒具有推銷員的風格」、「唱做俱佳的傳道員」。

景神父的後兩句和張神父說的差不多,但前兩句則是一種強烈的說法,也可以看出杜神父的神修底蘊,所謂「幸福,就是承認自己是個罪人」,這不祗是巔覆傳統的說法,將罪惡視為避之為恐不及的不祥之物或事情,更是指出罪惡是人生命無法避免的觀念及行為,而在杜神父的神5修中卻是使用積極神修法,既然罪惡是人生中不可避免的,與其隱藏、避而不談不如拿來做為進德修業的台階,這不是一種謙虛更是一種決心,請問有誰會將罪惡掛在嘴邊時時提醒自己?這種積極神修法更能體會神修的精義,我個人以為,如果杜神父沒有深度的神修經驗,很
難出現這樣的語詞。

當然我也以為杜神父的「幸福,就是承認自己是個罪人」是和「耶穌是最大的傻瓜」有關,因為有前一句,承認自已是個罪人,這和社會的「隱惡揚善」、「趨利避惡」是不相和的,祗有傻瓜才會承認自己是罪人,也才有「耶穌是最大的傻瓜」的推論或結論,這在邏輯上是說得通的,而在效法及追隨耶穌基督的路途上也是可行且有效的,如果一個人在效法及追隨耶穌基督的路途上,不能擺脫世俗的羈絆又如何能使自己的信仰更上層樓?也因此杜神父的結論是:因為「耶穌是最大的傻瓜」,我們既是耶穌會跟隨者,所以「我願意做大傻瓜,你們也要做小傻瓜」,這和教會史上許多致命聖人的做法是一致的。

杜華神父的另一吸引人的風格,就是用行動來關心,這在許多和杜神父有親身接觸的人都知道,也都有深刻的感受,這不用我贅述,但我要說的是,大部分人的行動是來自於對生命意義及價值的體察及驅動,當你的生命中有愛你就會有愛的行動,杜神父的行動因着對耶穌基督的大愛而有對他人的愛,也由於這種愛的深刻化,成為生命中的自然湧現,而使人對杜神父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因此,在對杜神父的紀念中,我們最需要做的就是將杜神父的活潑的對耶穌基督的信仰也活在我們的生活中,效法杜神父對耶穌基督的忠誠,實踐杜神父對耶穌基督的心口如一,如此,我們才能在耶穌基督內和杜神父相遇,共同建構生命的高峰。

本文轉載自杜華神父逝世25週年紀念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