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張健,山東省濟南教區教友

古時候有個人,他丟了斧子,便懷疑自己鄰居偷去,這天見了鄰居,就越覺得是鄰居偷了斧子,看到鄰居走路的姿勢感覺是鄰居偷斧子而有愧,見鄰居和自己打招呼他想:「肯定是他偷我斧子然後心虛,所以和我打招呼。」於是他天天記恨著鄰居。

有一天,他斧子找到了,原來是自己放錯了地方。這時候他又見了鄰居,越來越覺得鄰居不像偷斧子的人,看到鄰居走路的姿勢感覺是鄰居絕不可能偷斧子,見鄰居和自己打招呼他想:「肯定他沒偷我斧子,看他和我打招呼的態度就證明他心中坦誠。」

此故事忘記是何年月看到的了。但故事留下的教訓至今讓我記憶猶新。主人翁因著錯覺給自己製造了煩惱。

最近網絡上有人總結了人生十大錯覺:一.換了髮型就會變漂亮;二.別人對我微笑就是喜歡我;三.老師真的覺得我很聰明;四.假期帶回家的作業可以做完;五.今天的事可以今天完成;六.今晚一定能早睡;七.可以一個小時不玩手機;八.變瘦了就可以變漂亮;九.能變瘦;十.能變漂亮。

十大錯覺的第二、三種我曾經聽人分享過類似的故事,比如「別人對我微笑就是喜歡我」,這是典型的自作多情。我中學一個同學有天就忽然發現一個女生對自己見面就微笑,就覺得對方對自己好感,於是整天朝思暮想,最終暗戀起來,但後來表白發現根本不是這樣,便萬念俱灰。

至於第三種,我從一本教育類的書籍看到這樣一個故事:老師做實驗,把一群資質差不多的學生分到兩個班,對一班的同學說你們都是聰明的,對二班的說你們都不如一班同學聰明。結果發現一班同學在學習上表現自信,真的越來越聰明,二班的同學卻開始自暴自棄,而真的不如一班的人聰明。

錯覺的實例也證明人不該過分相信第六感覺,人產生錯覺不是因為「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的愚昧,很大程度上是充滿幻想和期待,以至於幻想瘋狂仿佛著魔,然後給自己找個自我安慰的合適理由。

當然,個別情況下,錯覺或許也有好的一面,比如有教友前幾天說他家的老人病了,大家不告訴老人病情,老人也以為自己祇是小病,大家共同給他一個錯覺,就是「你快健康起來」,而他就在這錯覺中沒有絕望,反而比預期的死亡日期多活了幾個月。

那樣的例子祇是個別,並不能說明錯覺是有好處。前段時間拜讀天澤神父的《寫給網上婚外戀教友的信》感慨頗多。文章有這樣的句子:網絡就像一層厚厚的面紗,隔開了兩個人,也遮住了兩個人的真實面目。現在的網絡更加虛幻、無序甚至是混亂,在一些看似非常透明的同時仍缺乏很多重要的現實要素,掩蓋了許多真正的面孔。

隨著電腦和網絡普及,很多夫妻游離於虛擬的網絡空間中、在某個異性身上尋求著某種心理上的安慰和滿足。網絡給人一種新鮮的魅力,一種神秘的誘惑。在交往時,人們祇能從對方的言談舉止中去猜測,即使有所瞭解也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看不真切,因而總有一種霧裡看花的感覺,總是吸引著人們去一探究竟。所以當您與網絡中的某個人開始有一種自己也說不清楚的關係卻時時受到吸引時,您的注意力、情感取向如果已經開始從伴侶身上轉移,此時是需要您警醒的時候了。

這裡提到的婚外戀就是典型的錯覺,越來越覺得網絡中素未謀面的對方多麼好,越發覺得自己的配偶多麼差勁。這樣的後果可想而知,就是婚姻的危機和家庭的破裂。

所以,錯覺看似無關緊要,但對人的精神損害很大。在信仰生活中,其實我們同樣會存在著許多我們不曾注意的錯覺。譬如,慶祝「主的晚餐」時,神父給幾個教友洗腳,被邀洗腳的教友中若恰好有個有錢人,我們錯覺來了:「看,神父祇願意和有錢人接觸。」

譬如我們犯了罪,我們有錯覺:「天主早晚給我機會悔改也會寬恕我,因為他愛我的。」又譬如一段時間,我和一個很友好的教友產生些許誤會,也是錯覺導致,令我感覺對方莫名的冷漠。

耶穌受難時,伯多祿和猶達斯的背叛其實一樣,但一個做了教會的磐石,一個卻自殺。因為伯多祿敢於面對,而猶達斯卻有錯覺,認為天主不會寬恕自己。我們看電影《耶穌受難記》,當然影視中用了藝術手法表達猶達斯上吊前,出現很多魔鬼在其面前擾亂,魔鬼加深了他的錯覺。

平時的幻想產生的錯誤或許危害不大,然而信仰中的錯覺卻害人不淺。霧裡看花般的妄望和絕望正是魔鬼的兩個武器,無論是對天主徹底失去信心還是自戀的認為天主寬恕自己,這都是錯覺的表現。而錯覺很大時候是心理作用,所以要從自己身上下功夫,要謙卑自己,靜心聆聽聖神的聲音而不是自己的聲音,信賴天主,天主既然是真善的根源,那麼和美善不相符的錯覺一定要警示,不可跟隨,如此才不會被錯覺迷亂。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延伸閱讀 

  • 【社服】勞工的守護者──天主教新事社會服務中心
  • 【美的巡禮】還俗隱修士用建築廢料興建巨型聖堂
  • 【人籟】影評:青春折射慾望,成了美──《印象雷諾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