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勞麗•博琳(Lurie Brink O.P.),道明會修女,美國田納西州大學學士,瑪利諾神學院神學碩士和芝加哥大學博士。芝加哥天主教聯合神學院聖經學副教授。她是美國東方研究、天主教聖經協會、芝加哥聖經研究協會、聖經文學學會會員。

我們不應該在耶穌出生的細節上吹毛求疵,任何聖經故事,實際上都比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內容豐富得多。

“在聖地學習聖經會改變你讀經的方法!"道明會修女勞麗•博琳(Laurie Brink O.P) 這樣說。她常帶領學員到聖地探訪,比如白冷。"聖地承載著記憶",她說,"之所以成為聖地,是因為之前去過那裡的人們留下了足跡。"

記憶和歷史是不大相同的,而耶穌誕生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如果你想知道關於耶穌誕生的歷史事實,將會令你大失所望,"修女說,"我們真的無法核實 三賢士甚至馬槽是否存在,但故事的目的不是向人介紹事實,它是把耶穌的誕生放入人類歷史當中。耶穌是一個真正的人,儘管他的受孕是獨一無二的,但他卻像其 他人那樣出生。"
博琳認為,就像整部福音書那樣,對聖誕的敘述今天還在延續:"我們視聖經為一部教會的書,但事實上它也是我們的家書。當我們細讀這些故事時,它們就成了我們的故事,讓我們生活出來。我們教友有時竟會忘記了這一點。"

聖經對耶穌誕生的敘述和我們今天的看法之間有什麼區別呢?

我家人最先打開的耶誕節裝飾品總是那套關於聖誕故事的積木箱子。那是我父母新婚不久後置備的,用陶瓷類東西製成,已經有50多年了。聖母的一隻手不見了, 天使的一隻翅膀也已受損,毛驢的頭也已經被粘了又粘,牧羊人還完好如初,聖嬰耶穌是粘到馬槽上的,所以,他哪兒也跑不了。我父親用積木支搭了一個馬棚。

這就是我的聖誕故事,這是我和弟弟所想到的聖誕故事應有的模樣。後來當我稍微長大一些了,才讀到瑪竇福音和路加福音,並且意識到在那畫面中尚有很多人物。 我們已經把兩個故事合併在一起了,這使得一個耶穌誕生的偉大場景得以呈現在我們面前,但這並不是聖經經文所告訴我們的。

你能為我們區分一下這兩個不同的故事嗎?

在瑪竇的故事中,主角是若瑟。若瑟首先出鏡,當他發現瑪利亞雖未與他同居,卻已身懷有孕,便打算與瑪利亞解除婚約。

若瑟做了個夢,夢中天使對他說,迎娶瑪利亞沒問題,因為她所懷的孩子是從聖神生的。耶穌誕生在白冷–不是在我父親用積木所搭建的馬棚裡,根據瑪竇福音的記載,是在一個房子裡。

然後有賢士,從東方而來的智者,他們可能是占星家,靠星座來辨認方向。真正有趣的是,這顆星不只是高懸空中,而是引導著他們。當他們到了耶路撒冷,他們問黑落德王新生的猶太人的君王在哪裡。

最後,賢士們去了白冷,他們給了嬰孩一些很有趣的禮物–是一個為普通嬰兒的慶祝場合中看不到的。他得到黃金、乳香和沒藥。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解釋這些禮物的真正含義,但這三樣東西很可能是表示在當時是最昂貴的禮物。

賢士們按他們在夢中得到的警告,決定不再回到國王那裡。黑落德王非常氣惱,決定把所有兩歲男嬰趕盡殺絕。這就成了諸聖嬰孩的故事。聖家逃往埃及,並最終定居在納匝肋。

路加記載的是什麼呢?

路加實際上給了我們兩個故事的敘述。首先是洗者若翰,一個我們往往忽略的故事。

當然,路加沒有把耶穌與若翰一視同仁。若翰的出生沒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聖神既沒有臨於洗者若翰也沒有臨於他的母親依撒伯爾身上,直到依撒伯爾遇到瑪利亞為止,所以很明顯,若翰和耶穌是在不同的層面上。

但是,洗者若翰一定有其重要意義所在。在若翰誕生的故事中,他的父親匝加利亞在聖殿中得到了神視,天使加俾額爾告訴他,他將有一個兒子。匝加利亞問這事怎 麼會發生。我認為這是對那神視很合情合理的回應。顯然加俾額爾天使並不這麼認為,因為他說匝加利亞要成為啞巴。當你看到加俾額爾向瑪利亞報喜的故事時,瑪 利亞就成了路加福音的主角,而不是若瑟。加俾額爾報告給瑪利亞這個消息時,瑪利亞問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天使便告訴了她要發生的事,並沒有因問問題而 懲罰瑪利亞。瑪利亞以一個美妙的回應來作答,"就按照你的話在我身上成就吧!"

