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編按:此篇本是為台大光啟社學弟蘇厚華編寫的"喜樂鐘-台大光啟60年的旅程"一書邀稿所寫,今見聖心堂要辦耕莘成立堂區30年(時為2009年6月),而我在台大光啟前後八年至今也30多年,算是光啟營棍與老鬼,與台大光啟仍是不可分,當然與耕莘也不可分,因著婚後落籍在台北所以本堂在通化街及後來搬新北投,聖心堂不是我的本堂,但是應還算是聖心堂的一員吧,姑且就提供些30年前前後的一些老照片與大家回顧當年的活動紀事分享與共勉之。

來到台大光啟的淵源──中學生夏令營

會進台大光啟當然最基本的原因是我是天主教友,而會在大一時最早自動上門的原因則是我在高中時參加過台大光啟到台中辦的中學生夏令營。本堂是台中三民路主教座堂,高中時在本堂曾任青年會(高中同學會)會長也是教會學校衛道中學校友,離家到台北當然自動就到學校附近的教堂報到與彌撒。

光啟的伴隨──大小光啟營不斷,經常進出耕莘成為耕莘人

我的信仰生活不以感性的來談,我是屬於行動派、入世使命感較重的教友。兄弟妹都是出生便領洗,學前教育都在天主教的育德幼稚園(主顧修女會)與惠華幼稚園(台中聖母聖心會),初中考上衛道中學,從小學到初中都參與教區辦的活動。高中時本堂三民路堂的副本堂鄭文宏神父組織青年會,我擔任第一屆的青年會會長,高一、高二時有過幾次籌辦活動的經驗,立下日後辦活動的基礎,常戲稱自己是光啟營棍,也的確大一從秋令營,冬令營到春令營,甚至夏令營都參加了,整年下來一個營隊也沒錯過;可惜的是為了想圓個作家的夢,在夏令營後直奔台北參加耕莘寫作班(1976年暑假)。

或許大一真的是有點太投入光啟,書唸得並不好,被死當幾科,也因著要靠家教賺點生活費,因而大二就沒承擔社內幹部重要工作,好像只因喜歡畫海報而當個海報組組長吧。不過後來參加營隊也沒太少,大概每年總會參加個兩次吧,光啟與至善基督生活團佔滿且豐富了我四年的大學生活。

“光耀人生境界,啟示生命方向"是我們當時常常掛在嘴邊,也因常畫海報總要在刊頭刊尾寫上這麼一句,一路走來尤其走到公益工作,如近來的帶團到垂死之家的國際志工體驗與服務學習活動,多少也都是以著此格言在推廣著,算是很去落實光啟精神的一位光啟社友吧。

光啟的影響──終生奉獻

我們這一屆社員人數比較多,辦了不少營隊活動,建立了彼此的默契,後來同屆或前後屆成對、成夫婦的也不少,我也有幸娶到小一屆光啟學妹小碧(鍾碧玉1980中文),相同的信仰及相同的朋友圈,婚後好長一陣子朋友聚會都以我們家為連絡站。不少對包括我自己都是在聖心堂結婚的,回憶起來是有一籮筐的美好點滴供一生慢慢回味,在耕莘因著各種大小活動,累積不少辦活動的經驗。

光啟延續了我在教會圈內的服事,持續在教會內服務的光啟學長姊更是我生活中學習的典範及支持的力量。大學畢業參與神修小會期間,吳偉特學長一直很支持我、關心我,我雖沒加入基督服務團,但一直把基督服務團的李文瑞及劉巨烘等光啟學長當作我的學習對象。幾位曾在耕莘服務的祕書-郭大哥、康姊、葉姊與王姊也都是在1980年前後,鼓勵我安慰我陪伴我與指導我走在信仰生活路上。

研究所畢業離開大專同學會後工作之餘,我積極主動為教會做事,擔任過全國傳協理事、副主席;為了幫王敬弘神父發行牧靈錄音帶,成立良牧有聲出版社;25年前中文電腦剛起步時,推動教會行政電腦化;幫震旦中心的震旦之友協會增進財源,開辦過電腦補習班,曾辦過未婚教友聯誼,推廣印度加爾各答垂死之家之旅等活動;當然最長時間的就是一直陪伴著南投吳叔平神父的曲冰部落(中正堂區三村之一),從大學進去帶道理班後,前後進出30多年,在部落除參與教會活動外,積極尋求各方資源推動社區營造、縮短數位落差、辦理部落產業資訊化及部落生態旅遊推廣等等。與曲冰的教友以合唱團走唱全省各地並帶到南非及印度拓展他們的視野,也因著曲冰上過各大電視媒體或報章,我的信仰、工作、理想與休閒生活全都結合在一起沒有區分,我將信仰定位在入世的服務少些靈性的探究與靈修,光啟的記憶算得上是信仰的加油站。

光啟的期許──傳承接續

因為參加中學生夏令營認識很多屆的光啟學長姐,在校時多次老鬼聚會我都有幸受邀,所以成了個連絡點。當年對已畢業的學長一直想建立完整資料,大四時便在何弘等金主學長的資助下,編了個1980年光啟聯合版,之後就常有舉辦光啟老鬼大聚會的想法,每過10年也想重出一份光啟通訊,沒想到這一晃就是3個10年過去了,很希望夢想能再成真。

跨年級的聚會最能傳承,記得大四時為了辦營,當時光啟幹部遭遇到精神傳統的信心危機與如何延續傳承的瓶頸,發起邀請光啟營的創辦老鬼回來分享,於是有了淡水本篤老鬼營的一次團聚,記得當時還在服役的湯明哲(現任台大財務副校長)有參加。畢業後我出面辦過不少次過夜的老鬼聚會,但是規模都不大,性質也僅停留在敘舊、玩樂。

欣慰的是孔繁鉞學長在退休後閒閒沒事,願意出來起了個部落格,也就開始了些"光啟軼聞與趣聞"的"NTU光啟社校友-over the rainbow"。讓前後幾屆老光啟人有了個聯絡與分享的平台,也欣見林白翎學姊出來主持每月一次的信仰小談,地點在莘友廳,延續30年前的校園小談,從去年至今也伴持續有一年讀時間。

光啟人的特質

謙虛進取獨當一面不求表面的領導,默默做事是我覺得光啟人的特質。不過幾位當過社長的辯才大概沒人能比,所以只要幾位老光啟人在,大概少不了鬥鬥嘴。而光啟女生,是比較有多關懷學弟妹的學姊樣子,如大兩屆的幾位學姊都很關心照顧我們這一屆的學弟妹,如李麗卿,江若珉,林嬡娜。

信仰是建立在人與天之間,人與人或人與團體只是媒介,曾經有人說耕莘聖堂的十字架橫的比較長是代表人的關係還是重要的。在光啟及耕莘進出八年後至今仍斷斷續續在耕莘活動,一生的好友也是光啟老友。有段與大家經驗最不同的是我經常會幫忙輔祭,當時有位美籍帥哥林道古神父是我大一英文老師,當最後一堂課下課後,他回耕莘主持彌撒,我則當輔祭,這關係還挺懷念的。最懷念大四時每天參加平日彌撒,一起彌撒最多的是范姜美珠與關永邦夫婦,很懷念該段相當屬靈的日子。

本文轉載自姜樂義的50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