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發昌

朝聖是朝向成聖的路上邁進,也就是靈修生活,靈修?告訴大家一件大喜訊,「欣賞萬物之美」也是一種靈修(阿排主教部落格),那為什麼一定要到別的聖堂去朝聖?聖保祿宗徒說:「聖神只有一個,但每個人所得到的神恩都不相同。」那不同聖堂的神恩當然也不一樣囉!我們參加朝聖之旅,一方面參拜「父的家」,一方面欣賞萬物之美,真是完美結合!

幾年來,在朝聖旅途中,發現很多感人的故事:南投縣竹山後埔仔天主堂是蓋在田中間,唯一的一條小路進出,聖堂旁有幾家農舍,我們車剛停好,就來了一位老太太,我們說明來意,老太太馬上為我們開堂門,堂內陳設非常整齊,乾淨。原來老太太就是聖堂的守護者。我們在萬大發電廠附近尋找萬大天主堂,車子在那裡繞圈子,但都沒發現半個人影,太陽已西傾,決定再找不著就下山,以免在山中夜遊,當我們準備回程時,一位年輕騎士出現。我們詢問他天主堂離這裡遠不遠?「不遠」自稱小游的年輕騎士,來自台北的教友,在電力公司服務,自願為我們帶路,感謝上主奇妙的安排,感謝小游熱情的付出。

在山上,上主自會照料,原住民部落神父兼管幾座聖堂是常態,當我們還沒有到另一座聖堂,神父已電話通知那裡的弟兄為我們開門,更有的神父親自帶我們跑,對這些熱情的神父和弟兄,我們無以為報,只能祈求上主天主賜福他們。主日,當神父不能來時,全村教友都集中在聖堂,由會長主持禮儀,傳教老師講道,送聖體時,孩子們接受主禮者的祝福後,到輔祭那裡領餅乾。聖誕教友為數不少,「主日聖堂」也常見;這幾年朝聖發現,大都會地區主日彌撒前開門,彌撒後關門的聖堂還真不少,平時想「進來看看」的機會都沒有。從平原到高山,從小村到大城,有很多不像教堂的教堂,天主曾對聖方濟說:「去吧!重新把我的房子修理起來,因為再不修的話,就要倒下來了!」現在,耶穌似乎也用同樣的話對我們說,單樞機主教在台灣開教150周年最後感恩祭結束時宣佈,「使台灣成為傳教士Made in Taiwan」,當然,這是非常艱鉅的工程,但是要去做也不困難,耶穌說:「如果你們有信德不要疑惑,不但能對無花果樹做這事,即使你們對這座山說:起來投到海中,也必要實現。」

我們的先祖也曾說:「吾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時。」耶穌更提醒我們,種子撒在路旁會被鳥吃掉,落在荊棘中會窒息死亡,只有落在好地裡,才會結出百倍的果實。台灣教會有一片非常肥沃的園地,就是我們有完整的教育系統,由幼稚園到大學,希望教會能落實教育福傳,善加利用,縱使政府的規定很多,教會學校為了要生存,不得不向「錢」看,為了照亮招牌,架起雲梯來摘星星,但是,上主召叫的門徒都是窮光蛋,沒有錢,沒有上流社會孩子的智慧,只有被拋到路旁,丟到荊棘中的命運,學校口袋中馬克馬克,招牌照亮了半邊天,但對教會的福傳與點燃聖召的心火,終究沒有多大益處!全新落成的台灣總修院,在恩人的愛心支持下還有許多「空床率」等待著有心修道的年輕人來答覆聖召,與主相遇;「主日聖堂」也日漸增多,只有老神父守著老教堂,期盼著教友們一起來燒旺福傳心火,如果教會能考慮調整教育的方向,全力培育教會的幼苗,不多時日,必定能減少台灣總修院的空床率,讓台灣成為傳教士輸出國,Made in Taiwan「必要實現」。

「從今以後你們要做捕人的漁夫」耶穌只指示給我們目標,沒有要求我們用什麼方式,只要有效就是好方法,目前魚獲最豐富的就是養殖業,堂區社區化,就是把堂區變為社區的活動中心,目前很多教堂舉辦婚紗攝影、音樂會、電影欣賞、讀書查經等活動,與社區鄰居同樂;也可發展堂區觀光化,很多教堂是在觀光線上,更有的是在觀光區內,如能把這些教堂改變一下,成為展示、介紹、導覽教會文物、課輔或青年團練等多元機能,如能把這些堂區加入觀光區的DM中效果會更好,只要有人「進來看看」,就有機會成為門徒。

耶穌藉著聖母取得肉軀,降生成人來救贖世人,現在我們能和耶穌真正親密的接觸,是靠著耶穌的聖體聖血,耶穌藉著神父的雙手再度來臨,天天和我們在一起,直到我們生命的終結,神父可說是耶穌在世的使者和代理人;修會神父年老退休,可回修會的大家庭中,衣食住行及醫療均由會年輕修士及神父照料,但似乎還有些教區無力單獨建立理想環境,期望主教團統一規畫設立專為這些勞苦功高的耶穌在世使者頤養終老之處,好使答覆聖召的人,無後顧之憂的走成聖之路……。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