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試著實踐天主教大學教育的理念與精神,在哪裡看到需要,就到哪裡去奉獻己力。越南北部TU NE村農村的用水改善行動方案,正是我們落實地球村公義的國際社會參與。

為回應社會的需求,輔仁大學作為天主教大學,愛與服務社會的立場,在教學、研究、服務之教育使命工作上,近15年來,推動了「服務學習」的行動方案。

平均每年約有50位老師,3000位學生,每學期有25個專業課程,設計、執行國內、外之社區、社服機構的服務、教學方案,從事大學專業教育、生命體驗式的教學工作。

最近的8年,為了讓服務學習,在教育工作上,對學生有更深入影響,長期投入服務學習研究的老師們,設計了「服務學習與領導」學程,使輔仁大學在天主教福音信仰價值觀之影響下,在教學上,為社會,能培養出具全人、卓越、愛人、熱誠服務特質的領導人才,管理學院更成立了社會企業研究中心,讓大學的教育工作,更能深入、參與、回應社會的實際需求,在他人的需求上,看到自己的責任。

越南北部的北寧省「河粉村」,水資源處理是個典型的例子。具專業背景的老師與研究生、大學生一起,受當地教區的邀請,看到村莊水資源的污染、廢水問題,及大自然環境被破壞等現象,決心以台灣生態池的成功經驗,與當地村民一起,去改善當地飲用水的狀況。

是將大學的教育,連接到社會的需求上,是個完整的面對需求、困難、尋求解決方案,社會企業創業的過程。在學校服務的神父,非常樂意的參與其中,能與熱心的教友老師,共同以天主大愛的精神,教育工作者的角色、身分,為他人、社區的需求,盡一份心力。

在台灣,打開水龍頭,不論洗手、洗碗,就任憑水嘩啦嘩啦的流;口渴了,就走向飲水機,愛喝冰的或用開水泡茶,總是那麼地自在的隨意使用,從沒想過沒水的時候…。

沒有到越南北寧省的農村,不會體驗沒有乾淨水的時候,生活之不方便;沒有在遍地是水的環境中,尋找乾淨水的經驗,是不會知道,原來水即將成為你我共同的夢想。

走出教室解決問題

原本是為社會企業研究所的一門課「國際社會參與」,尋找在海外貢獻社會企業師生所學的場所或機構,試著將企業經營的技能,用在社會弱勢族群與社區,經由越南北寧省主教(耶穌會會士)的引介,2013年10月我們在北寧省拜訪了5個村子,分別有專門生產紅木家具、紙張、陶器用品、絲製品(已經沒落)、河粉等物品的村落,當時我們為了方便,就稱它為「河粉村」。

▲圖說:村子曬河粉景象

在那裡,我們認識了150戶人家依靠製作河粉維生的村落,他們很用心地讓我們認識到,該村共500戶人家約2000人,每天用3公噸米製作米粉,加上村民生活洗滌用水,需要大量的水。

因為農村沒有自來水系統,地下水又含有大量礦物質,加熱製作米粉後,會產生難聞氣味,河粉會賣不出去,所以必須使用自古以來就使用的村邊河水。

但是,隨著人口增加,使用河水與接收家庭污水、工業廢水的情形日益嚴重,河水的污染已經變得難以處理,即使經過淨水處理,如沙子過濾、加氯靜置,家家戶戶轉開水龍頭,出來的水仍有略黃色澤,洗完澡後身體有黏滑感。所以家家戶戶都會自備雨水儲水池,喝的水一直以雨水為主。

▲圖說:人工抽取池底汙泥工法

在這個村子裡,他們向我們訴說大都是與水有關的煩惱,一、是家庭用水的髒污。二、是家庭廢水的排放,沒有好的排放設計,不僅在村中橫流,造成嚴重的臭氣與環境影響,甚至因為未經處理,廢水又回到使用水源頭的河中,造成污染又回到用水的系統中。

三、是雨水儲備的不穩定。四、是集中收置的家庭垃圾,被村民自行燃燒處理所形成的空氣化學污染,甚至也會隨著雨水又回到河流的水中。

在第一次見面中,去越南參訪的4位老師和嚴任吉神父就決定,以這個天主教村落當作我們的服務目標。考量自身有限的資源與人力,我們要求村民先選一個最急待解決的項目,他們選擇先改善家庭用水,也就是目前我們在從事的河水生態過濾淨水計畫。

▲圖說:總體工程示意圖

該計畫的總體工程,先在河邊買下兩個過去養魚的池塘,將池塘分成3個區域,第1個區域用箱網養殖貝類水產,吸取水中有機物質,加上曝氣機在池水中打入空氣,再將水流入第2池,在該池中種植浮島水生植物,一樣的希望用植物吸取水中物質,再接著進入第3池,該池做出幾個低於水面10公分左右的草島,讓水流緩緩地流經蜿蜒的水道間,讓草島上種植的大型草本植物再次吸取髒物質。

