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及教廷萬民福音部秘書長韓大輝總主教分別撰文,悼念三月十六日安息主懷的上海教區范忠良主教。

陳樞機在范主教去世翌日,在其博客《平安抵岸全靠祂》撰文悼念,稱范主教為「忠誠的主僕,良善的牧人」,並表示主教已走完了他的苦路,平安返回天父之家,「我們會懷念他,記得他的榜樣。願他從天上繼續照顧他的羊群」。

他又寄語上海教區的兄弟姊妹一句他常用的座右銘「汹湧波濤莫驚怕,平安到岸全靠祂」作結。

陳樞機坦言跟范主教不熟。他對天亞社說,他八零年代後期開始在上海教區佘山修院教書時,「政府說明只能接觸慈幼會士,不能跟地下教會接觸」。

他解釋,范主教長期被監視,「若我去探望他,當局一定會知道,這樣他們不會讓我繼續在佘山教書」,所以未能接觸他。

他又說,人的離去是「遲早的事,我想大家已有心理準備」,但他表示「難以估計」上海教區之後的情況,不過他直言「不能太樂觀,要不就會失望」。

韓大輝總主教也在《亞洲新聞》撰文悼念范主教,稱得悉消息時「心裡立即充滿了悲痛之情。但後來緬懷他時,我又倍感安慰」。

他指出,范主教長期飽受迫害,鑑於國內政局和政策,外出自由一直受到限制,但他內心不受任何人束縛;「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是主教一生的寫照。

韓總主教讚揚這位耶穌會士在年輕時就忠於基督和教會,也從未減少過對祖國和祖國人民的愛。「范主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善牧,直至為了羊群而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他認為,范主教的性格是在龔品梅樞機身邊塑造的,可以從他們倆人身上看到許多共同點:「在仁愛和團結互助面前當仁不讓」。他指出,主教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寬宏大量。「儘管屬於非官方教會,但他從未對官方教友抱有偏見或者措辭強硬。他的剛正不阿中又不失溫和與仁慈。他與金魯賢主教修和便足以佐證這一點,儘管歷史上他們所走的道路十分不同。」

韓總主教說,雖然金主教和范主教已先後去世,「但上主並沒有讓上海教區失去領路人,表面上似乎空空蕩蕩,但馬達欽主教保障了教會的延續性」。

他堅信:「政府如果讓馬主教主持范忠良主教葬禮就好了。這將是尊重宗教自由、尊重德高望重的范主教的舉動。不僅如此,馬主教主持不僅確保了莊嚴隆重的葬禮,還將揭示基督徒之間的手足友愛之情。還會造福這座城市、使這座城市和諧。」

上海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主教在三周前已預示自己的離去,對一位年長教友說:「我要走了,你們要服從副主教,聽他的話。你們要始終不斷的傳教。」

他說,在主教安息的一周前,他右手右腳出現活動不便現象,但仍每天起來舉行彌撒,只是無法舉手降福。直至三月十五、十六日由於發熱,主教無法起床,但他仍靠在床上共祭,十六日下午,出現呼吸困難,最後平靜地停止了呼吸。由於當局在主教的住所安裝了監視器,主教剛逝世不久,政府人員就上門來了。

在十七、十八日兩天,到殯儀館弔唁范主教的人很多,合共舉行了十二台追思彌撒。由於人數眾多,面餅不夠,只得分餅來解決,甚至有些教友領不到聖體,祇有接受神父按手祝福。

消息人士續說,在追思禮瞻仰遺容時,許多中老年教友泣不成聲,喊著:「主教啊主教,你離開了我們,不要遺忘你的羊群!在天主聖父前為我們為上海教區祈禱!」

他指出,十八日的追思彌撒,有好幾位上海教區「公開」團體的神父參與,地下、地上神父私下共祭是經常發生的,但一起在公開場合共祭,「我是第一次看到」。

他表示,由於范主教不獲政府承認,所以火化後骨灰不會安放在徐家匯主教座堂,地下團體已為主教在靠近佘山的天馬山公墓準備了墳地,把骨灰暫時安葬在那裡。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不該拿的錢
  • 【慕道空間】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 【宗教對談】天主任用的佛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