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多個堂區服務過學齡兒童、婚齡青年的教義學習班,其間出現了一個怪現象:學生半途而廢。退學原因很多,不能一概而論,諸如食宿艱苦、與人爭吵、冷熱難耐、聽講無趣等等。筆者認為此非小事。更該提起注意的是,父母對待這些學業未竟而回家的子女不聞不問,甚至溺愛袒護,實在不該。

人的一生是要遇到很多困難的,如生理的饑渴、心理的自卑,甚至考試、就業的壓力以及各種各樣的社會挑戰等等,誰也躲不開。為什麼躲不開呢?原因很簡單,躲開一切困難,人生將歸於無味索然,也沒有了在天主內的價值。人生不但要遇到困難,有時甚至要自己創造困難去戰勝,因為人人都有一顆"追求的心",一顆追求成功,一顆向上、追逐自我完成的心。耶穌誇獎了小孩子,因為他們沒有泯滅自己追求的心(瑪18:3)。父母有責任照管、培育這顆"心",不得扭曲、誤導,否則會有人格抹煞的危險。

回頭來看,兒童、青年學習班只是單單要講授教會知識嗎?我們說不單單是,成功完成或盡力堅持幾天的歷練,學員離開父母,他們鍛煉了獨立,增加了對團體歸屬感的認知,開闊心胸開始接納別人的優缺點,所以這是鍛煉整體人格直到近乎心智的健全,當然還有食宿、交往、學習上的諸多困難要面對。教會的學習班,為學員來講就像是自己創造的困難,因為學員有自主入學及退學的權力。今日的孩子需要鍛煉,這是有目共睹的。學習班結束後,學員感覺到的收穫常是成長多於知識,讓孩子從小就在教會裡有一個美好愉快的童年,不是一件極好的事嗎?

也正因如此,人性化已成為福傳方式的生力軍,把聖堂建設成一個"溫馨單位"是我們的目標:聖堂裡嬰幼兒哭鬧,惹得禮儀不協調,神父可把孩子集合到一起,邀請有經驗的老師或父母暫時代管;給稍大一點的孩子提供主日學的機會;給夏天焦渴的幼兒提供方便的飲水條件;給上年紀的老人提供健身、閒談的機會,這都將成為人們願意來到聖堂的原因。

其實,獲得益處和成長的又何止是學員呢?教書育人者也是同等獲益的。清末民初,國民素質低下,人心彷徨,居無定所。蔡元培、胡適等學者都以把大學建設為教化人的學府作為奮鬥目標,更希望每個學成者致力於教化大眾。身邊的教會率先做出抉擇,給各大中專院校公教學生提供到各堂區輔助神父、會長作牧民事務的機會,學生成了老師,理論進入生活。他們奉獻休假陪伴父母的時間,為成年信徒講授生活常識、法律知識,給兒童講授要理,為婚齡青年樹立正確的婚姻觀,豐富了堂區,活躍了信仰,同時也喚起了父母對孩子提高教育水準的希望。

把堂區工作"人性化",其實就是要把工作做到實處,以受眾所需為己價值,盡使每個人都達到"基督圓滿年齡"(哥1:28)。期待每位參與者,學會戰勝困難,戰勝自己,在天主內完成自己的價值。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滄洲(獻縣)教區網站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不該拿的錢
  • 【慕道空間】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 【宗教對談】天主任用的佛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