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嚴任吉神父

「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創世紀1:27)。《聖經》啟示的話,在電影《阿信》中的女主角身上看到了。真福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也曾說過:「人是天主的肖像;人也是道路,指引我們走向基督。」在電影《阿信》的故事中,不難體會出,天主按祂肖像,創造出來的人,是多麼的美麗!雖然在極端困苦的生活中,仍能堅強的活著,並且生活的那麼有意義、有尊嚴!《阿信》傳達了傳統、勵志的價值訊息。

阿信的家境非常窮困,父親必須把她送給富有人家幫傭,以換取全家生活足夠一年的糧食。她學習服事他人,辛勤勞苦的工作;但她堅毅不拔,不畏困苦、天生一股求上進的精神,在她身上自然的呈現,散發出人性的尊嚴,生命的光輝,力量。《阿信》這感人肺腑的故事,看似情節設計單純,然而一個個的事件,一層層更嚴重,更深一層的衝突,順著自然變化的季節鋪陳出來,故事張力及效果,很容易引起現場觀眾生命的共鳴,使人深受感動,賺人熱淚,更帶給觀眾對自我寶貴生命的疼惜,以及對眾人的生命擁有希望、信心、溫馨、幸福的感覺。

《阿信》是1907年代,發生在一位7歲小女孩阿信身上的故事;她小小的年紀就能領悟到家境困苦,必須做出自我交付生命的抉擇。父親在吃飯時,提出將她賣出作幫傭的決定,起初母親、祖母都反對,直到她自己表達意願,心甘情願的交出自我,順從父親的意思,去替人幫傭,分擔家計。整部電影從頭到尾都表達了阿信剛毅不屈、正直、誠實,自有主見,勤勞工作,積極進取的個性。在她幫傭的工作上,更看到普世人類工作的價值及意義。正如《聖經》啟示:人類的工作,是參與了天主的創造工程,這一點,在阿信的身上獲得很好的見證。

如同電影中的大哥哥註解她的名字──阿信,稱讚阿信的爸爸,給她取了一個很好的名字,因為這「信」,是「相信」、「信任」、「信實」、「信賴」、「信念」的信,勉勵她一定要好好的生活。《阿信》的劇中角色們,也教我們工作要勤奮、主動,任勞任怨,事事做到完美。做人處事,與人來往,最看重的就是誠實、信用、真摯,這些看似古老的價值,在今日急功近利的社會,往往受到很大的挑戰,好像根本不被看重,甚至已不存在,但在觀影過程中,這些價值體系,仍深深打動觀眾的心。

電影中對戰爭,男女平權,到底是父權、或母親(母系)作主的社會傳統觀念,也有討論、探討的空間。阿信逃亡時巧遇的大哥哥,成了她生命的啟蒙大師。他與阿信的生命際遇相類似,真是苦命相連的生命共同體。但他們都受到社會制約,不正確的觀念、不真實的訊息、傳言等傷害,人能排除社會不正確的觀念,建立正確價值觀,明達事理,是求知識、讀書、教育工作多麼重要的事!電影除了阿信,小童星的演技精湛以外,其中有一位非常知書達禮,祖母級的大戶家長,她的角色塑造、刻畫的非常成功。她是如此的瞭解自己兒子的能耐與優缺點,深知兒子是沒有能力繼承家業的情況。她也很認識那位不服輸、個性好強的孫女。她的一席話,更說出了傳統女性在家庭、社會中的角色。她說:「女人都一樣,一輩子都是在為別人而生活。為家、為丈夫、為兒女,幾乎忘記自己是誰,總在為他人在生活。」這位祖母級的大家長,看到阿信懷疑母親的一幕;知道阿信心中懷疑媽媽可能因窮苦而賣身,背叛了丈夫及家人,她勸阿信要相信自己的媽媽,相信媽媽一定是為了這個家,在做有意義的事。大家長又教阿信要支持並愛護自己的母親,那幾場與阿信的對手戲,她仔細的聆聽,瞭解、包容犯錯、內疚者的心、態度,呈現出一種睿智與成熟,大人作大事的風範,表達對女性至高的尊重,影像傳遞的意義與內涵都十分感人。

電影在鏡頭上,善用手提攝影機,動感的拍攝,製造臨場的感覺,產生緊張、壓力的效果。最後一場,阿信獲知祖母要過世,必需回家見祖母最後的一面,整場的畫面,演員都在白天、陽光之下的情景。影像的表達,雖有死亡的威脅、恐懼、害怕,但大家仍在光明中忙碌,這樣的處理,感受到導演是特別用心,他以鏡頭說明,人雖逃不過死亡威脅,但死亡只是生命的一面,導演用光明、希望來處理生命末刻,確實很美。

《阿信》的電視連續劇流傳了30年,但在電影的大螢幕上是首次的呈現。電視節目曾創下百分之62.9的高收視率,希望在金錢、物質、消費為主的大環境,這部電影也因著人性價值觀的可貴再創高票房,鼓勵更多人及非營利團體能去觀賞,深體生活的價值,省思生命的真義。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

 

延伸閱讀 

  • 【青春部落誌】孟安的小太陽.在泰北認養兒童
  • 【活動報導】羅東聖母醫院陳永興院長 榮獲醫療奉獻獎
  • 【好書推荐】教宗方濟各、教宗本篤十六世希望你知的十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