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就這樣成了──晉升執事若有所思

原本以為自己能夠淡定地面對祝聖執事的這幾天,不曾想竟然連續兩天凌晨三點多醒來,就再也沒有睡意。

昨天晚上想到即將接受這份天恩和教會的派遣,有的不是激動感覺,而是一種沉重的使命感和自身軟弱交織的前景。

今晚則是拖著疲憊的身心入睡,卻仍舊三點多醒來再也睡不著了,因為想到自己已經成了聖職人員,竟然沒有適應和轉變過來。

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於是打開電腦,帶上耳機聽著音樂,將這兩天的若有所思敲寫著。非常感謝這個高科技時代,讓我有這樣便捷的工具,用文字記錄下生命中那麼多的點點滴滴。

昨晚回到宿舍,意識到自己已有了誦唸誦讀的本分,就拿起來讀。雖然感到疲憊,但心中仍舊非常的喜樂,是以往不曾有過的。自己的靈性生命,好似比以往更加靠近天主了,因為一種喜樂而堅強傾向於信靠天主的力量在竄動著。回想自己曾經的軟弱不堪,竟然發現天主就這樣不聲不響的給予了恩寵助佑。

下午回到主教府後,稍事休息就開始第一次服務:主持婚禮。這對新郎新娘是第一次,對我也是第一次,所以顯得尤其喜樂。看著他們在宣誓時的那份好有愛的表情,我的心中為之一振,因為今天也是我跟天主正式的婚約。

十三年的戀愛,分分合合,終於鑄造了這份改變我人生的婚約。婚約的禮儀是那麼的短暫,讓人難以停留,但是準備和後續的工作卻是需要付出畢生的一切,這就是因為一個簡單的字:愛。天主是愛,所以才讓這婚約對人類有著那麼深刻而激情的吸引力,讓芸芸眾生為此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婚禮後,看到走廊和教堂的衛生因為忙碌而耽擱了好幾天,於是乎,拿起笤掃和拖把就開始了工作。這當兒,誘惑告訴我:你現在是神職人員了,怎麼能做這些事呢?天主說:執事,不就是為了服務嗎?我來是為服侍人,而不是被人服侍。勞工瞻禮,讓工作成為一種生命中踏上永生的墊腳石。成為那個天主所呼召的我,而不再被過往的我所糾纏,才是明天。

中午的慶祝,雖然很多教友都是第一次見我,我一個人隻身來到這裡,卻沒有感覺到孤獨和無助。上至天主的眷顧,下至主教、神父、修女和教友,為了這一天而默默地忙碌著。我不知道哪裡來的福氣,像達尼爾神父說的,來到了天主召叫的未知之地,也成為了我的福地。當然,為了讓自己成為別人的福地,我還有很多的路要走。既然天主有意,那就讓這一切成就在我身上吧。天主看著怎樣好,就怎樣待我吧。

從彌撒開始,一直到祝聖結束,打退堂鼓的誘惑,一直在縈繞著。再苦再累,這是我喜歡的奉獻生活。天主吸引了我,讓我感到對他的饑渴,對服務教會的渴望,以至於是否晉鐸已經不再是重點了。

面對主教的詢問,一次次的「我願意」,讓我的心進入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經驗。這與婚禮中的那一聲願意,有著幾分相似。責任和使命,一切都是十字架,而且需要喜樂地背負,深吸一口氣,再往前邁一步:靠基督的助佑,我願意。看到姚神父忍著身體的疼痛來參加典禮,讓我在感動之餘,也對這份神聖的召叫認識多了些。

走到今天,我所要感謝的人實在是不計其數。他們中有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有國內國外的神父和教友,有神學院的老師和同學,有帶給我不同十字架的人,尤其感謝我那勤勞善良的父母,讓我能夠今日成為天主所特選的人。想到如今奉獻生活的艱辛和自身各種缺陷軟弱,自己心中不止一次的懼怕和擔憂,從來不敢自恃過高的認為自己堪當接受這份使命。

十三年前,剛進神學院時看到的一句話一直牢記在我的心裡:沒有人有資格接受這份神職,因為這只是天主的恩寵。

事就這樣成了!經歷了神哲學的訓練、社會的鍛煉和堂區的實習,尤其是畢業後三年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情,回想起來,實在是天主有意打傷,為的是能夠醫治,讓我能夠心甘情願地順服他。

明天的路,難以預測,但是天主既然有意,那就繼續前行吧。

寫於晉升執事的第二天。

撰文:喜樂,中國大陸一位新執事。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延伸閱讀 

  • 【宗教對話】單樞機主教與聖嚴法師「歡喜談生死」
  • 【我們的故事】教部落孩子英文的南司機神父
  • 【丁神父時間】耶穌關心窮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