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人道援助義工阿都拉曼•凱西格(Peter Kassig,26歲)在危機四伏的中東工作兩年半載,以自己能改造殘酷的世界為使命,奮鬥下去。他在最後被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組織(Islamic State,簡稱IS)綁架後對在美國的家人致函時內容顯示,他雖然有些被這殘酷的事實征服,他存活的日子也不多了,但淒美如詩的字句,都透露出他對家人愛與懷念。

聯合早報網這裡整理出他生前所寫的信件。

昨天,伊國組織在網上公佈一則視頻,顯示凱西格的頭顱,顯示他已經被該組織斬首。美國總統奧巴馬今天證實,凱西格已經被組織殺害。

凱西格出生於美國印弟安納波里斯。他在2007年以美國陸軍遊騎兵被派往伊拉克,退役後或認證為合格的緊急救醫技術員,2012年他回到戰場,協助 湧入黎巴嫩的敘利亞內戰受害者包紮傷口。他過後定居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創立一個小型的救援組織,用自己的儲蓄購買如尿布等的物資,派給在黎巴嫩的敘利亞難 民。2013年夏季,他搬到土耳其南部的加濟安泰普(Gaziantep),這城市離敘利亞只有一小時的車程。他當時就時常進入敘利亞,為傷者提供救援。

2013年10月1日,凱西格被綁架。他當時和一名同事乘坐救護車,要前往敘利亞代爾祖爾(Deir al-Zour)時,在一個檢查站被綁架。去年底,他被轉移到一個在北部城市阿勒頗(Aleppo)一家醫院的底層的監獄,然後又被帶到伊國組織自稱是首都的拉卡(Raqqa)。

凱西格家屬公佈了他寫給家人的信件,英國BBC和《紐約時報》轉載了其中幾封的內容。內容顯示,凱西格認為他的工作是偉大的,他寫道:"能在它(一棟屋子)被摧毀之後,砌下第一塊磚頭來重建它的那感覺,更美好。"不過,他也覺得在戰亂中所過的生活也有些艱難。

最後,在被綁架後,這折磨幾乎擊敗了他的心靈,他只有時刻喚起他對家人的記憶,才能在生命中找到意義。他寫道:"我不會去思考任何東西,只會思考那些我知道是事實的、真實的。那就是你和媽對我的愛,遠比天空中星月來得更珍貴、美麗。"

2012年3月18日:發自貝魯特的電郵

在這裡,我找到了生活的意義。我一直都是很自私的,一直在逃避,直到我無法逃避為止。
很多的事我都不知道的。在這裡,我每天都會有更多的問題,更少的答案,不過我知道的是,我必須在這裡幹點事,表明自己的立場。我得改造這世界。

2012年3月:發給教授與導師電郵

我或許無法成為英雄,不過要在一個沒有希望的逆境中求存,這裡頭也有它自己的美所在。
要心靈乾淨,我就要不斷工作,改善自己。要自己開心與安逸是沒有問題的,不過必須時時刻刻防範滿足和自滿。

2012年5月:發給一名朋友的電郵

我應該如何向你形容這裡被子彈打得滿目瘡痍,卻又長滿花蕾的牆壁呢?(……)
戰爭是永不停止的,它只會轉移陣地繼續行動。不過,它轉移時,我們也會在那裡,戰爭到來時我們也會伴隨著。
在這土地上,逝去所帶來的絕望只會帶來生存的意志;一個繼續前進與重建的意志(……)
摧毀成殘垣斷瓦,然後又再重建。這裡沒有別的了。我不能很肯定,不過我覺得我已經開始相信,一個完成建築一間屋子的舉動固然美麗,能在它被摧毀之後,砌下第一塊磚頭來重建它的那感覺,更美好。

2014年初:被綁架後發給家人的信件

我們這些外國人,都被放在一起。(……)心理上我想這是一個人可以承受的最痛苦的經歷,這期間所承受的壓力和恐懼我難以形容,不過我盡我所能來承擔 一切。我不是孤獨一人的。我有朋友,我們歡笑,我們下棋,我們考考彼此的知識來確保意志還很尖銳,我們分享遠在家鄉的親人愛人的故事。(……)

他們告訴我們,你們已經拋棄了我們,以及/或者不管我們了。不過當然的,我們知道你們已經在盡所能地解救我們。爸,別擔心,如果我就要犧牲了,我不會去思考任何東西,只會思考那些我知道是事實的、真實的。那就是你和媽對我的愛,遠比天空中的星月來得更珍貴、美麗。

我當然很害怕死亡,但最苦難的是不知道何時會死,一直在思考自己會不會死,又或者盼望會有生還的機會,又或者我是否應該盼望嗎?對於這一切,以及你 們在家所感受到的痛苦,我感到很痛心。如果我死了,我想你們和我一樣,能以我在嘗試減輕別人的痛苦的過程中喪命的這一事實,找到心靈的慰藉和安心。

我希望這張紙是永無止盡的,這樣我就能繼續跟你們聊天。你們只需要知道我時刻與你們同在。每一條小溪、每一個湖泊、每一個草原、每一條河流。在林中山中,在你們帶我去見過的所有的地方。我愛你們。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信仰見證】皈依旅程
  • 【禮儀生活】耶穌誕生的前前後後–訪勞麗•博琳修女(二)
  • 【青年之友】我與主的相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