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房志榮神父

匝凱的故事(《路加福音》19:1-10)永遠聽不厭,因為這10節短短的篇幅,不但峰迴路轉,奇峰突起,並且每一細節都有深切含意,令人回味無窮。匝凱向前跑,爬上樹,看耶穌,因為那是耶穌必經之路。這一節經句(路19:4)涵蓋多少畫面!耶穌漫步前行,人群前簇後擁,匝凱獨自快跑,爬上一棵桑樹。這些只是些外在的情景,而耶穌、人群、匝凱的內心又有哪些波動呢?耶穌身高180公分,不難看到匝凱在跑。群眾驚奇這個小矮子為何跑到他們前面去,至於匝凱這麼做的動機,福音已經說明:要看看耶穌是什麼人。耶穌也高興地讓他看到了。

我們來看匝凱爬樹的細節。他爬的是一種特殊的桑樹,高度能長到12至15公尺,樹身能到合抱10公尺的寬度。這種桑樹也結一種果粒,外貌像無花果,但味道較差,在巴勒斯坦和埃及都當食糧吃。在新約只有這裡路加提及這棵西科莫爾樹,有時譯為桑樹,有時譯為無花果樹。在《舊約》出現的次數較多,如亞毛斯先知說他原是「一個放羊兼修剪野無花果樹的人」(亞7:14)。樹木在《聖經》裡有多種象徵意義,特別是自從耶穌被釘在木製的十字架上,應驗了古代的一句名言:天主由木架上做王了(Ex ligno regnavit Deus)。由此,我們概覽匝凱的爬樹經驗如下。

從自我意識開始:匝凱想看耶穌,意識到自己身材矮小,無法眺望耶穌。我們想看耶穌,想見天主,必須意識到自己精神上的不足和矮小。天主是神,復活後的耶穌是屬神的身體,人用今世的肉眼是看不到的。所以,要看天主,要見耶穌,張大眼睛沒有用,反而要閉眼,去內觀住在我們心裡的天主:「愛我的人,必會遵守我的話,我父會愛他;我們都來到他那裡,並住在他心裡。」(若14:23牧靈聖經)「看!我正站在門外敲門;凡聽到我聲、給我開門的,我進他家去,和他共餐,他和我共席。」(默3:20牧靈聖經)要看耶穌,先要聽祂的聲音,必須隔離外在的雜音。跳出自我,尋找他力:匝凱並沒有因自己矮小,在他前面的人,又多又比他高,遮住了他的視線,無法眺望耶穌,而就放棄他要看耶穌的願望。他還是想方設法,一心一意突破重重障礙,達成看耶穌的願望。耶里哥平原有路,路邊有樹,爬上一棵大樹,樹比人高,不但補足了自身矮小的限度,也勝過了又多又高的人群。從樹上往下看,一定會看到耶穌的身影。匝凱深知:要跳脫自我侷限,尋求外力支援,這一外援,就是路邊的一棵野桑樹。他從樹上,不僅看到了耶穌,還聽到了耶穌的聲音:「(看!我正在樹下敲門)聽到我聲音給我開門的,我進他家去,和他共餐,他和我共席。」耶穌這番話遠遠超過了匝凱的願望。

把野桑樹轉化成為十字架,就是支撐我們精神生命矮小的強力外援。十字架的大能來自耶穌的無限慷慨,祂甘心在這木架上流盡全身的血和水,洗淨我們的罪過,滋養我們的生命,然後噓出祂在世的最後一口氣,其實就是聖神。聖神使耶穌的肉體復生,獲得不朽的新生命,之後藉聖洗和堅振把這生命和聖神傳授給每位基督徒。而三件最重要的聖事──聖洗、堅振、聖體──都是藉著耶穌的十字架而完成的。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