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Father Shields:

你悄悄地走了,走得如此匆忙;沒有一聲的道別,也沒有離別的輓歌。你在睡夢中,安祥地離開了這個繁喧的世界;如一縷輕煙地溜走了,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我只能寄望將來在天家再與你相遇。

還記得那次參觀猶太會堂的途中,你跟我們競跑的趣事嗎?我從沒有遇過一個像你這樣孩子氣的七十多歲的長者。結果你比我們跑得快了一點,剛好能過紅綠燈;而我們只能站在馬路的另一端,眼巴巴地看著你得意地跟我們揮手。

猶記得在去年十二月初的最後一節希伯來文課中,我打趣地跟你問道:為什麼你會長得如此的帥?(因你那天剛理了髮回來);又為甚麼耶穌會的會士都像你一樣的學識淵博?你還是一貫慈祥謙厚的作風,微笑地答道:我的學識比不上先賢湯若望。

其實,我還有許多的問題想向你問個明白;為甚麼你還是一個十七歲的年輕小伙子,便毅然放下一切,跑到修院去當神父?在香港這個異地漂泊了半個世紀,你有過疲倦的感覺嗎?可惜我還來不及向你問個明白,便要目送你的身軀,長埋黃土中。

四月十六日(星期六)的早上,天空下著紛紛的細雨,好像是為了捨不得你的離開而哭泣,徒添了我幾分的傷感。我和立怡好不容易才找到基督君王小堂。你的棺木安放在禮拜堂的中央,上面放了一束美麗的鮮花;靈柩前擺放了你的一幀照片,相中人是何等的慈詳,何等的平安。

整個安息彌撒的過程中,我都看著你的肖像;懷念你跟我們一起的每一個生活片斷,懷念你跟我說過的每一句話。我真的很想擁抱一下你冰冷的身軀,才讓你離開。彌撒結束後,你的生前好友扶著你的靈柩,把你送上了靈車。我知道我真的要跟你永別了。

Father Shields, 我永遠不會忘記你那份真誠的愛,這是人間的瑰寶;我也不會忘記你生命中的那份堅持,作為你的學生,我再不會像以往那樣輕易言棄。「不用怕,慢慢來,一定得。」這是你常常用來鼓勵我們學習希伯來文的口頭語,我會銘記在心中。

別了,Father Shields,我知道我們將來一定會在天家再相遇。

永遠懷念你的學生 蔡美玲

本文轉載自時代論壇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社會文萃】向人介紹我們的天父又有何尷尬呢
  • 【將臨期專題】禮儀年中的將臨期
  • 【少兒天地】上主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