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不久前,我在一修院授課,期間一位叫劉明的修生按照修院的慣例在晚課中作分享。如下是他口頭分享後應我的邀請將主要內容寫成文字,希望同更多教內外朋友分享!在此特別感謝劉明修生的慷慨分享,並祝他學習進步、身體健康、日進益德!
——————–
  
為了修士弟兄們的服務與實踐,復活節期間培育團神父們決定讓神學班的修士們到堂區幫忙過瞻禮,而我便是其中一位。短短的三天生活已經讓我有了深刻體驗與反省,在此我將看到的四個場景分享給大家。
  

一、教會存在的價值

經過將近4個小時的路程,我們兩位修士和一位元神父到達了將要服務的堂區。此時已是午飯時間,午飯過後本堂神父告知有老人家需要領受終傅聖事,於是兩位神父、兩位教友及我們兩位修士便踏上了前往目的地的路程。我們在車上談笑風生,經過一個多小時後才到了這個老人所在的小鎮。

剛剛打開她家的大門,旁邊的教友向我小聲說:"做好心理準備!"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院子裡可能有狗?還沒等走進屋子,幾聲奇怪的喊叫聲便相繼傳來:"啊、啊、啊……"聽得出來那是極度孤獨的心在看到有人關注它時的興奮表現,但這興奮的表現卻令人感到悲傷。隨後便是刺鼻的氣味,暗暗的房間內只能隱約看到幾縷陽光照射進來,窗戶是封死的,五個人已經將屋內的空地占滿了,其餘的是淩亂堆積著的物品。

原來她是一位80多 歲的老奶奶,她有兩個"兒子",一個稱為"貓兒子"另一個稱為"狗兒子",和她相依為命。幾十年前當她還沒有孩子時她的丈夫就去世了,她便一直獨身到老, 直到她行動困難,變得不能自理時教會才發現了她。此後每天都有人來看她,那是飯店的服務員,教友們將湊集的錢定期交與飯店,並約好每天給老人家送餐。我當 時就有個感想:如果沒有教會的存在,她可能已經餓死家中或在大街上乞討,若沒有教友的關心,她可能會孤獨的死去,連她相依為命的兩個"兒子"都會餓死。

她時而糊塗時而清醒,同 去的教友告訴她是神父來看望她了。不知是什麼原因,坐在炕沿邊上的她身體一直在動,好像是告訴我們她身體感到疼痛,又像是在歡迎我們。之後教友讓她安靜 說:"神父要給你終傅了。"於是她便認真的劃了十字聖號,我們都相互看了一眼,感到驚訝,因為原以為她都神志不清了。當神父為她傅油祈禱時,她安靜的盼望 與等待著:將頭垂在雙手上,而雙手又放在教友腹前的雙手上。這一鏡頭讓我想起我曾經熟悉的一個鏡頭,那是"浪子回頭"的畫像,那是一幅父子相見的畫面:離 棄父親多年的兒子在痛苦的生活中領悟到了父親對他的大愛,最終回到了那一直等待他的父親的懷抱。

那一刻我再一次體驗到教 會存在的價值、做神父的意義。我想等到她離世的那天,她會平安的離去,而不會抱怨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因為有人關心她、愛她,而且她知道她所盼望的神在天 國等待她、迎接她。能讓這樣的老人在臨終時平安的離去,我覺得我們今天真是不虛此行,來的很有價值和意義。

二、買車的意義

本堂神父有兩輛車:一 輛捷達、一輛一汽佳寶。他的代管堂區很遠,有的地方開車需要兩個小時,這就必須捷達代步。堂區內有些年邁的老人因身體的疾病等原因來教堂很不方便。為了牧 靈需要,神父便又買了一輛佳寶車接送老人,因著兩輛車的存在,遠地的教友能參與到彌撒,年邁的老人也能來到教堂,很實用。他們的存在沒有任何炫耀的地方, 只是開展牧靈工作的工具。我一向喜歡開車,現在卻不得不認真考慮,如果我將來自己買車,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三、教外朋友眼中的神父

聖週四濯足禮,準備接受神父洗腳的男教友只有十一位,會長走到我面前說:"修士,缺一位代表宗徒的,你去吧"。我環顧四周看見一位中學生在後面坐著,向會長示意可以請他去。

會長說:"他還沒有領洗,不是教友,不能洗。"

“沒關係,我去叫他。"我回答說。

拍了一下他肩膀,我問道:"同學,你願意神父給你洗腳嗎?"他看看我,看看前面,略帶一些迷茫和驚喜:"可以啊!"

