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忠良主教側寫

出生;1918年1月13日松江華亭縣
領洗;1932年5月11日聖名若瑟
進會;1938年8月30日進耶穌會
晉鐸;1951年5月31日上海徐家匯
晉牧;1985年2月27日甘肅天水
蒙召;2014年3月16日17時58分

中國天主教「地下」教會團體的「中國大陸主教團」團長兼上海教區正權主教范忠良(聖名:若瑟)於昨天(三月十六日)蒙主寵召,享年九十六歲。

上海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范主教遺體「本來要放家裡的」,但政府「昨天答應,今明兩天可在殯儀館大廳公開弔唁,隨時瞻仰遺容,神父隨到隨做彌撒,所以教區同意把主教遺體運往殯儀館。條件今天都實現了」。

但他指出,主教的小帽子在遺體運往殯儀館前已經給戴上,但到靈堂後被政府官員拿走了,用意是不承認其主教身分。於是教區長與官員理論,「我們高帽甚麼的已經不戴了,你們竟然連個小帽子都不讓戴,那我們就不做彌撒」,官員怕教友把事情鬧大,最終讓步。

范主教於一九一八年出生於江蘇省梅隴鎮,即今上海市徐匯區長橋新村,十四歲領洗入教。他於三八年加入了耶穌會,五一年晉鐸。獲當時的上海教區龔品梅主教先後任命為備修院和大修院理院。

范主教的人生被教友形容為「多災多難」。五五年九月八日,中共政府對上海教區採取鎮壓行動。在這次被稱為「九八教難」的事件中,龔主教和范忠良神父、金魯賢神父在內的一大批神父被冠以反革命罪名被捕入獄。范神父於五八年被判處二十年徒刑,在青海省墳場從事搬運屍體的工作。

刑滿後,由於回滬政策沒有落實,他被迫留在青海勞改農場就業,擔任幹部子弟學校高中部教師,教授英語課和化學課。

由於龔主教仍在獄中,范神父於一九八五年二月廿七日接受秘密祝聖為上海教區助理主教。八八年,龔主教獲釋後居於美國,直至二零零零年逝世,由范主教自動繼承成為教區正權主教,以及蘇州教區、南京總教區署理主教。

此外,范主教也是地下教會團體的主教團團長。不過,由於他不獲中國政府承認,常年受到監視,被軟禁家裡,沒有活動自由。

一位地下主教讚揚范主教是「我們中國教會牧者的楷模,信眾的榜樣。特別是教會困難時期仍然堅定不移的保持信仰的完整,並成為教會在非常時期的中流砥柱,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

有教友說,范主教名叫「忠良」,這是他「一生品行的寫照」,期望「主教的本名主保大聖若瑟今日偕同天上諸聖一起,在若瑟月的主保瞻禮前喜迎這位忠信的僕人回歸父家」。

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林瑞琪對天亞社說,雖然地下主教團近年事實上都是由秘書處運作,但范主教的離世將促使主教們有需要一起開會商量改選的問題。對於此舉會否引發當局對教會新一輪打壓,林氏說,政府「應理性看待教會,它是和平的團體,對社會沒有損害」。

然而,前述的地下主教對天亞社表示:「這不是擔心的事了,都已經被當局控制,幾年來不讓他離開教區。」

至於上海教區,林瑞琪指出,即使「公開」教會團體的年輕神父,在晉鐸前也會往見范主教,請求他的祝福。這對上海教會而言,他們「失去了一位堅忍不拔的領袖」,同時「彰顯到馬達欽輔理主教盡早得到自由的迫切性」。

他說,馬主教雖然是輔理主教,沒有自動繼承權,但按教會法典,教宗有充分自由去任命一位主教。

馬主教因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的晉鐸典禮上,宣稱辭去政府認可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的職務而被軟禁。事件後,教區在當局的壓力下,暫停了其神父牧職兩年,意味他在這段時間不能公開露面,但教區從沒發出正式書面公告。

教友現在都疑惑,當四個月後停職令屆滿,官方會如何解決馬主教的問題。

有境外教會人士對天亞社說,假若官方能允許馬主教主持范主教的葬禮,將有益於公開及地下團體的合一,對雙邊關係有利,對解決馬主教的問題也是一個好徵兆。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