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是慶祝耶穌基督在死亡前夕留給我們的至聖晚餐,祂在此晚餐中,建立了萬古常新的祭祀,也是愛的聖筵。

而逾越節三日慶典就是從聖週四晚間的主的晚餐彌撒開始,以復活主日晚禱作結束。因為主的苦難可以說從祂與宗徒們舉行最後晚餐時就開始了:晚餐後祂立刻去山園祈禱,開始飲祂的「苦爵 」。

讀經一取自舊約出谷記(十二,1~14),敘述猶太人在逾越節晚餐中吃羔羊的史實。猶太人是藉羔羊的血,擺脫了埃及人的奴役,獲得解救與自由。這史實是我們藉新羔羊耶穌的血得到救贖的預像。這篇讀經可以說是三日慶典中所有讀經的序言;便我們透過舊約的逾越節而去了解並體驗新約的逾越節-耶穌為我們所創始和完成的逾越節。 」

讀經二(格前;十一,23-26)敘述耶穌建立感恩祭、聖體聖事。這是耶穌所舉行的彌撤,彌撒的原始。此後所舉行的彌撒,都是遵照耶穌當時所視的「你們耍這樣做,來紀念我」的這道遺命。

福音所強調的是耶穌要我人相親相愛的命令,彼此洗腳,亦即彼此服務足彼此相愛的具體表現。耶穌為門徒洗腳的事貫顯示祂對人的無限愛心:祂雖身為主人、為老師,卻為弟子洗腳,是要我們師法祂的榜樣去做。這是耶穌紿門徒們,也足給我們的新命令。

今晚的彌撒中,還有濯足禮,是由十二位男性教友(代表十二門徒)至祭台前,由神父效法當年耶穌為宗徒們洗腳。

在逾越節慶日前,耶穌知道他離此世歸父的時辰已到,他既然愛了世上屬於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正吃晚餐的時候──魔鬼已使依斯加略人西滿的兒子猶達斯決意出賣耶穌──耶穌因知道父把一切已交在他手中,也知道自己是從天主來的,又要往天主那裡去,就從席間起來,脫下外衣,拿起一條手巾束在腰間,然後把水倒在盆裏,開始洗門徒的腳,用束著的手巾擦乾。及至來到西滿伯多祿跟前,伯多祿對他說:「主! 你給我腳嗎?」耶穌回答說:「我所做的,你現在還不明白,以後你會明白。」伯多祿對他說:「不,你永遠不可給我洗腳!」耶穌回答說:「我若不洗你,你就與我無分。」西滿伯多祿遂說:主! 不但我的腳,而且連手帶頭,都給我洗罷!」耶穌向他說:「沐浴過的人,已全身清潔,只需洗腳就夠了。 你們原是潔淨的,但不都是。」原來,耶穌知道誰要出賣他,為此說: 你們不都是潔淨的。及至耶穌洗完了他們的腳, 穿上外衣,又去坐下,對他們說:「你們明白我給你們所做的嗎? 你們稱我「師傅」、「主子」, 說得正對:我原來是。若我為主子,為師傅的,給你們洗腳,你們也該彼此洗腳;我給你們立了榜樣,叫你們也照我給你們所做的去做。(若十三,1-15)


在當時,只有奴隸才會為他人洗腳,耶穌貴為天主子,仍為門徒洗腳,祂這麼做,是為了幫門徒立了榜樣,猶如聖經中記載:及至耶穌洗完了他們的腳,穿上外衣,又去坐下,對他們說:「你們明白我給你們所做的嗎? 你們稱我「師傅」、「主子」, 說得正對:我原來是。若我為主子,為師傅的,給你們洗腳,你們也該彼此洗腳;我給你們立了榜樣,叫你們也照我給你們所做的去做。(若13:12~15)這也是彌撒禮儀中唯一以真人重演福音內容的一天

舉行聖祭禮儀

這幾天的彌撒和平時不一樣的地方,還有不搖鈴。三日慶典的彌撒中不搖鈴,是一相當古老的習慣,大約第七、八世紀時就已存在。第九世紀的一位禮儀學家視鈴聲的停止為謙遜的記號,使人想到、也效法耶穌的自謙自卑,受辱受苦,不發一言。但也有學者以為,此時期不用鈴,而改用木製拍板,原是古代禮儀中尚未採用鈴時所用的器具。打鐘、搖鈴也是一種喜慶的表示,因此三日慶典中停止鐘聲、鈴聲,可說是教會哀慟的表現。這同一時期,通常在禮儀中也不用風琴,其理由大約也與不打鐘、搖鈴相同。

遷供聖體

由於聖週五不舉行彌撒只有聖道禮與領聖體禮,因此聖週四彌撒中也準備為聖週五所用的聖體。在唸完「領聖體後經」以後,主禮站在祭台前添香,然後跪下向聖體三次上香,上香後,披上肩衣,用衣邊蓋上聖盒,雙手捧起,隆重地將聖體恭迎到一特設的祭台或聖堂內的一小聖堂中,在此供奉,讓信友來朝拜。但到半夜後,不可舉行隆重的朝拜禮。

遷供聖體的儀式在最初非常簡單,因為只是為供聖週五領聖體而保存。約十一世紀時,才開始有隆重的遷供儀式。此供奉聖體的地方在中世紀時又稱為「聖墓」,在聖週四彌撤後 就開始特別追念耶穌的苦難。但新禮所強調的是讓信友特別追念耶穌建立聖體聖事,因此敦勸信友要以相當的時間來朝拜聖體,至少要到半夜。

撤去祭台上的裝飾用具等,原來亦沒有任何儀式,因為聖週四彌撒後三日慶典中,直到復活前夕彌撒,不舉行彌撒,內此(依古代習慣)祭台上不用台布等裝飾。只簡單撤去所有祭台上的一切,亦無任何應唸的經文。(以上文字資料節錄自天主教資訊小站)

本文轉載自隱身巷弄的天堂

 

延伸閱讀 

  • 【活動】劉照民神父百歲慶生
  • 【好書推薦】慧心.一笑
  • 【會士剪影】這就是愛台灣.華思儉神父奉獻半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