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教宗方濟各於四月廿七日,冊封真福教宗若望廿三世和真福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為聖人的消息時,在驚訝的同時,也勾起了我對於他們的記憶。這些記憶來自關於他們的電影、書籍和歌曲,並沒有實際的接觸,所以只稱得上是隔海之緣。這份緣分是天主的信仰,將我這個微笑的人,與他們聯繫起來。

對聖若望廿三世的認識,與天主教上海教區光啟社出版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文獻》和關於他召開梵二的電影,有著很重要的關係。在文獻中,作為新教友,我看到教會與人類疾苦和世界得救的密切關係,而不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教會。在電影中,我為若望廿三世背負的十字架而震撼,這十字架來自教會內外,所以顯得更加的沉重。這給當時十幾歲的我帶來的內心震撼和勇氣,是難以言說的。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依靠天主的希望,更為那些主教請求他寬恕的畫面不知所措。為了天主的教會,主教們所背負的十字架,實在是蒼天可鑑。

後來,在上神學時,看了若望廿三世的通諭和文告,讓我的信仰認識打開了一個新的視窗。一個關懷世界、體察人間疾苦的信仰,才能帶給世界救贖。在神學院的圖書館看到了一本厚厚的英文書,題目是《A Journal of A Soul》,翻閱了一下,感覺裡面的英文比較容易看得明白。這也是我看過最後的一本英文書,而且影響我後來的生活。這本書就是若望廿三世寫的一個靈魂之旅。在書中,我看到了教宗成長路上的種種喜怒哀樂,原來他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這種感受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找到了一種認同。我自己的聖召生活,不也是這樣一個靈魂之旅嗎?一個罪人悔改信從福音的旅程,希望也能夠帶給別人激勵。

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去世後,我向他做了一個月的祈禱,希望他老人家能夠從天主那裡,為我求得恩典。一個月後,什麼也沒有發生,事情就這樣擱置了。進了神學院,閱讀了太多的神學書籍,反而信仰中的困擾更加多了,找不到了信仰的主心骨。感謝現在高科技的發展,讓我能夠通過電子書看到了很多聖若望保祿二世生前寫的通諭和文告。通過這些閱讀,我尋覓到了信仰的權威所在,不再迷茫。對於那些新穎而不符合教宗訓導的學說,我不再感興趣,因為只有天主借著教宗宣講的訓導,才能夠帶領我走上正確的得救之路。

有時候聽到有人非議若望保祿二世,讓我的心中甚是不爽。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啊!教宗的那份良苦用心,誰能體會呢?從一些電影中,看到了教宗走過的很多地方,講過的很多真理的言語,以及那散發基督光輝的面貌,讓人心裡暖暖的欣慰。教宗到世界各地訪問,讓我感受到的是代表耶穌走進人們中間,降生成人的另一種體現。在一次教宗的彌撒結束時,用中文向華人教友說:「祝你們平安」。這句問候,至今在我的記憶中浮現,如同剛發生一樣。還有很多他老人家為中國教會所做的事情,讓人欽佩和感動。

兩位真福教宗的封聖,對於今日的世界和教會來說,實在是一個標記:沉重的十字架與人的得救有著必然的聯繫,只有勇敢地背起十字架,跟隨復活的主,才能給教會帶來希望,為世界彰顯救贖的意義。身為中國的教友,祈願兩位教宗在天上為中國教會多祈禱,賞賜更多聖德的牧人,帶領中國教會走向復興,走向悔改信從福音的得救之旅。期望將來能夠在天上,與兩位教宗相聚,同聲讚美主。

撰文:寧謐,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梵蒂岡電臺】四旬期是改變生活的時期
  • 【特稿】教宗方濟各:依然是個耶穌會士
  • 【電影說的是】電影《一九四二》中的教會歷史和人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