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地表上的自然景觀比作人的身體,那麼地面上的河流就等同於人身體的血液,就像把天空的風比作我們的呼吸,地面上蜿蜒、清澈、縱橫的大小河川,也就象徵著整個地球類似血液系統的流暢和貫通。曾幾何時我呆呆地望著家鄉從大山裡奔湧而來的河水,感歎上天對於人類需要的慷慨滿足。

那麼多立方的山泉水從雪山上融化而下,又彙集許多其它小支流,帶著大山許給人的各樣身體所需礦物質,向人們居住的地方奔去,像是一種訪問,更像是一種安慰,讓我們這些仿佛是沒有根的、在地面上漂泊的人,因水而聚集,並在河流邊找到我們的家園,建立起我們的城市和濃蔭,讓我們可以在水邊嬉戲,更在水邊看日出日落,戀愛繁衍,延續著人類的命脈和香火。據說世界幾大文明都是在河邊或海洋中發祥,而世界上一些最美麗的古城,都有一條如玉帶的美麗河流,將古城裝點和養育。

說到水之於人類、之於地球的重要,我們需要提及《聖經.創世紀》一書中,關於宇宙萬物及人類受造的敘述。有趣的是創世紀中兩段關於世界起源的神學反思都跟水有關係:第一個起源認為宇宙來自于水,而第二個起源敘述則認為因天不下雨,到處缺水,所以世界是荒涼的。

除去這個關於宇宙起源的敘述提到水的重要,《聖經》整個新舊約都貫穿了"水"的生命象徵意義,像洪水洗世,梅瑟帶以色列百姓過紅海,曠野中以木杖擊水,若蘇厄帶民眾過約旦河,厄裡亞為懲罰以色列背叛天主而三年不降雨水……流放時期厄則克爾先知神視中聖殿下流出的清水,及新約最後一本書《默示錄》第22章提到:"天使指給我看一條生命之水的河,河水閃亮如水晶,從天主和羔羊那裡流出,流過城裡的街道,河的兩岸有生命樹……"。整個基督救恩的核心和實現者–耶穌也在自己的訓導中繼續使用舊約關於水的象徵意義,並賦予它全新的層面:耶穌將賜給人生命的聖父聖子之聖神比作"活水的江河",凡是渴望永生的人,都要到耶穌的生命和愛內,尋找"奔湧不息的河流"。

而在教會聖事中,"水"是新生和潔淨罪過的象徵。

水在大自然及人類生命中佔據著如此重要的位置,以至於滲透到我們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提升到信仰的層面。英國政治家約翰.伯恩斯曾說過:"泰晤士河是世界上最優美的河流,因為它是一部流動的歷史。"水構成的河流可以跟城市的歷史息息相關,而從生理生存的角度去看,水是萬物之源,沒有水就意味著生命的枯竭。

然而遠離古老生活方式的現代人,卻忘記了水的哺育之恩,忘記了江河湖泊海洋對於人的恩情。人們貪婪地在河邊大肆建築,稱之為"江景房","河景房",不僅污染了河流,也把江流兩岸開發得千瘡百孔,高樓林立,暗藏殺機。我們也許還記得美國影片《阿凡達》中關於地球資源被耗盡的描繪,人類不僅耗盡我們自己的資源,還恬不知恥地去太空搶掠更多的空間。(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人生信仰】走進朱夏妮的世界
  • 【時事新聞】好萊塢進入"聖經電影年"
  • 【教會新聞】神父婚禮突獻唱《哈利路亞》新人感動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