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這些可愛的青年志願者們(之二)

蔡嬌嬌,陝西寶雞人,2012年畢業于陝西寶雞文理學院機電工程系,之後到成都工作。三點一線式的工作讓嬌嬌的內心漸漸感到迷茫。第三屆利瑪竇志願者武賞磊,在大學時與她是同一教會青年團體的成員,在他的推薦下,工作兩年後的嬌嬌有了當利瑪竇志願者的願望。起初,父母並不支援,覺得是在浪費時間,要麼修道當修女,要麼就好好工作成家結婚。嬌嬌經常就此事與媽媽討論商量,雖然媽媽還是不能理解,但最後還是應允了。如此,嬌嬌來到了利瑪竇志願者的大家庭,來找尋自己未來的方向。

在培訓過程中,好多人都說她非常適合當老師,可是沒經過任何教師培訓的嬌嬌害怕"誤人子弟",一直猶豫不決。在最後的分辨祈禱中,她和張冬梅一起選擇了河北邢臺趙莊備修院。

嬌嬌主要教初一和高一的數學。剛開始時,嬌嬌跟學生們互動,講個笑話之類的活躍課堂,課堂氛圍她還是可以控制的。可期中考試後情形變了,學生們很容易讓她生氣,課堂的氛圍已非從前。她發現有一個同學上課時從來不回答問題,課下即使碰面了,也裝作沒看見繞道走,而且他還帶領其他的學生與她作對,這讓嬌嬌上課很困難。冬梅得知後,主動去替她上課,而無可奈何的嬌嬌只能去廚房幫忙蒸饅頭散心。

每個月,利瑪竇志願者都有一次聚會,在一次聚會前,嬌嬌寫了一封信夾在這位同學的作業本裡。信上寫道:"可能我有些地方做得不對,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如果你有意見可以當面跟我說。但是請你不要上課不理我,上課不聽講,是你自己的缺失……"從那之後,這位學生不但上課認真聽講,還會主動問問題。最令嬌嬌感動的是,耶誕節的時候,他寫了一張卡片,偷偷地放在了嬌嬌的辦公桌上。她說:"那麼多的卡片,那一張是最令我感動的。"


請記住這些可愛的青年志願者們(之二)

在備修院,無論是學生、老師,還是神父,都是一樣的飯菜,沒有例外。神父們對她們真的很好,希望他們在此服務不是任務性質地教書,而是更好地學會生活,與小修生們一起成長。這一番話,說到了嬌嬌的心坎裡。

每天嬌嬌都有三節課,自習課的時候,因為住校的理科老師只有她一個,其他班的學生都會排隊來請教問題。有一次,嬌嬌幫學生們補基礎知識,一個學生氣得她一下午都沒有出宿舍。後來那個學生生病了,冬梅去看望他,那位學生問冬梅說:"我們數學老師沒事吧?"雖然他生病了,但是還是惦記著老師。聽後,一股暖流劃過嬌嬌的內心。學生們雖然調皮搗蛋,但是當他們發現嬌嬌上課嗓子啞了或者鼻音很重時,會給她送藥遞水。

後來,嬌嬌做了反省,發現了教學中的許多問題。她發現最大的問題出在自己身上,她就把自己的不足寫出來,一點點地改變,讓自己慢慢變好。她說:"在處理問題時,一定要處理完。而我們在處罰學生後,並沒有去找他們談心,慢慢地學生對老師就有了意見。雖然自己覺得處理完了,但其實並沒有處理完,疙瘩並沒有解開,越結越深。"當嬌嬌意識到這些時,她一旦在課堂上感到自己有情緒了,就會扭頭去看教室前面的十字架,做一個簡短的祈禱,請求耶穌把情緒拿走。為讓她學會包容,神父給她的補贖經是為最能惹她生氣的學生念一段經文。她說:"這樣真的有效果。"直到現在,她仍然堅持著。

雖然備修院的條件比較艱苦,但嬌嬌和冬梅依然過得很開心,嬌嬌在學習彈琴,冬梅在學習架子鼓。她們經常會陪著高年級的學生們打籃球,陪低年級的學生丟沙包。冬天沒事時倆人會一起去林子的水溝裡滑滑冰。

本文轉載自信德報

 

延伸閱讀 

  • 【宗教對話】單樞機主教與聖嚴法師「歡喜談生死」
  • 【我們的故事】教部落孩子英文的南司機神父
  • 【丁神父時間】耶穌關心窮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