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畢業的黑人校董MartyRodgers回顧他父親是1951年聖母大學最早錄取的黑人學生之一,到校時他的室友拒絕和他同住。他父親非常孤獨,害怕,但聖母大學最後是讓他的室友打包回家了。Rodgers先生自己剛進校時給校報寫了一篇文章,對校園多元化狀況表示不滿。校報編輯取的標題是,"海斯堡校長所致力的民權運動沒有著落。"第二天他在餐廳看到大家都在看報紙,以為自己會被開除。結果海斯堡校長辦公室當天打來電話,讓他去招生辦工作,為他新設一個學生輔導的工作崗位,讓他幫助學校改變現狀。當年少數民族學生占全校人數的4%,到他畢業那年,發展為21%。Rodgers先生淚光閃閃,感謝海斯堡神父當年能虛心聽取意見,賦權並激發一個低下的一年級新生。

主持人接著讓大家看大螢幕。原來是奧巴馬總統的電視講話,他很抱歉,不能親自來和大家一起出席海斯堡神父的追悼會,但讚譽了他一生的多重角色:精神領袖,多位主教和總統的同盟顧問,國際原子能委員會代表,等等。在這所有的頭銜之上,他最珍惜的是,"God’s humble servant上帝謙卑的僕人"。他將聖母大學變成世界高等學府的中心,讓信仰和理性並存,教士和俗人同處。他對1964年民權法案產生重大影響。他是領袖,思想家,並總能預見到,我們都是上帝的孩子,同心協力,可以做到獨自一人做不到的事情。海斯堡神父獲得150個榮譽學位,是獲此殊榮最多的人。他得到過美國最高的榮譽勳章。如果上帝的榮耀注入作為器皿的人身上,海斯堡神父就是上帝所用的器皿。

前國務卿賴斯1975年畢業於聖母大學,專業是政治科學,海斯堡校長一直以她為榮。她回想當年不知讀什麼專業,海斯堡神父建議她研究俄國,同時不放棄會彈鋼琴的天賦,得到父母支持。在她後來的事業中,海斯堡神父常給她寫信,包括告訴她聖母大學有一年畢業成績第一名的學生是個女生。在賴斯做國家安全顧問時,海斯堡神父在911事件發生後幾天給她打電話,只是要專門為她禱告。她任國務卿之後,有一次剛從第24次以色列,巴勒斯坦之旅回來,海斯堡神父給她打電話表示慰問,並建議她請以色列總理和巴勒斯坦總統到聖母大學在威士康星州的退修會之地和談,讓他們遠離華盛頓。

賴斯說她得承認,她當時腦海飛快旋轉,思量這個想法,真希望他們能到天主教的聖母大學來討論和平,但最終沒能做到這一步。因著海斯堡神父促進世界和平的異象,聖母大學于八十年代成立了Kroc國際和平研究所和Kellogg國際研究所。海斯堡神父在哪裡都不忘提醒學生,"受教育是一種特權,因而學生有義務和責任回饋社會,不管是在國內還是海外。"他強調信仰和理性,知識和信念,不光彼此搭配一致,也正是上帝創造的一部分。他是毫無畏懼的鬥士,激發我們為正確,公義而戰。他挑戰大家,要大膽,要進步,但他也會像朋友一樣安慰別人。

聖母大學和美國總統關係密切,曾六次邀請現任總統來畢業典禮演講,是非軍事院校最多的,其中包括艾森豪,卡特,雷根,老布希,小布希,和奧巴馬總統。尤其是雷根,年輕時還在1940年的電影《紐特.羅克尼–全美明星球隊》裡,飾演聖母大學的橄欖球隊員喬治.吉普。

追悼會最後出場的是吉米.卡特總統夫婦。總統夫人Roselyn回憶她受命去泰國參與救助難民的國事,海斯堡神父出了大力協助完成任務。後來海斯堡神父讓她做聖母大學Kellogg國際研究中心顧問委員會委員。卡特總統溫和地說,他覺得海斯堡是接近俗世的神父。作為總統,他曾任命海斯堡神父為美國大使,出席聯合國科技發展大會等多個重要職務。因他的重大貢獻,總統問能為他做點什麼,結果海斯堡神父提出要登上被稱為"黑鳥"的SR-71飛機,美國第一代超音速匿蹤偵察機,當時世界上飛得最快的飛機。卡特總統說平民怎能上這最高級機密的飛機,海斯堡神父則激將他,"我以為你是三軍總司令呢。"最後,美國國防部長讓海斯堡神父參加宇航員的各項測試,於1979年登上了"黑鳥",時速達到2200英里,再創世界新高。一個傳奇故事,講述著海斯堡神父開放,創新,敢做敢為的個性。

在Richard Warner神父一段長長的祝禱後,追悼大會以海斯堡神父生前的錄音結束,是他用一首古愛爾蘭禱文給大家最後的祝福。

願你的道路亨通 May the road rise up to meet you.
願你凡事順利 May the wind be always at your back.
願陽光溫暖你的臉龐 May the sun shine warmly on your face
願雨水滋潤你的禾場 and the rain fall soft upon your fields.
願神親手保佑你 Until we meet again,
直到我們再次相逢 May God hold you in the very palm of his hand

兒子有幸和海斯堡神父在他圖書館十三層樓的辦公室有一次約談,是欣賞愛惜兒子的老師推薦的。海斯堡神父見他是中國人,隨口講了幾句中文。他談到兒子所學專業,信仰問題,最後也不忘為他祝福。兒子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是對他一生的挑戰,"What is it that you will do for others? 如果願意一生為他人服務,你打算做什麼?"願海斯堡神父的這個問題成為兒子和世代年輕人選擇人生方向的指南針!(全文完)

作者:楊思琴博士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信仰見證】一個世紀教育偉人的信念(一)
  • 【信仰見證】一個世紀教育偉人的信念(二)
  • 【會士剪影】沉思的教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