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城市幾乎都有值得一觀的教堂。教堂導覽通常都是以介紹建築特色和宗教題目為主。在西柏林精華區的威廉皇帝紀念教堂,導覽是從廢墟重建的過程,說歷史談藝術,不少人慕名而來。

1895年完工的威廉皇帝紀念教堂(Kaiser-Wilhelm-Gedachtnis-Kirche)在歐洲算不上最古老宏偉的教堂,它卻是柏林的重要地標。

二次大戰期間盟軍轟炸的炮火幾乎完全摧毀了這個當年德意志的皇家教堂。二戰結束近70年,殘破的教堂鐘樓聳立在繁華的商圈中間,像是戰爭留下未愈的傷痕。

導覽霍夫曼(Daniel Hoffmann)帶領遊客參觀已部分修復的教堂前廳四壁的浮雕和金碧輝煌的嵌瓷壁畫。他說,這些專家們從廢墟中挖掘出並恢復舊觀的浮雕和壁畫,其主題是普魯士王朝的征戰和豐功偉業,精雕細鑿的藝術傳達霸氣的資訊。

新教教會(Evangelische Kirche)希望重建的柏林教堂成為和平與和解的象徵,國際人士也共襄盛舉。霍夫曼特別介紹幾件陳列在教堂裡的英國、俄羅斯和西班牙贈送的深具意義的藝術品。

教堂前廳裡有一座兩根鐵釘構成的十字架。兩根鐵釘是二次大戰被德軍炸毀的英國考文垂教堂(CoventryCathedral)屋頂樑柱上的釘 子。戰後教會在幾乎成為廢墟的舊址重建教堂,用撿拾出的釘子做成十字架。考文垂教堂特別致贈這個非常特殊的十字架給也在重建中的柏林威廉皇帝紀念教堂,象 征同樣歷經戰火浩劫的民族間的和解。

威廉皇帝紀念教堂的重建,除了仍在慢慢修復的鐘樓,周邊新建的教堂是法國建築師設計的現代建築。 2萬多片以藍色為主體的彩色玻璃鑲嵌的牆壁,讓人感受仿佛置身馬克‧夏卡爾(Marc Chagall)的畫境中。藝術氣息比宗教意味更濃厚。

現代化的教堂建築裡也陳列了不少具有象徵意義的藝術品。
1942年德軍進攻斯大林格勒(1961年改名為伏爾加格勒Volgograd),雙方陷入苦戰。一名德國軍人羅伊伯(Kurt Reuber)耶誕時在壕溝裡畫了這幅聖母擁抱聖嬰的巨幅炭筆畫,並寫上1942年圍城,以及福音書裡鼓勵人不要放棄希望的「光明、生命和愛」箴言。德軍 在潰敗撤出蘇聯前特別安排把這幅畫運回德國,羅伊伯卻被蘇聯軍隊俘虜,後來在戰俘營中過世。

二戰結束後,「斯大林格勒的聖母」輾轉被送到羅伊伯家人手中,而他們決定捐贈給宣揚和解與和平的威廉皇帝紀念教堂。

威廉皇帝紀念教堂特別複製了這幅畫,送給在伏爾加格勒的教堂及英國的考文垂教堂。霍夫曼說,在德國的新教教堂、俄羅斯東正教教堂和英國的天主教教堂都能看到這幅畫,更彰顯不同國家和教派的「和解」。

介紹柏林觀光的手冊都會有仍在整建中的威廉皇帝紀念教堂的圖片。手持相機的觀光客也常在此取景。殘破的鐘樓是殘酷戰火的遺跡。由導覽帶著看教堂 的複建,才會瞭解為什麼柏林人說由導覽帶著看教堂的複建,才會瞭解為什麼柏林人說威廉皇帝紀念教堂不只是戰火的遺跡,也是「和解」的象徵。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我思我見】何時受洗
  • 【馬年賀歲】耶穌會的春節祝福──會長篇
  • 【會士剪影】沉思的教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