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多年前,自第一批中文典籍進入梵蒂岡圖書館至今,在幾個世紀的歲月裡,圖書館直接或間接地收藏了中文典藏約7000冊,這些被學界認為是品種最多、最全、史料價值最高的館藏裡,都有什麼秘密珍藏至今

歷史上,基督教曾在唐、元代及明清之際三次入華,但只有在第三次得以順利傳入。這些傳教士向中國傳播西方宗教,也將西方文化、近代科技帶進了中國,同時他們也向西方介紹了他們所了解的中國。中國逐漸為世人所知,並在18世紀,整個歐洲颳起「中國風」,中國變成歐洲很時髦的思潮,不僅在哲學,還包括藝術方面,傢具、瓷器,是歐洲的夢想之地。

公元1685年,當比利時耶穌會士柏應理從中國出發,經荷蘭、法國而最終抵達羅馬時,距利瑪竇、羅明堅等第一批傳教士進入中國已經過去了近一百年。而在此時的中國,西方傳教士與清朝統治者間的禮儀之爭已經持續了數十年之久。

受耶穌會中國傳教會的委派,柏應理此行是去向教宗彙報在中國傳教的工作情況,請求教宗任命中國神父,並允許其用中文舉行彌撒等宗教儀式。與此同時,他還將他從中國帶去的414冊中文書籍分別贈送給了教宗英諾森十一世和羅馬教廷傳信部,而這些在此前一百年間由在華傳教士編撰、出版的著作,也成為了梵蒂岡圖書館早期所收藏的最大的一批中文典籍。

在此後幾個世紀的歲月裡,越來越多的中文古籍、文獻直接或間接地進入了梵蒂岡圖書館。今天,館內的中文收藏約有7000冊,其中1911年之前的手寫本和刻印本古籍達2000種,1949年之前的民國印刷品600件,其後的出版物約1000冊,另外還包括幾百份地圖,以及各種碑帖、刺繡、象牙雕、照片和約3000件古幣。而其中最具特色的,仍屬其種類齊全、內容豐富的明末清初傳教士文獻。
  
從世界範圍而言,現存的明末清初傳教士文獻主要集中在三個地方:上海圖書館徐家匯藏書樓、法國巴黎國家圖書館和梵蒂岡圖書館。其中梵蒂岡圖書館的此類收藏被學界認為是品種最多、最全、史料價值最高的。自18世紀初,隨著康熙後期掀起的「百年禁教」的浪潮,在中國的很多相關文獻都已經失散、被毀,而梵蒂岡圖書館保存了大量中國歷史文獻、儒學經典、字典、地圖、民間百科全書等珍貴資料,其中許多在國內都已絕跡。
  
2008年10月,由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海外漢學研究中心主任張西平提議,經國家清史編撰委員會、梵蒂岡圖書館批准,「羅馬梵蒂岡圖書館所藏明清中西文化交流史文獻收集與整理」項目正式啟動。在6年多的時間裡,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文化走出去協同創新中心」特聘專家任大援帶領團隊,完成了對數十萬頁文獻資料、共計約1300部中文典籍的拍攝複製工作。
  
近日,《梵蒂岡圖書館藏明清中西文化交流史文獻叢刊》第一輯已由大象出版社出版發行。此輯共44冊,整理、收錄了梵蒂岡圖書館所藏的170種珍貴漢籍文獻,最古老的文獻可追溯至14世紀初元朝統治期間。叢刊計劃分四輯出版,總計300冊。這些當年由傳教士從中國帶回或寄回羅馬的中文典籍,得以數字化的形式回歸,首次亮相中國。
  
早在1910年,商務印書館編譯所長張元濟曾訪問梵蒂岡圖書館,首次複製了館藏的南明文獻,在此後一個世紀的時間裡,經過幾代學者的努力,此次終於實現了明清中西文化交流史上這批珍貴文獻的第一次完整回歸。
  
據了解,這也是繼此前敦煌文獻複製回國之後,在中國出版的最大一批歐洲所藏的中文歷史文獻。
  
4月26日至4月29日,執掌羅馬聖教會檔案及圖書的總主教、梵蒂岡圖書館、檔案館總館長布魯蓋主教首次到訪中國,應邀參加《梵蒂岡圖書館藏明清中西文化交流史文獻叢刊》第一輯出版座談會。27日下午,在一家咖啡館裡,他和副館長裴佐寧一起接受了《中國新聞周刊》的專訪。
  
「我想發現中國是什麼樣的」
  
中國新聞周刊:這是總館長先生第一次來到中國,之前對中國有什麼樣的了解?印象怎麼樣?
  
布魯蓋:我在來之前特意讀了一些關於中國歷史的書和文章,包括古代歷史、近代歷史還有上世紀的歷史,也讀了一些經典文獻。現代的文獻還沒怎麼讀。對我來說,中國還完全是一個需要發現的國家,所以這一次來中國我非常好奇,想發現中國是什麼樣的。
  
一直以來我對中國都有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從文明上來講,中國文化是整個遠東地區不同文明、文化的起源。這次出訪我先去了日本,現在從日本來到中國,是來尋找這些遠東文化的本源來了。10年前我曾應邀到韓國訪問,在那裡我參觀了很多廟宇和傳統的建築。當地的人都對我說,他們文化的母親是中國文化,所以現在我是從子女輩的文化來到母輩的文化了。(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新浪新聞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社會文萃】向人介紹我們的天父又有何尷尬呢
  • 【將臨期專題】禮儀年中的將臨期
  • 【少兒天地】上主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