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4943922-1232745212_l文/房志榮神父

聖 奧斯定在他悔改之初,開始體驗到天主的超越和崇高,而用三句驚嘆語說出。他是用拉丁文寫《懺悔錄》的,而拉丁文的名詞與形容詞的互換與互相串連,是其他語言難以仿效的。中文能譯出大意,把真理、愛情、永恆,天主性體的三大特徵,用名詞和形容詞連結說明,勉力表達,最後還得靠讀者自己心領神會。

Oh aeterna Veritas!

啊,永恆的真!

Oh vera Caritas!

啊,真實的愛!

Oh cara Aeternitas!

啊,可愛的永恆!

天主就是永恆的真,永恆的愛。祂是我們的歸宿。

回歸父家以前,我們在世的生活又是怎樣的呢?最有代表性的一個體驗,就是今世生活的暫時性。這在民間文化,也有很好的成語,遣詞用字可與奧斯定的拉丁文敘述媲美:「浮生如夢,為歡幾何?」和「南柯一夢,大覺大悟!」第一句話把生命說成「浮生」,蘊含了真誠踏實的哲理。多少人生活的浮泛淺薄,無根無蒂,花天酒地,或如痴如夢,活一天,算一天!夜闌人靜時,卻聽到良心的一句警告:「浮生如夢,為歡幾何?」能聽到這聲音,已算不錯了。但只有在宗教信仰裡才有最後的答案,正如聖奧斯定說過的。

另一句「南柯一夢」,是一個歷史故事:淳于棼做夢到了大槐安國做南柯太守,享盡榮華富貴,醒來才知道是一場大夢,原來大安國就是住宅南邊大槐樹下的蟻窩。後來用「南柯一夢」泛指一場夢,或比喻一場空喜歡。(《現代漢語詞典》修訂版,商務印書館香港館1988)醒過來才大覺大悟,表示在夢中並不覺悟。基督信仰的末世論喚醒夢中人:「人生如夢,為歡幾何?」警告的內涵是萬民四末:死亡,審判,天堂,地獄。這道理與佛教雷同。但天主教神學有另一個末世論,不必等到末世,或個人的死期,而是每天活出的信理:耶穌的復活和聖體聖事。

《宗徒信經》的最後兩條信理是:「我信肉身的復活,我信永恆的生命。」肉身復活的根據和理由是耶穌的復活,這個信理,保祿在《格林多前書》第15章寫得十分精彩,極具說服力。格前十五有58節,雖是長篇大論,但字字珠玉,句句瑰寶,耐心把這58節讀完,可體驗到肉身的復活是可以觸摸到的事實。在末世來臨和個人死亡前,另一個末世的事實是,聖體聖事大奧蹟──《若望福音》第6章是耶穌親口給予的椎心泣血的詮釋:「誰嚼我的肉,喝我的血,就活著永恆的生命,我在末日要使他復活。」(若6:54)若六比格前十五更長,共有71節。這些敘述和言論提供天地人,本性、超性,今世永生等許多獨幕劇,精彩絕倫。最好是根據澳門樂仁出版的《偕主讀經四福音》,把這些天主聖言讀一遍,體驗耶穌和末世。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