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抽屜裡厚厚的一摞火車票和汽車票,都會想起一次次的旅途。那麼多次的旅途,如果與走向天國的朝聖旅途相比,只不過是個開始罷了。這些車票勾起的是對旅途的回憶,而祈禱工具帶給我們的則是對於天主的記憶。

談起祈禱的工具,很多人想到的就是玫瑰念珠。對我來說,也不例外。想起這十幾年所用過的念珠,也有不少了。只是由於沒有對聖物的物質價值的偏愛,所以大都送人了。有兩塊錢的塑膠念珠,有幾十塊錢的銅顆粒念珠,有來自羅馬的進口念珠,以及很多人喜歡的樣式。

在沒有念珠的時候,想起掰著手指頭念經的機會並不多。如果手頭有念珠,或者脖子裡有聖牌、車上有聖像、手裡有念經的手鏈、手機上有十字架的手機鏈、電腦中有聖像的桌面,以及諸如此類的事情,對於我們回憶起祈禱,與天主打個招呼,或者更多祈禱,實在是非常有需要的。

在坐汽車時,我會掏出念珠祈禱。在一次為調解房產的法庭上,我閉上眼睛念《玫瑰經》。在輪船上,吹著涼爽的秋風,我為受洪災的家鄉懇求過。在聽到教友的孩子有病時,我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念經。在失眠的晚上,《玫瑰經》的聲音伴我入眠。在工作之餘的幾分鐘,我掏出念珠念過幾遍經。

在忙碌中,我想著天上的天主,仰頭長歎過。在心情煩躁不安時,我拿著念珠走著很多路,也跪在教堂中懇求,甚至匍匐在地哀求過。在異國他鄉,手鏈念珠在我手中撥轉過無數遍,寄託給天主的照顧。在他鄉病重時,趴在床上哀求過天主保全。在舉目無親,看不到希望時,堅持撥轉手中的念珠,感受過來自天上的希望。這一切,都成了讓我們更容易想起天主的媒介,讓我們更與他親近。

曾經有幾年,我一直將上海《光啟社》出版的袖珍四福音,放在口袋裡。不管是在做甚麼,只要是有幾分鐘閒置時間,就會隨手掏出來看兩句,然後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去默想其在現實生活中的意義。後來有了MP3,就開始掛在耳邊聽那些讚美主的歌曲,想那些歌詞的意義,體會那些音樂所傳達的資訊。再後來,有了智能手機,能夠用來讀日課,看和聽中英文《聖經》。

我們逐漸地有了更多能夠聆聽天主的媒介。雖不至於每次都能有所感動,但偶爾一次的神慰和釋然,都會讓我們更加的信靠天主。聽過幾百遍的幾個《聖經》短句,有時竟然會有難以抗拒的力量,讓整個人從低谷中躍起。

如果甚麼都沒有帶,我會去試著感受那種沒有任何外在祈禱表達的感覺,思考如何能夠從中找到能夠受到天主吸引的地方。這個思考有點費神費力,卻讓我感覺很有意思。如果能夠得到點甚麼啟迪,更是會讓我喜不自勝的與人分享。這對於突破別人抗拒信仰,讓福音滲入人們的生活,有著一定的作用。在車上,聽著人們的聊天,有時也參進去,感受到人們對於幸福生活的渴望,對於一個幸福家庭的嚮往。我們的信仰,能夠為他們做甚麼呢?有時感覺他們沒有認識天主,看起來比一些認識天主的人,生活還要快樂幸福,怎能向他們推銷福音呢?

在旅途中,祈禱的工具是各式各樣的,而其本身並不是目的,而是為我們靠近天主添磚加瓦。當我們越來越靠近天主的時候,我們對於罪人更有耐心,對於身邊的人更有愛心,對於自己更有恆心,對於天主更有信心,對於生活充滿歡心。

這個旅途,你準備好你的工具了嗎?

撰文:蒼松,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不該拿的錢
  • 【慕道空間】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 【宗教對談】天主任用的佛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