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說,耶路撒冷該是每位基督徒一生想要到的地方吧!想想看,踏足救主耶穌基督二千多年前走過的路、看看祂的出生、死亡、埋葬的地方、經驗祂就在這裡講道理、教化民眾、治病、驅魔、和人們進餐、親近罪人、顯奇蹟、與人們對話交談、和經師辯論……以及細味那一條祂為我們背負十字架而走的苦路,然後看著「空空的」墳墓思索祂的復活;想一想那些《聖經》上的記載,文字不再是文字,而是活生生的看到與摸到,和耶穌近距離接觸,想起也覺得興奮!

不過,領洗初期的我,沒有特別想去耶路撒冷,尤其當時十分忙碌,對《聖經》不太熟識,而且身旁又沒有什麼人提議到訪那裡。偶爾還會問一下神父修女(現在也是),大多的答案是他們有興趣卻鮮有到訪該地,抱著都是隨緣待長上安排的心態。

最接近的可能只是鍾神父曾兩次提及組織新教友到聖地,著我們分組找資料,還繪聲繪影地訴說半夜披星戴月地上大博爾山的情境,但最終計劃沒有落實,偶有想去旅行的地方也沒有排到遙遠的耶路撒冷,就是這樣一晃多年!

近這幾年卻不一樣,耶路撒冷這個名詞好像經常在我眼前出現,身邊開始陸續有朋友到訪這個彷彿基督徒必去的地方,先有報名後卻遇上戰爭,最後唯有隱瞞家人的基督教朋友C君,我還戲稱:「能死在聖地該是無上光榮,應該可以直上天堂……」

再來是非教徒朋友P君,她回來後分享時,那一句毫不客氣的話:「你們那些所謂的基督徒,我也知道你們很熱愛JESUS(耶穌),但參觀也要講秩序的,全部不理別人死活,在狹窄通道、墓地裡爭先恐後,狂呼:『JESUS、JESUS』,擠得前面人潮快倒地,差點發生命案,還說愛人呢!」聽得我滿面漲紅,對這指責只能汗顏無言以對。

之後教會的信德年活動小組、聖老楞佐堂以及教友協進會等多個團體,先後策劃舉辦耶路撒冷朝聖團,身旁的朋友鬧哄哄地參與,加上多看了《聖經》後,到訪耶路撒冷興趣大增,它似乎已成為「一生追求的夢想」,去年有兩個機會參加,但是不知怎的,總是有緣無份!

好吧,既然未能一親耶路撒冷芳澤,唯有看書望梅止渴,描寫聖地的書不少,但能細緻分享發現與感受,且生動地描繪的相信不多。

二零一二年有幸看了一位教友許書寧寫的《耶路撒冷朝聖日記》,那一篇篇文章,記錄了聖地的模樣、記錄了朝聖團的經歷、也記錄了一位基督徒的感動。有趣的,團員安檢時被地勤人員為他們的鞋子作抹油檢查;震憾的,大博爾山被愛的感動;膽戰心驚的,進入白冷城的閘口檢查;寧靜的,享受白冷城的冰凍時間、溫馨的,寄一封家書給朝思暮想要去卻不能成行的母親;溫暖的,與異國朝聖朋友相遇合唱《謝主曲》;不協調的,與自己想法甚遠的苦路盛況;還有聖墓大殿遊行的禮物,苦痛與忍耐、包容和寬恕、美好與希望。

那些不只是旅程點滴,在書寧筆下更是一幕幕與主耶穌相知相遇的情誼故事。隨著她的文字、插畫、圖片,把我也帶進她們的旅程裡,而且,她的文章配合一些《聖經》章節,不偏不倚地配合主題,更是讓人驚歎聖言進入她的內心,記載於文字裡,卻活躍於我們的眼前,就像母佑會高夏芳修女所說:「聖言以她的方式奔馳!」能走一趟聖地,不只是追看耶穌的生前行實,卻更是審視信仰、堅定信仰的美麗旅程。

耶路撒冷,似乎已成為我夢寐以求的地!

還未能第一次到訪,書寧極受天主寵愛地再次踏足聖地,又寫了《重訪耶路撒冷》我的天啊,書裡記載成書之日,她已三度前進,果然得天獨厚。

與第一次團體朝聖不同,她這次與丈夫同行,在先生上班培訓的日子裡她個人獨遊,算是單人匹馬地勇闖。看著她的旅途奇遇,著實有時讓人捏一把汗,但她單純的慕主心卻使她領略不一樣的一份,即使是看似失敗被騙「帶路錢」的慘痛教訓,卻是遇見主的最真實經歷;她的友善更使她碰上一個個真摯的受造物:忠實的方濟小兄弟、拉丁小堂的清潔工大哥、瑪利亞方濟各傳教修會的可愛修女、仗義的老師、還有風趣的老水手、與她分享日用糧的阿拉伯兄弟等等。

剛開始時我有點不解的是她丈夫在前言裡頭寫的「我切願,這本書能更拉近一點您與耶路撒冷之間的距離」,書裡其實沒有硬綁綁的聖地景色,卻著墨了作者的喜怒哀樂與祈禱,看罷此書,才驚覺拉近的不是地域裡的距離,而是追隨主耶穌基督的心!

在頭一本《耶路撒冷朝聖日記》裡,書寧在進城時曾引用了《聖詠集》的話「天主,我的心已準備妥當,我的心已準備妥當!」那像鈴聲般響起的話,預報了精彩的旅程開始。我想起之前的擦肩機會,但我並沒有惋惜,對於已到聖地的主內兄弟姐妹,我也不會羨慕,我卻在等待,等待上主預備我的心,就等祂的令下,我相信,「主不在那風暴中、不在那地震裡、不在烈火中,卻在那輕微細弱的風聲內」!

「我喜歡,因為有人向我說,我們要進入上主的聖殿!」

撰文:林泳,澳門一位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南市玉井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屏東縣萬金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高雄市聖若瑟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