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李崇發,聖名安多尼,幼年喪母,成家後繼母又去世,在撫養自己子女的同時,還要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

父親是個大孝子,對祖父關懷備至,祖父晚年一直陪在身旁。祖父身患絕症期間,父親偷偷賣血給祖父看病,買營養品。

父親每天都要給去世的父親和繼母念煉獄經。父親說這是他的責任。

父親是那時的大能人,他會裝電機,生產隊的機械、電器、電路都由他維修,從水磨、水動軋棉花機到後來的電磨水泵,再到各家各戶的電燈,都是他一個人管理。

他是生產隊工分最高的,長年工分,也不用卡著時間上工。這也給文革期間與神父和教友聯繫創造了條件。父親去哪,什麼時候回來,生產隊從不過問。

父親生前特別周濟窮人,在我們家住過的有好幾十個,他們白天討飯,晚上來我們家歇息。連陰雨天,無法行討,家裡也沒有多少糧食,母親就熬些粥加點菜葉為他們充饑。父親還向他們傳教,不少人領了洗。

因為祖父是老會長,受管制的神父們信任父親,教友有聖事需求便偷偷找父親,父親便半夜把神父悄悄接來,施行聖事,天明前悄悄把神父再送回去。

那些年,我們家也成了神父教友的藏身之處。我記得藏過我家的就有一名主教,一名神父和多名教友。當然,文革委也多次搜查過,賴天主恩佑,主教神父教友們在我們家都沒有出過事。

文革後期,風聲不是很緊,父親便半公開以走親戚的方式,請勞教釋放的神父在我家做彌撒,給教友行聖事。

文革末期,他勇敢地組織幾位元老會長把音樂會成立起來,使久違的聖樂重新響起,成為我們周至教區文革後第一家音樂會。他們又共同努力落實了教堂。

文革後,念珠奇缺,父親便買來軋絲做念珠,沒有珠子,他便用一種樹的核,做了不計其數,都無償送給了教友。

老教堂年久失修,多處漏雨,父親精心培養的一位年輕會長和他一起檢查屋頂時,從頂棚掉下來為主致了命,這事極大地刺痛了父親和教友們的心,大家齊心努力,經四十日奮戰,一座磚木結構的聖殿落成。

父親從不計較個人得失,總是哪裡苦哪裡累就有他,他教導我們教會利益高於一切,遇到打擊和謾駡時不還口、不計較,他給教會辦事跑腿從不報車費、飯錢,以致趙志武老會長感慨地說:"他真是個好教友!"

到2000年,教堂已不能滿足教友的需要,重建聖殿又提上日程。2003年決定選址重建聖殿,父親又拖著他那殘軀,投入到各項準備當中,但重建聖殿工程阻力重重,為此,他幾近愁白了頭,也因此祈禱更勤。

不久,父親查出已是胃癌晚期,到堂裡朝拜聖體不便,就請神父在家裡供上聖體,日夜拜聖體,每天拜苦路,念八分玫瑰經。兩分為中國教會合一不紛爭、不 傷害,兩分為主教、神父和為教區發展,兩分為會口教友熱心,重建聖殿早日開工,兩分為他的代子和兒女們都能熱心敬主,不失落靈魂。

重建聖殿工作使他夜不能寐,食不能安,我就為他講了達味聖王一心興建耶路撒冷聖殿的故事,他聽後才有所釋懷。臨終前三天,父親讓我用三輪車把他拉到新教堂地址,呆了很久,默不言語,我知道他內心的火在燃燒,他是那樣不捨,那樣無奈。

父親去世一年後,賴天主恩佑,重建聖殿工程終於開工,在教友們的齊心努力下,在廣大兄弟會口和教外人士的大力資助下,一座耶穌聖心大殿矗立在村中央,正如建堂組會長李生文所說:"十年奮爭,今顯主榮。"

在建堂工程中,遇到了各種阻力和磨難,每當我氣餒絕望的時候,便把安葬父親的錄影拿出來看看,看著父親的音容笑貌,回味著父親一生的侍奉,想起父親對建堂的那種執著和期盼,我又鼓起勇氣,重新投入到建堂工程中。

在聖殿全部竣工以後,我向神父和教友辭去了總會長職務,因為經過祈禱和分辨,我認為自己退下來會更好。

父親,孩兒求天堂的您繼續為中國教會祈禱,為周至教區祈禱,為劉家莊教會祈禱,為您的孩子和代子祈禱,讓教會的明天更美好。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爵式寶典】依納爵靈修與老年生活
  • 【心靈微整型】蚊帳大使:一個7歲小女孩拯救近2萬個非洲孩子
  • 【利瑪竇傳】 聖召再也不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