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跟一位聖公會牧師一起用晚餐的時候,聊到互聯網隱私的話題。當我們討論網站如何時常允許第三方的協力廠商追蹤他們的訪客,他想要知道自己的教會有否容許《Facebook》或《谷歌》等公司,通過在訪客的電腦和手機設置追蹤資料的cookie,以獲悉什麼人瀏覽過網站。

當然,在傳統上,神職人員要盡力為單獨接觸他們的教友保密。我想起一九五三年希區柯克(Hitchcock)執導的電影《懺情記》,蒙哥馬利.克利夫特(Montgomery Clift)飾演的天主教神父聽到有人辦告解說自己犯了謀殺罪後保持沉默的劇情。

該牧師又問我,可否檢查他的網站,看看是否含有協力廠商的追蹤器。於是我利用《Disconnect.me》瀏覽器造訪他的網站,並從中找到十個追蹤器的嵌入代碼,近半與《谷歌》有關。

可以肯定的是,教會網站不是告解亭,而且使用cookie和收集資料已經成為整個互聯網的標準。通常來說,公司從追蹤cookie所獲得的分析資料,鎖定廣告物件(《福布斯》在你現在瀏覽的網頁就有逾百個追蹤器)或監察社交分享。很多時候,鎖定的目標是在其他頁面進行,因為cookie會跟蹤你瀏覽之處。如果你經常造訪某個宗教網站,你可能在瀏覽其他網站時,看到諸如基督宗教音樂或猶太文物的廣告。

這位跟我聊天的教會領袖感到相當驚訝,並且有些擔憂,因為他之前沒有意識到這個設置可能對教友造成多大影響。他認為,以宗教的敏感性而言,教會可以作為互聯網的一個領域,讓它的領袖深思他們應該如何收集資料。

後來我檢查過其他一系列的宗教網站,看看他們有否接受現在常見的協力廠商追蹤。曼哈頓的中央猶太教堂有八個追蹤器,包括來自《Facebook》、《谷歌》及《AddThis》,後者是一個聲稱追縱全球一千四百多萬個網站的使用者的社交分享裝置。美國基督教改革教會的網站有七個追蹤器。

結果顯示,資料追蹤是一種泛宗教、無國界的現象。印度新德里建於十七世紀的賈馬清真寺的網站顯示有十四個追蹤器。位於沙烏地阿拉伯麥加伊斯蘭教最神聖的清真寺,其網站有四個追蹤器,其中一個來自《谷歌》。

達賴喇嘛以印度為聯繫地址的網站,包含《AddThis》的一個追蹤器。設於美國加州哈仙達崗的佛光山西來寺,其網站僅有兩個追蹤器,分別來自《谷歌》和《Adobe》。

誰是最少的?人們可能以為是摩門教徒,因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贊助一個全球性的項目,收集不同種族和信仰的族譜歷史,已有三十億個名字儲存於《FamilySearch.org》網站內。然而,《Disconnect.me》顯示該教會的主要門戶網站只有九個追蹤器。不,最差勁的是科學教派(山達基教),其網站有四十七或四十八個追蹤器(兩天的數量不同),是我檢查過的宗教網站之冠。

哈特福德神學院宗教社會學教授斯科特.圖馬(Scott Thumma)說:「它似乎在侵犯個人隱私。我絕對肯定,很少宗教領袖知道他們的網站有這種形式的追蹤功能……大部分小型企業亦然。他們只能勉強掌握基礎知識,甚至還沒有考慮到追蹤技術,或這些功能與他們成員相關的道德問題。」

《AddThis》首席行銷主任斯科特.艾倫(Scott Allan)表示,他們的cookie只會收集沒有個人身分識別的資料。「我們將各個網站的資料送回發佈者,協助他們瞭解網站內容參與的趨勢,例如文章被分享多少次,而不是為了瞭解訪客的宗教信仰。」

不過,《AddThis》最近披露一項在二至七月中旬進行的測試結果,引起人們的不滿。該公司試用稱為「畫布指紋識別」(canvas fingerprinting)的新追蹤技術,來取代被部分使用者封鎖或經常刪除的cookie設置。

《AddThis》副總裁李察.拉瓦爾卡(Rich LaBarca)上周在公司博客裡寫道:「測試已經完成,該代碼已被停用,而有關資料從未應用於個人化和針對性的廣告營銷。展望未來,我們將會改變進行測試的方式,並在啟動測試之前,向你們提供更多相關資訊。」

我的確找到一個有一些跟隨者的羅馬天主教會的網站,不允許協力廠商把追蹤器放置於他們的網站上。那就是梵蒂岡的官方網站《Vatican.va》。

撰文:亞當.坦納(Adam Tanner)。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信天主切莫霧裡看花
  • 【信仰與生活】第一次「驅魔」的反省
  • 【網路好文】切不可把自己看得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