我們沒有聽到若瑟的回應。不過,我們聽到瑪利亞出現在納匝肋,這就是問題之所在。路加知道,耶穌出生在白冷,但他也知道,耶穌是從納匝肋來的。於是,他便利用季黎諾的人口普查(這實際上比歷史事實晚了一點),作為一個讓聖家舉家到白冷的原因。

他們是怎麼到了馬棚中的呢?

在白冷沒有供他們居住的地方,這裡所用的希臘術語的意思是"客棧",所以,就是說沒有可供出租的房間,所以寶寶不得不出生在馬槽裡。

我傾向于想像我爸爸用積木做的馬棚,但是,從考古學中我們知道,當時的房屋一般是兩層的。第一層是動物待的地方,二樓是人居住的地方。如果樓上客滿了,樓 下就是最佳選擇了。另一種可能性是在一個山洞裡。該地區的石灰岩是很鬆軟的石頭,人可以挖進去,在前面修建一個房子。他們把家畜放在後面,這樣可以起到自 然保暖作用,馬槽則處於家畜與人之間。考古證據表明,這兩種選擇都有其可能性。

在這裡有趣的是,這對路加有重要意義的佈置,而對瑪竇卻並非如此。

關於牧羊人是怎麼記載的?

在路加的記載中,是不同的人首先朝見了耶穌。瑪竇福音中是三賢士,但路加福音中卻是牧人。

在聖經中,牧童可能僅僅是以色列的替身,因為它是用來形容以色列與天主的關係的一種常見的比喻。但同樣有可能的是,第一世紀的牧人並不被人看好。他們總是 髒兮兮的,因為他們整天和羊在一起。鑒於此,從不同的視角來看,牧羊人的出現或是非常有趣的,或是真的奇怪異常。

因為路加福音始終是把稀奇古怪的人作為特別蒙受天主垂顧的人,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那些承認耶穌的牧人們是格外蒙受天主垂顧的局外人。這種觀點貫穿整部福音。稅吏和娼妓總是得到特殊的關注,那些你覺得不該與耶穌在一起的人卻恰恰和耶穌在一起。

為什麼這些故事在重要的細節上大不相同?

造成這些差異的原因之一是,作者因人而異,對有不同興趣的人講論不同的故事。從古代的教父起,大部分人推測有不同的團體存在。

瑪竇的團體可能是為從猶太教皈依基督信仰的人們,他們深諳七十賢士譯本(希伯來聖經的希臘文譯本)。這就是為什麼作者引用了先知依撒意亞,這些只有當你知道他所指的是什麼時才有意義可言。

瑪竇的團體可能是深深植根於他們的猶太人過去的傳統,他希望幫助他們在耶穌與歷史傳承間建立關係。他把耶穌與梅瑟相提並論。這類型的作品只有當你對梅瑟的故事瞭若指掌的時候才起作用。

路加的團體可能有更多的外邦人。路加當然也參考了希伯來聖經,但它們更加微妙。他的團體就像今天的天主教教友那樣瞭解聖經:我們只知道個大概而已。

但是路加還指望他的聽眾對羅馬帝國有一個瞭解。所以他也使用帝國的活動、紀念日。他也提到在當時有名的政治家。他也參考了軍事方面的內容,在福音和宗徒大事錄中以一種積極的眼光對待士兵,這說明在他的團體裡還有退伍軍人或士兵。

這些團體的需要決定了作者如何塑造基本輪廓大體相同的不同故事:瑪利亞和若瑟,嬰兒耶穌,白冷,天使。但是,他們也根據讀者的不同而從不同的角度來講述他們的故事。

這很正常。如果我面對在愛荷華州的一群國際研究生演講,我會根據我演講的物件採取不同的語言和圖像來演講。

對於這些團體,這些差異能告訴我們什麼?

在瑪竇對耶穌所做的敘述中,他比較傾向於非猶太人,如三賢士。這是不是意味著在瑪竇的團體中可能有些外邦人呢?我敢肯定在瑪竇的團體裡有外邦人,儘管猶太基督徒處於主導地位。因此,瑪竇福音有了三賢士,還有不承認耶穌、甚至試圖殺死他的猶太國王黑落德。

路加選擇窮人、牧羊人來作為首批朝拜嬰兒耶穌的人們。他的福音有很多關於富人和窮人的內容。所以那些投身於社會正義的人會喜歡路加。他記載了稅吏匝凱承諾 返還他從別人那裡騙來的一切。法利塞人與稅吏的祈禱的比喻也僅在路加福音裡有:法利塞人為了他不像那個可憐的稅吏而感謝天主,而稅吏連抬頭看天都不敢,因 為他意識到了他的卑微。這個稅吏竟成了義人。

在整部路加福音中,你常常會讀到這樣的逆轉故事。也許在他的團體有一些富裕的或自以為是的人,因此有必要提醒他們:耶穌更加垂愛窮人。(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信天主切莫霧裡看花
  • 【信仰與生活】第一次「驅魔」的反省
  • 【網路好文】切不可把自己看得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