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載有梵蒂岡警衛曾看見教宗方濟各曾在夜裡,以一般神父的裝束,在夜裡,悄悄從梵蒂岡出城,去探訪無家可歸的遊民。在梵蒂岡主管濟貧工作的克拉約斯基(Konrad Krajewski)總主教,接受媒體訪問,表示教宗方濟曾說過:「賣掉你的書桌,你不需要它,你需要走出梵蒂岡,不要等人們來叩門,你需走出去照顧窮人。」

聖父方濟各並不是成為伯多祿的繼承人之後才做這樣的善行,他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擔任總主教時,夜晚外出探訪,買食物給無家可歸者,與他們一起進食和談天,以分擔窮人所受的苦難,讓他們知道自己被愛。是的,「不要等人們來叩門,你需走出去照顧窮人。」多麼簡單而充滿行動力的一句話!福音也曾記載有位富有的年輕人,從小謹守各種誡律,問耶穌說:「善師,我要做什麼,才能承受永生?」耶穌聽後,便向他說:「你還缺少一樣:把你一切所有的都變賣了,施捨給窮人,你必有寶藏在天上,然後來跟隨我!」那人聽了這話,異常悲傷,因為他是個很富有的人。(谷10:17-22)主耶穌給猶大人、特別是經師們帶來的挑戰與革命之一,就是打破以所謂信仰、教條、儀式、法律種種理由的保護殼,把躲在後面那顆快要被自私與冷漠所窒息、冷凍、沒有血色的心拉出來,讓它能感受到窮困、生病、殘缺的兄弟姊妹們的需要,如同病人在心跳停止時醫師要用電擊器急救或開刀房中直接用手做心臟按摩一樣,看看能不能讓它再跳動起來。

台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的有近百萬人,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民眾超過100萬人,還有數十萬個新移民家庭,高風險家庭與獨居老人處處可見。也就是每 10-20人,就有一個人是弱勢需要被關注的人,他們也是天主的子女。也許他們就在我們居住的周圍,也可能就在教堂的一牆之隔,也許就是那位與我們領同一聖體的阿嬤……。我們每天在住家社區進進出出,每周去聖堂參加彌撒,每年興高采烈地慶祝各種大節慶的時候,有想過此時此刻,就在不遠處的小明、小玉、陳媽媽、李伯伯……也需要有人關心一下?各堂區最近一次與在地的村里長見面是多久之前了?每一堂區附近的弱勢家庭有哪些?沒錯,貧窮,
弱勢,獨居老人……是社會結構問題,是許多因素造成,我們沒有辦法完全解決……。但耶穌基督並沒有要我們以社會學家或政治家的專業角度去分析研究這些社會問題如何解決。祂只希望,我們像教宗方濟各或許多小人物,無論有沒有信仰,都可以做到的那樣──簡單的陪伴,「與他們一起進食和談天,以分擔窮人所受的苦難,讓他們知道自己被愛。」是的,讓他們知道自己被愛,不要放棄希望,知道天主正憐視著我們。這需要很大筆經費,或很複雜的計畫嗎?當我們這樣想的時候,又在心的外面,加上厚厚一層防護殼了,難怪,我們無法常常喜樂。

教宗以身作則,打開了梵蒂岡的大門,「不要等人們來叩門,你需走出去照顧窮人」。希望台灣各堂區能主動擁抱社區,教友走出去關心弱勢,教堂成為溫暖弱勢者的小站,能夠初一、十五常態性的行動。需要等嗎?今天就可以馬上做!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

 

延伸閱讀 

  • 【人籟】影評:青春折射慾望,成了美──《印象雷諾瓦》
  • 【信仰與生活】第一次「驅魔」的反省
  • 【爵式寶典】依納爵靈修與老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