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山修士BERNARDO JOES LUIS 生於民國二十三年,原籍西班牙維多利亞市(VITORIA)。畢業於維市之奧布列羅技術學院(JESUS OBRERO)。民國四十年入耶穌會為修士。民國五十三年奉派來亞洲,先在菲律賓傳佈福音。民國五十六年,奉派來台灣,擔任內思高工實習教師。

五十八年八月升任機工科主任,長達二十年。民國七十八年八月起擔任實習主任至民國八十八年止。

白修士來台,正逢台灣經濟結構轉變,由農而工,第一階段進口替代之時期:以進口可供生產之機器,替代傳統之進口消費品。這時,工業教育扮演極其吃重之角色。學生必須與時代亦步亦趨,能用各種進口機械。

白修士認為工業化之基礎,乃在工業教育。然而台灣進步太快,社會急速改變,課程也不斷改換,是以學校預定之目標,常常受到干擾。例如實習時數之減少,且工業教育,本為專才教育,這幾年課程有轉為通才教育之傾向,在在顯示目標之搖擺。再如高職教育本為完全教育,而今升學主義掛帥,高工變成二專之跳板,使高工教育無形中受到影響。凡此瑣瑣白修士常要大費周章,予以調整配合。

白修士認為:今天工業教育之目標,與二十幾年前,已顯著不同。從前的目標是:幫助「需要的人」,學得一技之長,做的是較為基層的技術,然而現在基礎工業,已沒多少人願意做。

台灣工業進步,基層及勞力性高的工作,皆交給中國大陸、印尼、泰國等去做了。於是台灣往高級技術邁進,已是大勢所趨,而作為「高級工業」學校,更必須然而,事實上卻非如此。所謂「高級」,僅僅作為有別於「初級」、「國中」,並無何「高級」可言。甚至國中畢業生,考進內思,他們對各科之了解,完全陌生,往往因性向不合,必須經過一段時間之適應與輔導。為此,實習處責無旁貸,備極辛勞。


內思高工,一方面要培植基層之技術人才,一方面又必須向更精密、更高級之技術發展,白修士常為研發,而絞盡腦汁。首先,在機械科方面,必須引進更多先進設備,除了早期政府提供之二十多部車床,國產大新牌車床外,並從西班牙引進十二部車床,使車床、銑床共達六十幾部之多。此外,白修士為了研發新技術,並一手創辦「訓練工廠」,以畢業之校友為幹部,自製車床、模具,且承攬民間工廠技術上之疑難雜症,予以解決。

民國六十四年,內思已有油壓、氣壓之自動控制設備。在當時台灣未有此項設備之前,實際上白修士已默默進行了五年。終於,民國七十一年,設立「自動控制工科」,並首次招收女生,突破女生不能讀工之傳統。此項自動控制科,即便今天,一般工業學校能擁有此科者,亦寥寥無幾。

民國七十九年,應社會之需要,又增設「資訊科」,大量購置電腦。然電腦進步急速,汰舊率高。民國八十二年,內思曾將十餘部之電腦,轉送大陸蕪湖機械學校(本校前身),彼岸視為珍寶,感激不盡。

至此,作為現代工業教育之必備科別,大致已備,白修士乃配合各科之成就,全力研發,先後發明「內思牌車床」,以供大型之製造:「內思牌CNC鑽銑複合機」,以利數值控制之教學:「氣壓,PLC控制」,專供PLC控制之用:「電器氣壓控制」,及「氣壓、電腦控制」等新科技,此皆白修士與各科主任、師生長期共同努之成果。另以技能檢定而言,內思歷年皆以高錄取率稱雄,此足證本校實習處之堅強實力。

而今,白修士卸下實習主任多年,現在擔任產學合作中心主任,專注於研發的工作。白修士多才多藝,頗具美感,製作的石膏聖母像,栩栩如生(最近校長向他訂購一百個),金屬十字架別具一格,大家看了都讚不絕口,愛不釋手。近來研發的製作麵餅機(麵餅供彌撒用的),一次可以生產45個麵餅,並且可以自由旋轉。新加坡、泰國、台灣的芎林修會、南部的萬金天主堂的修會都有訂購機器。目前他發明的蠟燭套子,可以申請專利,短的大蠟燭只要接到套子上,就可以繼續使用。另外耶穌會神父們的電腦一有故障,白修士可以幫忙修護。過時的電腦白修士可以重新組裝,送給貧困需要的人,幫白修士服務內思長達三十六年,把一生的青春歲月奉獻給內思,對工業教育,貢獻卓著,尤其擅長發明創造,他的研發精神深深影響內思多少莘莘學子,那些傑出校友一致推崇白修士高超的技術,帶給他們的成就,他們一致反應,只要學校需要,他們都會回饋學校。身為修士,生活儉樸,不逐名利,每天仍兢兢業業,以校為家,應足為杏檀楷模。

by 林柏燕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內思高工

 

延伸閱讀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八)藝術與創意
  • 【人籟】 法蘭西霍克,小城在山谷間迴盪輕揚旋律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