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信奉物件,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表現方式,但是人為了自己今生今世和來生來世的自身利益,而掩蓋信奉物件之錯,並形成長期習慣,其中有意無意地暴露出來的,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境況。事實上,從天主教信仰來看,只有天主能夠自以為是,因為天主就是「是」的本身。

幾百年前,在歐洲的天主教會,一些人因著利益的驅使而歪曲和篡改教會對於大赦的正確教導,引發了連鎖反應。最為離譜的是刮起了一股不正之風,出現了錯誤的宣傳:當購買大赦的「叮噹」響的時候,煉獄中的靈魂就會升天堂。

在教會的教導中,獲得大赦的條件並不是金錢至上,而是基督徒的聖善生活,換言之是需要基督徒在思、言、行為上努力達致上愛天主,下愛世人的生活,而不是讓一些人可以用金錢購買恩寵。這種錯誤的鼓吹沒有得到遏制,以至於後來為歷史所詬病,因為這在當時並不是少數人的作為。

近日一則新聞題為:「武漢寺院下錢幣雨,大媽戴頭盔磁石收錢」。當那一枚枚錢幣落地叮噹響的時候,投擲者或許也是與幾百年前相信金錢可以購買大赦,而不去聆聽信仰有關獲得所渴望精神和物質財富的關愛別人的生活教導,有著同一追求。

在對財神有關說法中,那些民間信仰中的財神是因著智慧和德行,為當時代和後代人有著重要的作用,而被封的。他們生前劫富濟貧,死後仍懲惡揚善,保佑窮苦百姓,帶來福祿壽財喜。

在對財神的敬禮中,尤其重要的並不是燒香禮拜,也不是那些在民間信仰中所忌諱的一些擺放和粗枝大葉的計較,而是不需本錢的佈施,分「為顏施、為言施、為心施、為眼施、為身施、為座施和為察施」七種。它們指的是:對於別人給予和顏悅色;向人說好話,並勉人切實力行;為對方設想的心,體貼眾生;用慈愛和氣的眼神看人;身體力行幫助別人;讓座給有需要的人,及不用問對方就能察覺對方的心,並給予相對其所需的方便,這些都涉及人與人之間彼此關愛,而不是為了自己利益而斤斤計較,甚至於將命運寄託在錢幣的「叮噹」響中。

在迎接財神的福祿壽財喜的人中,相信沒有太多人曉得這七佈施,而在財神廟中也少見此類的宣傳。由此可見,面對大眾錯誤認知所帶來的「叮噹」財富,那些曉得個中信仰真意的得道之士站出來勇敢力排眾議的人,實在是不多有。

兩個錢幣的叮噹,雖然跨越了國家、時代、宗教信仰、民族、膚色等等,但因著大部分人過於追求世俗的物質或自身的利益,還是難以抵擋這「清脆」的聲音。

此處,並非將天主和財神對等相待,而是從兩教的「叮噹」中聽到了一些人從亙古就面對的誘惑和賄賂,就是對於神明也希望能以金錢收買。

然而,在嘈雜的叮噹聲中,聽到的並不是和聲,更不是信仰對象所願意聽到的聲音。這很容易讓人想起福音中,耶穌拿著皮鞭驅趕聖殿中打著神聖的幌子,幹著奸商勾當的人。至於真正的信仰本身,尤其在國內利益掛帥的環境下,卻被熙熙攘攘的人群踏在了腳底下,而難以拾起來,更鮮有高高舉起來。

耶穌說,當他被舉起來時,將吸引眾人歸向他。當我們看到苦架上的耶穌時,需要明白信仰的核心並不是自己那點「叮噹」利益,而是像耶穌那樣為大眾而犧牲。當那些渴望財神賜福的人投擲錢幣時,也要曉得財神的賜予並不是「叮噹」所能換來的。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人生信仰】走進朱夏妮的世界
  • 【時事新聞】好萊塢進入"聖經電影年"
  • 【教會新聞】神父婚禮突獻唱《哈利路亞》新人感動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