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慈善機構「國際明愛」在台灣舉行研討會,約有五十位中國大陸及海外人士參加,包括主教、神父、修女、不同地區的明愛工作人員、教友,他們共同探討如何拓展在大陸的服務。

名為「中國大陸社會牧民研討會二零一三」的會議於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二日在台北新店市文萃樓舉行。

國際明愛秘書長彌額爾.羅伊(Michel Roy)在開幕禮致辭說,二零零零年初明愛的成員和其他海外天主教服務機構,即開始跟香港、澳門、台灣,以至德國的明愛組織和其他教會機構,增加聯繫,導致首次名為「中國論壇」的會議召開,以思考支援組織與在中國初步發展的教區組織的合作,並給大家提供新的觀點。

他續說,前兩次會議分別在二零零六和零七年在羅馬舉行,現在很高興能在台北召開此第三次會議。雖然時隔六年,但在此期間,其他協調會議等活動仍不斷開展。

羅伊認為,國際明愛不能忽視在十三億人口中還有很多人生活在貧困境界,「而中國大陸教會,即使有其限制,所肩負的使命及角色很重要,需要得到大家適切的支持。在明愛全球網絡的版圖上,中國的懸空數字不能輕易給忽視」。

他說,這次會議回顧前兩次會議的主要結論和建議,包括繼續鼓勵在不同教區的教會組織慈善事業、社服中心之間的交流、能力建設等的重要性。

羅伊對天亞社說,中國是一個大國,全球七個人中就有一個中國人,「歷史、政治和一些誤解導致教會很難在中國開展社會服務工作,所以我們要更加關注中國」。

他說:「七個人就有一個人生活在貧困中,老人、未有人照顧的殘疾人、貧窮的少數民族、生活偏遠山區的人,他們並未有得到很好的照顧……作為教會慈善機構,明愛有義務幫助中國關懷這些窮人。」

他又表示,明愛的工作受到新教宗方濟各的鼓勵,教宗一直強調「教會使命的核心就是幫助窮人之中的窮人……教會要敞開大門走出去,不僅地域性,也在靈性層面」。

亞洲明愛主席菊地功主教對天亞社說,雖然大陸未有明愛組織,但已有不少天主教慈善機構在那裡提供服務,「這會議是希望能跟他們一起分享、交流合作心得,並提高他們的能力」。這位日本新潟教區主教又說:「中國很敏感,加上香港、台灣、澳門的特殊背景,使得有些人未能前來參加會議,但我們的目的祇是要表達人道主義。」

台灣明愛執行秘書李玲玲修女對天亞社說,這次會議在台灣舉行較為方便,因為這裡與香港、澳門距離很近。她又說:「明愛幫助、支持中國已經有二十多年,現在要再求進步,會議的目的是要大家彼此合作,真正的用愛關心窮人。」

被問到明愛在大陸成立的可行性,香港明愛總裁楊鳴章神父對天亞社說,香港和澳門同沒有主教團,所以除了這兩地方,明愛應是由每個地區或國家的主教團成立。在中國雖然有主教團,但它從屬於愛國會之下,而我們所講的主教團應是直接跟羅馬宗座教宗聯繫,所以明愛目前仍不能在大陸成立,但愛德服務不能停的。

這位香港教區副主教又說,雖然現在政治上的一些束縛使大家不能全面溝通,不過大家一起在愛德方面向有需要人士服務,這應該不構成任何困難和阻礙,比如四川地震,香港明愛也積極籌款及派專業人士到當地幫忙,「這些慈善工作不可能明愛自己單獨進行,我們也需要跟大陸教會團體合作、支持」。

會議議題包括中國社會牧民展望、中國教會的現狀、概述中國教會社會發展的機遇和挑戰等。

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執行秘書林瑞琪在會上就中國現況發表演說,論述從胡錦濤執政十年到現在國家主席習近平所面對的困難。他向天亞社解釋,他的介紹是希望大家明白,對中國的服務是值得開展,中國在明愛這舞台上缺席是一件憾事,但也要注意不要一窩蜂去做。

與會的一位大陸神父對天亞社說,會議讓他們更清楚知道整個國際明愛和其他成員是怎樣做和如何看待社會服務,以至大陸教會要怎樣去發展。

他憶述最初與明愛合作時的困難,「我們的專業差一些,那是一個學習過程」,但因為大家都是教會機構,「有時候我們也把自己當成明愛機構一樣」。

至於政府方面,他認為基本上沒有遇到甚麼困難,「有些地方政府會較為小心,因為我們有宗教背景,但大部分時候,當你做的是好事,是服務和幫助別人,政府瞭解過後,反而會越來越放心」。

本文摘錄自天亞社中文網

 

延伸閱讀 

<!–li>【活出聖言】大溪天主堂生日快樂</li–>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三) 論耶穌會
  • 【青春部落誌】有幸來到泰北當志工教師的我,是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