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年的聖誕節,是我人生第一次離開香港慶祝的,而且還是在十多年後才再次踏足的中國大陸裡,實在充滿好奇及新鮮感。而這次的經歷,使我對信仰有一些反省。

這次我西南部一個縣城過聖誕節。這裡的教友比較年長,但無損他們表達信仰的熱忱。我跟這些老教友生活了三四天,這也是第一次經驗中國教會的信仰生活。

平日彌撒在早上八時正才開始,但教友六時多便到堂裡,七時左右開始唸《玫瑰經》和誦讀當日的讀經,彌撒後又再唸經祈禱半小時。天天如是,非常熱心。

他們唸經的方式也跟香港不一樣,他們是有音調,有節奏地誦唸,又好像唱出來似的,非常特別。而且他們很多常用經文也是用舊經,即文言版本,例如:「申爾福…」、「在天我等父者…」、「萬福瑪利亞,滿被聖寵者…」等等。

我翻閱他們的祈禱集,裡面有《五拜經》和很多古舊的經文,他們依然每天在唸。我從他們的祈禱生活上,見到了教會的傳統就這樣保存下來。反之,生活在香港的新一代教友,有否唸經的習慣呢?

又有一件事,令我大開眼界,就是他們對聖物的虔誠。

在聖堂同一層樓的一房間,房門上寫著「聖水室」,原來他們非常渴求聖水,每每數公升、數公升的帶回家,所以要專門設一間「聖水室」,方便教會人員把水裝到聖堂後面的幾個大缸裡,由神父祝聖後,讓教友自行裝進各式器皿帶回家。

聽友人說,教友有的每日飲用聖水,有的每天在家裡灑聖水,但無論他們怎樣用聖水,或者如何理解聖水的用途,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相信聖水能夠保平安,而更重要的是,他們最終是相信天主。

我覺得值得反省的是,他們如此堅信天主的奇能,而我們所謂重視理性的香港教友又信不信天主藉聖水或者聖物施展的大能呢?

我不是鼓吹亂神怪力的迷信,而且相信這些事也不是基督信仰的全部,但同時又不能否定,天主的確參與其中,要不然我們何需祝聖聖物?

有很多信仰上的傳統已被現代生活中的我們遺忘了。

這次跟中國教會的老教友生活了三四天,他們的信仰表達提醒了我,信仰的單純和真誠。他們不需要長篇大論去理解信仰是甚麼,而是好像小孩子一般簡單直接的相信。

內地教友的信仰很多時都是一代傳一代的,幾代人的信仰就由長輩一直傳承下去。

這貫徹了我們天主教會就是那「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

老教友的信仰生活就是教會的活寶藏,他們對基督、教會、信仰的忠誠,非常值得我們引以為鑑。那份不假思索,最真切的相信,是宣信的基礎吧。

我反過來想,如果我們不真誠的對待信仰,不秉承由教會先賢傳承下來的信仰,那麼傳給下一代的,會是怎樣的信仰,怎樣的教會呢?

撰文:水皮,香港一位青年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li>【活出聖言】大溪天主堂生日快樂</li–>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三) 論耶穌會
  • 【青春部落誌】有幸來到泰北當志工教師的我,是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