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宏富 

正當艾儒略在福建的宣教工作風聲水起之際,卻在1637年(崇禎十年)爆發了一場大規模的教案,史稱"福建教案",成為艾儒略在華傳教事業的轉折點。福建教案是由福建按察使徐世蔭與福州府知府吳起龍發起的,他們張榜禁教並驅逐陽瑪諾(EmmanuelDiaz)和艾儒略。當時在福建的反天主教人士猛烈攻擊耶穌會傳教士"合儒詆佛"的思想,認為天主教有害於國家。

面對來勢洶洶的反教浪潮,艾儒略一方面躲避他們的追捕,一方面寫信及拜訪當時政府官員,尋求他們的幫助。閣老張瑞圖、觀察使曾櫻,以及蔣德璟等人透過各自的影響力,或明或暗地支持著艾儒略在福建的傳教事工,並為艾儒略等傳教士提供保護。

4.在閩最後十年(1639年-1649年)
到1639年,局勢逐漸緩和,各處傳教聚會相繼恢復。同年農歷7月14日,艾儒略在福州天主教堂開始了公開的彌撒。

1641-1648年間,艾儒略擔任耶穌會南教區副主教,管理南京、江西、湖南、四川、浙江、福建等省教務,共有教士15人。

1643年北京情況危急,艾儒略在南京兵部尚書史可法的邀請下經邵武、綏安北上,準備商討籌備抗清之事。但史可法的軍隊才到浦口,清兵便已經進入南京,艾儒略只得折返福州。

1646年10月,清軍攻入福州,艾儒略逃至莆陽,後又避難於延平。艾儒略晚年雖然嚴重營養不良,疾病纏身,卻依然堅持傳教。1649年6月10日,艾儒略在延平去世,享年67歲,葬於福州城外十字山。1999年因為房地產開發,土地發展商以蓮花山墓園一隅辟作天主教公墓來與教會交換原有墓地的產權,艾儒略遺骨被火化後遷至新墓園。

二、艾儒略之成就

艾儒略在華共36年,是繼利瑪竇以來耶穌會傳教士中最為精通漢學和漢語的一位。他師承利瑪竇的傳教精神與策略,身穿儒服,入鄉隨俗,曾被利瑪竇視為其接班人。但自他進入福建傳教之後,他的傳教風格與利瑪竇和其他在華的傳教士略有不同。按柯毅霖(GianniCriveller)的說法,艾儒略的傳教策略已經從適應走向文化本土化。他以探討哲學和宗教問題為切入點,向中國的文人學士傳教。他引用早期儒家思想,強調其與天主教的共同之處,借以吸引官與士大夫階層接受基督教。他透過學術與文化交流向當時的社會精英份子傳教,同時也積極向當時社會的平民階層傳教。

艾儒略的傳教策略大致沿襲了利瑪竇的方式,尊重中國人祀孔祭祖的傳統,在尊重中國人傳統的前提下,也盡其所能用基督教的方式來影響中國天主教信徒。在福州,艾儒略以"天命之謂性"為主題,同時提出天主教的概念,與許多福建士大夫討論天學,借此在士大夫階層中傳播天主教。參加討論的當地名士有很多,何喬遠、蘇茂相、黃鳴喬、林欲楫、曾櫻、蔣德璟等人都參與其中。艾儒略與葉向高論道析疑,寫出了《三山論學紀》("三山"為福州的別稱)。葉向高的兩個孫子、一個曾孫和一個孫媳都受洗入教。

艾儒略非常重視與地方官員和士紳的關系,他和福建巡撫張肯堂、督學周之訓都有交情,還認識曹學佺、曾異撰、孫昌裔、翁正春等要人。1625年,葉向高長孫葉益蕃在福州宮巷為艾儒略建造了"三山堂",即"福堂",這是福州已知的第一座天主教堂。1626-1639這13年是艾儒略在閩傳教的黃金時期。在此期間,艾儒略走遍福建各地進行傳教活動。到崇禎八年(1635年)時,福州城內教徒已達數百人,福州亦成為耶穌會在中國刻印出版漢文著作的中心之一。

艾儒略也是一位多產的著作家,在華教期間,共出版了22種著作,範圍涉及天文曆法、地理、數學、神學、哲學、醫學等諸多方面。其主要著作有《萬國全圖》、《職方外紀》、《西學凡》、《西方答問》、《幾何要法》、《三山論學紀》、《滌罪正規》、《悔罪要旨》、《耶穌聖體禱文》、《萬物真原》、《彌撒祭義》、《出像經解》、《天主降生言行紀略》、《天主降生引義》、《聖夢歌》、《四字經》和《聖體要理》等。這些著述不僅使他成為天主教在華傳播與發展的重要人物,也使他成為西學東漸中的重要橋梁,故享有"西來孔子"之美譽。(全文完)

本文轉載自世華中國研究中心

 

延伸閱讀 

  • 【解讀人生】你的靈魂賣給誰
  • 【信仰見證】勞神父(二)
  • 【信仰生活】基督徒:環保如何從身邊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