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朋友,

張春申神父三月15日離開我們回歸天鄉了,我想為我們聖家堂的一些教友,應該還記得他,十多年前他常來聖家堂主禮感恩祭、演講授課等等。

張神父是我的良師益友,為了表達我對他的敬愛、也協助教友們回憶他的風範,我找出了兩篇與張神父有關的文章,一篇是他為我《落實的愛》一書寫的序,該書集結了我在1991-1999年任聖家堂本堂神父時的牧靈福傳經驗。書中也有一篇[我愛我師],是我在歡送張神父卸下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一職,遷到輔大時寫的。

邀請大家與我一起對張春申神父常存感恩的心,也為他永遠的安息祈禱。

王秉鈞 敬上


《落實的愛》張序 

王秉鈞神父接任聖家堂區主任司鐸以來,每個月在「堂訊」都有「主任司鐸的話」。起初我曾怕他無法維持下去,因為堂區主任非常之忙,不大容易靜下思考每月適當的題目;而且為一位客籍傳教士寫文章又需要助手,雖然孫鳴教授極為得力。無論如何,出乎意料之外,王神父維持到今天,並將成書出版。他請我寫序,那是極難推辭的,同時又使我回憶住在堂區一旁的那段日子。

堂區牧靈每年隨著禮儀的進程,自有固定的節奏,但另一方面每日每週每月每年都有新的主題、新的活動、新的節目、新的需要,因此主任司鐸一方面必須有恆,另一方面又應靈活。這種種大概可自本書的內容中發現。堂區牧靈是信仰的培育,其向度多元:如禮儀、教理、福傳、團體之建立、社區之服務等等,不一而足。同時又要求信仰因此成長,與天主交往密切,各類人際關係加深,對教會與社會有所貢獻。我想「主任司鐸的話」收集成書是個回憶,也是個參考,更是聖家堂區共同自勉,以及前進的手冊。

但這本書又像一個人,那便是王秉鈞主任司鐸自己:他的生活、他的行動、他的願望、他的祈禱,他的情、心和愛。堂區兄弟姊妹讀其書,知其人,大家一定因而感謝天主。末了,我該說很高興寫這篇短序;王秉鈞神父曾經寫過一篇〈我愛我師﹚,其實有這樣的一位學生,誠為一樂也。

張春申於輔大神學院

 

我愛我師

by 王秉鈞神父

我們歡送了張春申神父,他雖離開省會長職務而遷至輔大神學院,卻留下許多值得回味的事。

張神父十二年來因省會長職務成為本堂的鄰居,他一向關心並參與牧靈和輔導工作,當我在新竹湖口工作時,他每月從神學院到湖口為教友舉行彌撒。他將他的神學理論與教友的信仰生活配合,所以總是主動的參與,奉獻自己的時間、精神和經驗。

張神父住在本堂後面省會長大樓時,常到本堂做主日和平日彌撒,以正確的神學思想,為教友們講道,提出具體行動以助信仰成長。本堂的信仰講座,禮儀活動,例如:聖心月的聖心講座、耶穌受難日的臨終七言解說、每月的聖時道理……,他都願藉著參與,提昇教友的興趣與信仰。

張神父也常為堂訊撰稿,以提昇堂訊的素質。張神父更是良好的神修輔導,幫助教友靈修、祈禱生活的進步。今年是教理年,張神父更提出「大退省」的構想,為幫助本堂教友信仰扎根,為把這些好東西使更多的教友分享-全省和香港,而提供資料給《教友生活週刊》與《香港公教報》。

張神父最關心的是教友的信仰,他利用各種機會來培養其成長,更希望我們因著對耶穌的愛和對聖母的熱忱,在每人的家庭生活和社會生活中作見證,所以他常用言語、文字、輔導和道理幫助教友信仰和生活的整合,因著成熟教友的增加能在現今環境中影響,並建立正義、和平的社會。

「我愛我師」這句話,使人聯想到亞里斯多德的「我愛我師,我更愛真理。」亞里斯多德未得聞天主的福音,其實真理就是天主(耶穌曾說「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我愛我師,我更愛真理」,可改成「我愛我師, 我更愛天主」。張神父是天主所寵愛的,我們的老師張神父也愛天主,我們愛天主,今將因愛我們的老師之故而更愛天主。

我國有句古語「愛人以德」,張神父道德巍巍,我們也將以修德以報他之德,特別是效法他注意信仰的成長,獻身在有需要的地方。

張神父曾為嚴蘊梁神父的書作序,嚴神父在耶穌會曾是張神父的老師,嚴神父精通文學和音樂。張神父的序中曾提出嚴神父以聖歌來朝拜,讚美天主,當然由此可想,他也希望本堂的聖樂要有所提昇。本堂正努力改善聖樂的水準,因著 不同風格的音樂能幫助我們親近天主,將祂的愛常存在我們心中,並傳給更多的人。

本堂有福氣,有張春申這位良師,他曾在堂訊中寫過不少幫助教友信仰成長的文章,不妨找出來再讀,會更了解他的用心。今後他還會繼續來為我們舉行主日彌撒,並寫文章繼續幫助教友的信仰與生活的整合。感謝您,張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