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是最古老的一種宗教行為,大多數宗教都有朝聖的習慣。朝聖者一詞源自拉丁文"peregrines",意為"外國人"、"旅行者",即是到外地(聖地)旅行的人。事實上,朝聖不僅是個宗教行為,還是個十分人性的行為,是人出發去尋根的表達。今天人們去參觀歷史遺址或名人故居的作法,就是類似于朝聖的行為。

基督徒所尋的根,是"萬有真源",其尋根的歷史極其久遠,可以追溯到舊約時代。以前的朝聖者大多是單個徒步出行,或為規正目的,或為淨化身心,或為悔改補贖。團體朝聖只是從現代才開始;"朝聖旅遊"這種雙重行為,亦是現代的產物,並已蔚然成風,似乎有逐漸取代單純朝聖之勢。但這種雙重行為是不倫不類的,是信仰被俗化的一種表現。

五月是聖母月,也是朝聖的高峰期。為能夠做好朝聖的準備,做到真正的朝聖,並得到朝聖的恩寵,我們需要認真地對朝聖的歷史、意義和條件進行下反思。

一、朝聖的歷史

基督徒的朝聖是舊約時代之朝聖的延續。在舊約裡,我們會發現許多聖地,這些地方都與救恩史有關,它們見證了以色列人尋找天主的經歷。事實上,自從人離開伊甸園的那一刻起,人就成了尋找天主的朝聖者。在以色列歷史中,最典型的,也是最早的朝聖者,是亞巴郎。"離開你的故鄉、你的家族和父家,往我指給你的地方去。"(創12:1)朝聖最重要的意義就涵蓋在這句話中,我們在後面還會仔細談到。亞巴郎所到達的地方是客納罕的舍根。天主在那裡顯現給他,亞巴郎為此在那裡築了祭台。天主顯現過,並由接受顯現者修築過祭台的地方,從此就成為以色列人和基督徒所認為的聖地。由此我們可想到聖母或耶穌在許多顯現中都要求建築教堂的原因。舍根是聖祖時代最重要的聖地之一。另一個聖地是貝特耳–意為"天主之家"(創28:19),即是天主在夢中顯現給雅各伯的地方,後來天主也要求他在那裡修築了一座祭台(創35:1)。

在以民出離埃及之後,西乃山成了天主的聖山。當達味把約櫃移到耶路撒冷和撒羅滿在那裡建築聖殿后,耶路撒冷便成了以色列民族的宗教中心和最重要的聖地。充軍回來的以民甚至使耶路撒冷成為唯一的聖地。全體男子要一年三次前往以慶祝三個大節日(出23:14-17;34:18-23)。不過,以色列人的朝聖慢慢地流於形式,以致遭到先知們的譴責。比如耶肋米亞先知就曾說:"你們凡由這些門進來,朝拜上主的猶大人,請聽上主的話……改善你們的生活和行為,我就讓你們住在這地方;不要信賴虛偽的話說:這是上主的聖殿,上主的聖殿,上主的聖殿!怎麼?你們竟偷盜,兇殺,通姦,發虛誓,向巴耳獻香,跟隨素不相識的外方神祗,然後來到這座歸我名下的殿裡,立在我面前說:‘我們有了保障!’好再去行這一切可惡的事?難道這座歸我名下的殿宇,在你們眼中竟成了賊窩了嗎?"(耶7:2-11)

先知們的宣講為以色列的朝聖注入了深刻的靈性因素。耶穌也特別注重這個層面,儘管他也遵守猶太的習慣,一年三次上耶路撒冷去(參路2:41;若2:13;7:14;12:12)。他強調要"以心神,以真理來朝拜父"(若4:23)。更重要的是,他預言了聖殿的毀滅(穀13:2),因為作為天人之間唯一的中保,作為大司祭和為罪人犧牲的羔羊,他的身體從此就是新的聖殿(若2:19-21;希13:14;默21:22)。門徒們雖然在耶穌升天後依然去耶路撒冷過節(宗20:16),卻已不再像從前那樣把耶路撒冷當作朝拜天主的地方,因為他們明白耶穌的話。而初期教會之所以還保持著朝聖的習俗,是因為信友們想效法耶穌那樣不停地出離自我而朝向父的榜樣。