因為之前聊天時聽本堂神父說過有一位沒有領洗的17歲男孩想當神父,我猜想應該就是他了。彌撒結束後我找他聊天:"是你想當神父嗎?"

“是啊!"

我又好奇地問他:"為什麼?"男孩很堅定地說:"因為當神父是一件很神聖的事啊!"

是什麼讓一個17歲的男孩有這種想法呢?我 想到的第一句話是"身教勝過言教"。對一個還沒有領洗的男孩來說,神父可能不會先向他說培育聖召之類的話。但他的神職生活、他的行為方式已經向男孩證明了 做一位神父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也是神聖的。由此可以看出我們根本不用擔心聖召缺少甚至沒有聖召。我們總是說社會變了,人們都熱衷物質享受,可正是因社會 混亂、物欲橫流而導致精神生活的空虛時,若我們能將神職人員的價值展現出來,活出這生命的豐盛,自然會吸引人來追尋聖召生活和道路,因為人們從骨子裡還是 追求真、善、美、聖的。不然我們一面祈求天主召叫更多的聖召、呼籲父母們捨得奉獻孩子,可是如果神職人員自己都感覺這生活沒有意義甚至萎靡不振,又怎麼會 吸引他人來過這種生活呢?德蘭修女的影子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剛剛創立仁愛會時她什麼都沒有,她和修女們面臨的困難卻是那麼的嚴峻。但當人們看到她們豐盛 的生命時,自己的人生目標便定格在那裡,就像門徒們被耶穌所吸引那樣:"主,唯你有永生的話,我們還能投奔誰呢?"
  

四、神父的一句話

良言一句可以暖三冬,惡語傷人可以寒六月;一言可以興邦,一言可以敗國。神父的一句話可以讓陷入黑暗的人充滿陽光和希望,死灰復燃,同樣可以讓剛剛複燃的生命再次變成死灰。

那天下午給教友們分享了一個主題後,一位元50多歲的阿姨到我面前說:"修士,我能和你說會兒話嗎?"

“好啊,我很樂意。"

“欠人錢不還罪能赦麼?欠人錢不還,能升天堂嗎?"

我知道她是另有所指。由於本人特別喜歡心理學,研讀了一些心理學知識,知道心理學中有一個專業詞"共情",按我的理解就是和對方站在一個角度以同樣的心情、心態來傾聽,和她共同分享她的感受,這樣可以讓她願意繼續和我分享。

訴說中我得知她已經八年時間沒有來這個教堂了,因為在教友中一位比較有地位的人曾失信于她並賴她幫忙從別人那裡借的錢。她無法接受教友還能做違背信仰的事,為了不和對方吵架,為了"表樣"而 選擇離開教堂。這次來教堂就是想回到教會,希望本堂神父做仲介看看問題怎麼能得到更好的解決,若實在不還就自己還也可以。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神父開口 就對她說:"不要只看到你兄弟眼中的大樑,看不到你眼中的木屑"。這一句話後潛伏在她心底的恨再次爆發了……(在這裡我不想表達誰對誰錯了,因為我只是聽 一家之言而已)。

在和她的溝通中我沒有告 訴她應該寬恕誰、某某不應該這樣做之類的話,只鼓勵她原諒自己,因為這是與別人和好的前提,不要在意任何人的眼光和所謂的"表樣"。最後,就在院子中央我 給了她一個擁抱,此時她放聲大哭,不在乎院子裡有多少教友。我扶著顫抖的她進堂時對她說:"領受和好聖事吧,和耶穌一起復活!"她沒有說話只是哽咽。此前 教友曾勸她辦告解,她拒絕了,認為自己沒有原諒對方即使辦了也是假的。

那一刻我在心底感謝天主,那一刻我也不在乎她是否去辦告解了,因為重要的是那團死灰復燃了。如果一句話真的這麼有力量,我祈求天主:指引你所揀選的弟兄姊妹們都能說出三冬暖的話並賜給他們一張屬神的口。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好書推荐】中國人的心靈與基督宗教
  • 【聖召故事】有人爬上了一棵樹?
  • 【藝術靈糧】梵蒂岡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