根據粗略的計算,池塘存水量可以供給大約4天的家庭平均用水量。換言之,進入生態池的的河水,約有4天的時間,緩緩經過養殖池與曝氣處理、浮島植物的吸附過濾、及蜿蜒的濕地過濾。我們希望可以減少後端淨水處理場的處理負擔,盡可能將原本污濁不堪的進水,改善為如同台灣自來水的情形。

▲圖說:生態過濾池施工

學術界與產業界攜手前進

為做好這件從零開始的龐大工程,我們以社會企業研究所為中心,成立「工作大隊」,邀請擅長海外服務學習,具有輔仁大學推動服務學習經驗的嚴神父與鄭寶彩加入,大家以「河粉村用水改善計畫書」為藍本,先募集資源(包括資金與服務人力)。

雖然募款計畫並不順利,但是服務人力卻因為我們對外說明與接觸,陸續邀請到各種專長的校外人士加入。包括生態濕地方面的專家,慈濟大學邱奕儒老師、陳江河老師,台北市自來水公司的李育輯博士,鴻海科技公司北寧廠區的陳經理、越南籍員工阿邊的工程諮詢與雪銀、明芳在翻譯與行政方面的協調。

有了鴻海在地的接送、翻譯與行政協助,我們得以自由無阻的行動,這是用錢買不到的效率,台商在海外的協助,是各種服務方案最珍貴的資產。加上瑪格服飾贊助團服、蔡適陽董事長的親身參與,及老師們將差旅費貢獻出來,以支持志工們的機票與食宿,甚至作為對當地教會的奉獻。

總之,在眾多師生、友人的共同支持下,我們去了總計4趟,完成先置協調、工程規畫的工作、針對當地社區領導幹部,甚至包括對村民的解說、8月實際動工的志工住宿安排等、以及在台灣的生態濕地參觀與施工預習。我們歷經一遍又一遍的討論、模擬、協調並不斷的徵求外界意見與支持。

▲圖說:輔大團隊向當地村民解說生態工法

7月4日正式開始,社企研究所6位研究生、非營利研究所一位研究生,輔大本校及外校6位大學生,3位老師與嚴神父、寶彩等,兩階段的海外社區改善行動,我們接手在當地1個月,幫忙他們完成池塘基礎工程、編結30個浮島、製作工程圖模型、編制後須植物與池塘運作維修、作業規範等各項硬體軟體工程。

我不諱言,在與當地神父與社區領導人共同協調與計畫工程作業、甚至生活安排的過程中,常會遇到許多挫折、相互的誤解與抱怨,讓作業程序無法如我們的規畫進行。

但是事後靜下心來,會發覺通常也是因為自己過於主觀、或以自己的立場過度期待、要求對方,才會造成不必然應該發生的行政誤失。

這項工程還在進行中,淨水工程不會依據我們預定的時間需求而發生與完成。工程應該有自己的步調,用越南的步伐與旋律,一關一關、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進行。

這趟跨國公益服務不只是一次公益慈善活動而已,就如同北寧省黃主教所說的,這是一項典範作用的工程。

北寧省的鄉下還有300個村落,其中許多村落都在等著看,他們是否也有機會一樣使用乾淨的水。作一個村子的公益改善是慈善,若要改善上百個村子,就一定要拿出企業的精神與組織設計,才能完成這長時間的挑戰。

今年10月與明年開春,我們還要過去,繼續維繫著彼此的工作士氣,鞭策著工程進度。後續的工程開支與兩邊出差的行政支出,雖然金額不大(對台灣而言),但是卻已經成為越南河粉村,是否能夠再繼續施工下去的最後力氣。

我們需要台灣同胞們伸出援手,匯集台灣的公益力量。更重要的是,讓我們的年輕人在服務的工作中,能經歷到在台灣成長環境下,大家所認知、熟知的良好基礎公共建設經驗,在公共建設落後的地區,我們仍然有相當大的創新創業的機會。

請您支持我們完成這項事工,為鄰國社區盡一份力量,讓我們的年輕人有更多的機會,發掘自己在知識跟技能方面的潛能,進一步的產生,在別人的需求上,看到自己的責任,發揮所學的事業機會。

本文轉載自17support一起幫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人籟】 「低俗」如何能定義「本土」?──《大尾鱸鰻》賣座後的啟示
  • 【心靈微整型】神奇的祈禱
  • 【我們的故事】寒冬裡神父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