特屬於基督教會的朝聖,是在君士坦丁大帝於四世紀給予基督宗教自由之後才興起的。一方面,信友們可以自由地從事宗教活動;另一方面,君士坦丁的母親聖海倫納去聖地朝聖並找到耶穌的十字架的行為,在很大程度上了帶動了信友去耶路撒冷的朝聖。事實上,早在君士坦丁之前,信友們還有到殉道者墓地秘密朝聖的習慣。羅馬無疑是殉道者最多的地方,再加上伯多祿與保祿的墳墓,以及羅馬的中心地位,使得羅馬成為和耶路撒冷並列的兩大初期教會朝聖地之一。到九世紀時,因著聖雅各伯宗徒的聖髑在西班牙的發現,聖雅各.德.孔波斯特拉(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成為另一大朝聖地。該朝聖地的特別之處在於幾條指定好的路線及路途中設立的專門接待朝聖者的接待處,是為"雅各之路"。近代教會內的朝聖地多以瑪利亞和耶穌顯現的地方為主,最出名的有法國的露德和葡萄牙的法蒂瑪。此外還有聖人們呆過的地方,如聖女小德蘭的隱修院所在地裡修,聖五傷方濟各生活過的亞西西等,也是吸引朝聖者的地方。

初期與中世紀教會內的朝聖者多是為行補贖或者歸依而進行朝聖的,他們一般都是徒步,以祈禱、苦行和求施來朝聖,比較典型的有自稱為"朝聖者"的聖依納爵•羅耀拉,耶穌會創始人。近代以後的朝聖者,則有很多是以獲得奇跡或治癒恩寵為目的,尤其在聖母顯現的地方是如此,有些人甚至把朝聖當成了純粹的旅遊。普遍來講,今日教會內的朝聖地和朝聖者儘管越來越多,但朝聖者朝聖的目的卻越來越淡化,其朝聖的行為也越來越不虔誠。為此,我們需要重新反思下朝聖的意義。

二、朝聖的意義

我們在前面已提到,其實自從人從伊甸園出來,離開天主後,便開始了他的朝聖之旅,或者說歸根之旅。但在天主親自給人指出方向前,人只能自己在迷茫中去摸索,直到天主對亞巴郎說"到我指給你的地方去"時,人才明確了其歸根的方向。天主給亞巴郎的指示是救恩史中決定性的一刻,因為從此天主通過揀選亞巴郎的後裔–以色列民族,通過引導他們,向全人類指出其應該循依的朝聖之路。整個以色列民族的歷史就是一個朝聖的縮影:亞巴郎離開自己的故鄉到達了客納罕;雅各伯的子孫們離開埃及,經過曠野,到達福地;以色列人被充軍到巴比倫,後又回到祖國。但他們真正的"祖國"是耶穌基督本人。為此基督不再指給人們一個要朝向的遠方,而只是要人們"跟隨他",跟隨他到天父的家(若14:2),到天國,到"新耶路撒冷",即那"天主與人同在的帳幕"(默21:3)。
如此說來,我們的人生就是朝聖之旅,正所謂人生如過客。致希伯來人書的作者在列舉了聖祖們的信德事蹟後,說他們都意識到自己"在世上只是外方人和旅客",都在"尋求一個家鄉",而他們所渴念的家鄉,是"天上的家鄉"(希11:13-16)。梵二大公會議也把教會看作旅途中的教會:"教會是‘在世界的迫害與天主的安慰之中,繼續著自己的旅程’……猶如在曠野中旅行(朝聖)的以色列民族已經被稱為天主的教會,同樣,在現世的旅途中,追求未來永存城邑的新以色列也被稱為基督的教會。"(《教會》,第8-9號)

總之,跟隨基督,回歸父家,走向天鄉,是基督徒朝聖的原型;而我們平常到各個聖地的朝聖行為,應該是上述人生之朝聖的象徵,其象徵性主要表現在朝聖的兩個因素上,即離開和到達。離開意味著離開那遠離天主的地方,離開那些俘虜自己的俗事俗物,離開種種壞習慣,離開罪惡,離開舊我。到達意味著達至天主指給的地方,達至屬靈的事物,達至心靈的自由,達至成全,達至新我。從舊我到新我,從離開使自己成為奴隸的世俗到達至使自己獲得自由的天主,這個過程是艱辛的,因為這是個悔改和歸依的過程。從教父時代起,教會就建議罪人們通過朝聖來補贖和悔改,而這種朝聖通常是單個人徒步甚至赤足遠行,在整個朝聖過程中靠沿途乞討來度日,並要做許多刻苦和祈禱,為的就是能借此完全擺脫世俗和誘惑的羈絆,徹底淨化身,全心歸依和信靠天主,以新的面孔出現在聖者面前。說白了,朝聖之路就是歸依之路,儘管不必要以嚴格的苦行來完成,卻要以適當的身心的準備來完成。

