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現在任教希伯來文的教授是勞伯壎校長(神哲學院的校長。所以稱校長而不稱院長,因學院與聖神修院毗鄰,為免名稱混亂,故學院之長稱為校長)。身為一位聖經學者,勞神父學習語文花的時間很長,種類也很多。「我是在神學一年級學習希伯來文的,後來到羅馬讀書時,第一年是先修班,主要就是修讀希臘文和希伯來文,兩個語文每星期各上五小時課。到了正式的課程,也合共修了三個學期的希伯來文。」

為什麼對希伯來文這麼有興趣?
「我想老師的影響也是重要的。我在神學一年級時,希伯來文老師是傅和德神父,他教學既認真又有趣,會令人感到興趣的。同時,學習一種語文,只要你投入,慢慢就會有成果,也就會有興趣了。」

但是,如何可以令自己投入一種語文的學習呢?
「我個人的經驗是持久的努力,以及花多點時間,就可以學得較好,自然就會投入了。當我在修院唸希伯來文時,由於還未有香港仔隧道,雖然我只是由香港華仁過來,也要40分鐘的車程。我就是在車上溫習,效果也很好。」似乎交通工具是學習語文的其中一種重要工具,同學要好好把握這個竅門﹗

除了個人的持之以恆,勞神父也談到團體的重要。「如果多幾位同學一同學習,效果又會好一點的,因為一同讀書有互相激勵的好處。在羅馬時,我們好幾位同學一同溫習,大家自然不會放鬆躲懶,於是學習的成果更佳。」

與勞神父談上課教學的情況,記者很詫異勞神父的教學法。「教授希伯來文,我並不是由拼音、單詞、文法入手,而是由讀文本入手。我是1998-1999年度開始在學院教授希伯來文,一直都採用這種方法,只是最初的文本是《創世記》,由第一章第一節開始讀,隨讀隨解釋,以及學習字音。後來發現同學感到困難,就改為用一些較簡單的希伯來文句子,不過教學方法,仍然是要學生直接接觸文本,並不強調記憶單字和文法規則的。」

為什麼會採用這種教學法?
「在我學習希伯來文的過程中,我既遇過由單詞文法入手的老師,也有以文本入手的老師,而我自己的經驗,以文本入手,成效較大。因為採用文本來理解語文,特別是當學生學到一些本來就已經熟悉的聖經句子,為他們學會希伯來文的動機就更強。」

勞神父的課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主要用英語教授。「因為在文法上很多概念,比較接近英文,所以用英文來作例子較容易。例如希伯來文中有『分詞』,用英文解釋相當容易,用中文就不知道該如何解說了。」

對於學院的課程只有一個學期的希伯來文課,勞神父先說出自己期望學生在一個學期中有什麼成果:「應該可以基本看懂有關舊約釋經書的內容。因為舊約的釋經書大部分都會談到原文的一些特點,而我相信學習了一個學期的同學,可以明白這些釋經書的內容。」但是勞神父對學生仍然是很體諒的,「為成年人來說,學習一種全新的語文是不容易的,所以同學對於自己在一個學期所做到的,不應期望太高,反而應該在盡力之餘,好好享受一下閱讀原文的樂趣。」

那麼,是否期望課程中有更多時間,讓學生學習希伯來文呢?
「現在日間課的課程已經很緊湊,這個期望似乎不太實際。如果在未來,神學碩士學位課程(STL)多開一點有關聖經神學的科目,對於聖經語文的研究,反而會有所幫助。」

本文轉載自聖神修院神哲學院

  

延伸閱讀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八)藝術與創意
  • 【人籟】 法蘭西霍克,小城在山谷間迴盪輕揚旋律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