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海洋那端的訪客

接待與交流,是人群連結的一種方式,這樣的連結有時像海浪一樣,輕輕地拍打著沿岸的礁石,卻在日積月累之後,悄悄在礁石上留下凹凸不平的痕跡。在研究所求學的期間,大洋洲為我開啟了一扇特別的視窗,使我常有機會接待來自海洋那一端的訪客,並且與他們交流。這些訪客中,有白種人亦有大洋洲原住民,有從事大洋洲研究的學者,亦有電影工作者、商人、漁人、博物館館長等等;每一個人都有多重身分,難以用單一的刻板印象來定型。然而,若真要說這些訪客之間,彼此有什麼共同點,能使每個點連成線、交織成網,莫過於那些海洋與島嶼的故事了。

今年六月期間,台北利氏學社與台灣太平洋研究學會舉辦的「與心共舞,航向大洋:太平洋南島航海文化與藝術交流活動」,邀請斐濟的青年航海家Setareki Ledua和薩摩亞舞蹈家Tupe Lualua來台參訪,在忙碌又充實的行程中,Setareki與Tupe特別抽出一天時間拜訪台灣大學人類學系,和台大的原住民學生以及對南島文化感興趣的同學,進行了一場夏至的南島饗宴。受惠於這一連串的活動,我得以再次探索不同的島嶼故事,並且從接待與交流的過程中,思索這些故事所留下的痕跡。

以海為家的Setareki

沉靜,是我對Setareki的第一印象。起初以為是因為年輕男孩的害羞,但在聊到他的航海、旅行經驗時,卻讓人瞥見他的活力與幽默。Setareki,這個從19歲就開始在海上生活的男孩,就如同郝歐法所說:「大洋洲人的世界不僅由地表的一切所組成,更由環繞著他們周圍的海洋所組成。」

過去這兩年,Setareki參與了一項以復興傳統航海文化為旨的重要旅程,他與七艘玻里尼西亞大船從紐西蘭啟航,途中航經大溪地、夏威夷,以及美國西岸的舊金山、聖地牙哥、墨西哥聖盧卡斯岬等地。在海上的日子,他們必須以日月、星辰為圖,以飛鳥、海龜為驥,尋索航行的方向。最後,於2012年7月7日,七艘大船航向索羅門群島,共赴「太平洋藝術節」的盛會,為這趟旅程暫時畫下句點。

當Setareki談及這趟旅程時,流露出他對航海的滿滿熱情,彷彿海洋與其上的一切,就是他的世界、他的根。出身於航海家族的他,從小與長者、前輩們學習諸多傳統的航海知識與造船技術。這讓他養成對周遭環境的敏銳觀察力,即便一個中文字都不認識,他在台灣也能獨自搭乘計程車、捷運而不會迷路。

不僅如此,Setareki對於海洋文化的傳承也有深刻的使命。當他介紹航海技術時,他清楚地表示部分的航海知識與技術並非源自斐濟傳統。他瞭解這些技術是屬於一個共同的社群–大洋洲人群,同時,他也能有意識地區分不同的技術來自於哪個群體。航海知識與技術本是大洋洲許多島嶼的傳統技術,然而這項傳統卻因為現代化生活的衝擊而不斷流失。從Setareki學習航海知識與技術的歷程,我們可以發現,大洋洲人群對於航海技術的交流並未因為海洋而區隔,不同島民之間仍舊保有知識、技術的交流。

如果Setareki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沉靜,Tupe則是在言談與肢體中充分顯露她的大方與熱情。出生、成長於紐西蘭的她是一位薩摩亞籍的舞者兼編舞家,和許多在紐西蘭生活的太平洋島民一樣,她時常在薩摩亞、紐西蘭兩地間往返,成為舞者後,更累積了許多在國際舞台演出的經歷。

舞蹈,讓Tupe跨越了文化的藩籬,又得以與大洋洲連結,這樣的連結源自於她自幼所受的家庭和教會教育。對於許多移民到紐西蘭的太平洋島民而言,除了時而往返兩地之外,家庭和教會是維繫人群身分認同的重要根源。因此,即便Tupe在薩摩亞的生活經驗不多,又是在多元文化的環境下成長,她對於薩摩亞文化依然熟悉。而學習多樣族群舞蹈的經驗,更使得她能夠在不同文化之間敏銳地連結與轉換,成為游走於傳統及現代的人。

在紐西蘭從事田野工作時,我曾遇過許多像Tupe這樣熟悉現代與傳統兩種文化的人,他們多半是部落中的領導人物。人類學者稱這樣的人為「文化中介者」,這個詞彙一開始是指具備兩種以上文化溝通能力的人,他們會運用不同文化、社會群體中間價值觀的差異,來取得利益。在我的田野經驗中,文化中介者時常在原住民族爭取權益、與外人交涉時,扮演重要角色。許多領導者多半被刻意訓練成可以連結、轉換不同文化,他們一方面從家庭、家族與部落活動中接受傳統文化的教育與浸淫,另一方面又在現代學校裡追求知識與學問。因此,他們能夠同時明白部落裡的狀況和價值觀,以及外在社會的溝通規則、價值觀。(未完……)

全文請詳見《人籟雜誌》

 

延伸閱讀 

  • 【青春部落誌】愛上柬埔寨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
  • 【人籟】影評:青春折射慾望,成了美──《印象雷諾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