我們說朝聖是走向聖者,但我們又說聖者天主無處不在。既然如此,又何必要遠足?我們曾講過,朝聖是個象徵性行為,是對歸依之決定的具體表現。而作為一種表現,它是必須的。也許正是因為看到人對表現的需要,天主(耶穌、聖母)才會在特定的地點和時間裡顯現吧。顯現其實是道成肉身之奧跡的延續,為是的告訴人,天主切實地臨在人間,並有話要對人說。這就是為什麼每個顯現,不管是耶穌的還是聖母的,都具有時代特徵,並且都包含著確定的訊息。沒錯,聖者無處不在,但我們需要離開舊我和接近聖者的行為來表達我們的歸依。而各個聖地就是天主特別臨在的代表。同樣,我們去參觀聖人的故居或瞻仰聖人的聖髑,也是因為他們和天主有過深切的交往,因為他們傳達過美好的福音訊息,因為他們是我們的信仰典範,因為重溫他們的生活可以激發我們的信仰熱情,可以引導我們更真實地歸依,更堅定地跟隨基督。

三、朝聖的條件

朝聖的條件當然決定于朝聖的意義。因此,我們可從朝聖的兩個因素來看朝聖者應具備的條件。首先是出離。我們說出離意味著離開遠離天主的地方。什麼是遠離天主的地方呢?不就是那些糾纏我們身心,讓我們變得世俗化的人、地、事物嗎?所以,在出行時我們應該清心寡欲。可如何能做到清心寡欲呢?在今天要做到清心是非常困難的,因為現在的通訊太發達,人心太煩躁,世界太喧鬧。其實,我們應該出離的,也包括所有這一切。所以,朝聖的出離與避靜的循入曠野是類似的,就是說我們在朝聖過程中應該通過閱讀聖經、聖書和祈禱、反省來靜下心,好去正視自己的人生,發現應該改進的地方。如果我們在朝聖過程中不停地聽音樂,打電話,玩電腦,拍照錄影,那麼我們實際上根本沒有"出離",因而就談不上朝聖。

其次是到達。我們要到達的是天主臨在的地方,要接近的是聖者,為的是與他相遇,聆聽他,發現他對我們的旨意,求得我們需要的恩寵。可是,如何獲得這一切呢?通過我們所達到的聖地,或者所接觸的聖物,或者所敬禮的聖髑來獲得,因為它們就是我們接近天主,求得恩寵的媒介。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迷信化聖地、聖物和聖髑,仿佛它們本身具有什麼奇能似的。事實上,我們走近的,是我們要向之歸依的聖者,而不是聖地;我們接觸的,是我們要藉以啟動信德的標記,而不是聖物;我們敬禮的,是我們要向之學習的聖人,而不是聖髑。

最後,我們當然也不能忘記返回。雖然走近聖者是朝聖的目的,但這不意味著我們要永遠停留在聖地。接近聖者,就是為被他聖化,為能夠以超性的眼光來重新看待世界,以福音的要求來生活在世上。出離不意味著逃離,到達也不意味著停止。恰恰相反,我們出離世俗,是為了更正確地入世;我們到達聖地,是為在返回後聖化世界。

四、結語

是的,朝聖,不單單是自我歸依的旅程,也是歸化世界的旅程。基督徒是活在世界,卻不屬於世界的人。但在生活中,我們往往會忘記信徒的身份,而混同於俗人,陷入俗世。所以,我們需要不斷地走出俗世,離開俗人,好去重新發現我們生命的源頭和終向,並在此源頭裡重塑自我,在此終向裡重整生活。朝聖就是對這種出離與回歸的實際表達。因此,朝聖與旅遊這種純粹的俗事兒是根本不可能混合在一起的。真正的朝聖者應該像梅瑟那樣,在接近了聖者,被聖者聖化之後,能夠帶著被聖化的光芒返回,使看到他的人,能看到天主的光榮。其實,朝聖者不是別的,只是重新把自己福音的燈點亮的人,因而也是重新用福音的精神來照亮別人的人。歸依者,必是歸化他人者。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八)藝術與創意
  • 【人籟】 法蘭西霍克,小城在山谷間迴盪輕揚旋律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