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最近發表了長篇幅的首份宗座勸諭《福音的喜樂》。他以愉快的語調自嘲說:「我知道現在的文件不像過去般能引人注目,文件的內容很快會被遺忘。」

宗座勸諭的文件規格次於宗座通諭,教宗可加入自己的軼事及牧民經驗。自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後,主教們會舉行會議探討特定題目。在過去,教宗之後都會撰寫會議文件,確保能主導會議內容。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任末期召開了關於「新福音」的世界主教會議。那會議被視為規避社會公義問題,尋求方法能重新吸引已離棄普通堂區活動,選擇參與新教會運動的年青人。

教宗方濟各說:「很高興能為主教會議的神長們撰寫這份勸諭。」這讓他有機會把曾提及的事情詳述出來。他對牧靈工作的強烈意識、對扶助貧者的投身、以及堅信羅馬並沒有所有問題的答案,讓許多視他如福音的教友聽到他的發言後,腳上猶如裝上彈簧般向前沖。要概括這約五萬字的文件,我會說:「教宗的訊息是:對貧苦大眾及認真看待世上苦難問題的人來說,福音真是大喜訊。教會的大門常開。我們不是少數社群。我們與世界結合,且有話要說。走出去。幫助你的近人。樂意地服務。熱心地投入服務。教會應給予協助而非阻礙。教會規條不會很快改革。也別指望羅馬能解決所有問題。別怕犯錯。並且要改變全球不公義的經濟架構。」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他大方引用全球各地主教聚會中的聲明,包括大洋洲主教們的聲明。他重視權力分散及下放。他說:「教宗不應為主教們在各地遇到的問題作決定。我認為要鼓勵分散權力。」一個教宗會這樣認為,那是令人多麼清新。身穿長袍的梵蒂岡神長聽到他的話後會苦惱。他說:「光做行政工作不足夠,讓我們持續向世界各地福傳。」過往,較保守的主教會淡化國家主教團的重要性,側重他們的個人教誨,又能直通羅馬聖部,後者會接到教友對牧靈工作傾向較開放的主教的不滿投訴。教宗方濟各說:「主教團應作出良多的貢獻,落實共治精神。」他認為「這願望還未完全實現」,並指出權力過分集中證實不但沒幫助,還會使教會生活及拓展福傳變得複雜。

非歐洲出身的教宗,對教會內的文化差異及歐洲包袱尤其敏感。他認為教會不限於歐洲,歐洲亦非教會的全部。他樂於引述我們大洋洲主教們的請求,教會應對各地區的傳統和文化表達出理解,並展現基督的真理。教會也應鼓勵所有傳教士與當地教友和諧地合作,確保各種文化都能合理地呈現基督信仰及教會的生命力。他懷著南美洲的熱情說:「我們不能要求各地的教友都仿照歐洲國家於某段歷史時期發展出來的形式去表現他們的基督徒信仰,因為信仰不能限制於單一文化的認知及表達,沒有哪一個文化可完全表達基督救贖的奧秘。」教宗雖然沒承諾改變教會對避孕、離婚及再婚等問題的立場,卻為地方教會施行聖事上的友善態度帶來實質希望。

他對門戶開放一事開宗明義地說:「教會曾有適時有效的規條或準則,但現已無法指導信眾的生活。教會是天父的居所,門戶要經常開放。這開放的具體標記是我們教會的門應時常開啟,確保當有人受聖神感召去尋找天主時,不會吃閉門羹。」另有些門也應常開的,所有人都應能投入教會生活中,是教會的一部分,不應因任何原故拒絕施行聖事。這說法對「入門」的聖洗聖事尤其真確。聖體聖事雖是聖事生活的滿全,卻不是表現完美的奬賞,而是給弱者的強有力藥物及滋養。這些信念帶來的牧靈效果值得我們審慎果敢地思考。很多時候,我們的角色似恩寵的審判者多於推動者。教會不是徵稅處,而是天父的房子,是為所有人而設,包括他們的問題。但有些燙手的問題教宗不準備抓住,教會將為此繼續受苦。他寫道:「司祭職代表在聖事中獻身的基督淨配,祇限於男性的問題是不可公開討論的,聖事權力與其他權力過分混為一談,祇會導致分裂。」那些把聖事權保留給自己的人,若認為祇有他們才有權決定誰可定奪一個問題可否公開討論,必會導致更多分裂。基於有權決定教會訓導權及教會法條文不同於聖事權,那麼在現今時代要探討這問題是否可公開討論,不是應考慮女性的意見嗎?

教宗這立場對現時的梵蒂岡來說可能是精明的決定,立場卻不一致。除非聖事權包括神學及教會法的決定權,否則「不能公開討論的問題」一事根本不成立。教宗的聲明最終必會是祇有擁有聖事權的人才能決定教會的訓導及教會法。我們需要決定,如「女性能參與教會生活內不同範疇的決策權」,這是否包括對神學討論上的貢獻、決定訓導內容,以及參與在法理上限制參與的特定神學題目討論,如女性晉鐸的問題。教宗方濟各說:「基於男女有同等尊嚴,女性的合法權利應獲尊重,這對教會來說是不可漠視、艱巨又富挑戰性的問題。」這份宗座勸諭中有些內容意義重大,但談及女性晉鐸問題的一段卻無助於解決問題,方濟各藉他的兩位前任在訓導權及教會法中設立的反對氣勢淡化這問題。

教宗沒假裝擁有所有答案,也表明暫不會改革教義。但要把教會重新與世界接軌及不帶偏見向所有罪人開放教會,他的宗座勸諭已貢獻良多。教宗視野中,寧可要「在街頭受挫、受傷及弄髒的教會,勝過畫地自限、依戀安全感的不健康教會」。

撰文:弗蘭克.布倫南(Frank Brennan)神父,澳洲耶穌會士作家及評論員。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