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徐安尼

「每當我想起祢/祢的慈愛永在我心/……想起怎不叫我懷念祢」每次唱這首聖歌,常常淚濕衣襟,懷念爸爸對我們無微不至的關愛。爸爸離開我們已經23年了,然而回想起他在病榻前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彷如昨日。

爸爸因肝腫瘤住進汀州路的三總,每天下午我都請假去醫院陪伴他,一方面讓媽媽可以回家休息,另一方面是能見到主治醫師詢問病情。醫師告知病情不樂觀,要我有心理準備。雖然害怕失去親人,我還是將此事交託在天主手中。我祈禱:「天主,如果爸爸的時候到了,祢一定要接他回去,求祢讓他平安沒有痛苦地回歸天鄉。」

住院一周後,我問爸爸是否願意領洗?向來愛開玩笑說「我信睡覺」的爸爸居然點頭同意領洗,次日本堂牧育才神父便到病榻前來為爸爸付洗。領洗後,接二連三發生許多神奇的事。爸爸的病情好轉了─精神好、食慾佳、排便正常,然而每天的檢驗報告卻是每況愈下,我問醫師為何如此?他也無法解釋。我想是天主俯聽了我的祈禱,讓爸爸沒有痛苦。

領洗前爸爸曾抽過一次腹水,聽媽媽說極不順利,很痛又不能打麻醉。領洗後的某日下午爸爸要再抽腹水,正好我在場,我努力地祈禱,求天主、聖母、天上諸聖臨於爸爸,解除他抽腹水之苦。瞬間,我看到爸爸的臉由咬緊牙關極度糾結的痛苦中釋放,轉趨成正常的臉龐,腹水因而順利地抽出。此刻讓我驚訝於祈禱的效力!。

住院兩周後,一日清晨爸爸氣息漸弱,進入彌留狀態,下午2點牧神父受聖神指引來為爸爸做臨終傅油。後來聽弟媳說,當看到神父出現在病房門口時,她看見耶穌來了。篤信佛教的弟媳,竟然有此直覺反應,原來天主以不同的方式告訴我「祂在,不必害怕」。人生苦路祂走過,祂深知人性的軟弱與面對死亡的恐懼。

殯葬彌撒的前一晚,媽媽在睡夢中聽見有人吟唱聖母經。平日我們全家一起圍在爸爸的靈前唸玫瑰經,不是用「吟唱」的,於是我心裡明白聖母媽媽來接爸爸的靈魂。天堂路迢遙,有聖母媽媽相伴,讓我感到很平安,有一天我們也將在天堂重逢。

值此煉靈月,追憶往事,見證天主所賜恩典。親人的生離死別最是人間至痛,感謝天主以無限慈愛撫慰我們憂傷的心靈。「祢把我的哀痛,給我變成了舞蹈,脫去了苦衣,給我披上喜樂。」(詠30:12)。

延伸閱讀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八)藝術與創意
  • 【人籟】 法蘭西霍克,小城在山谷間迴盪輕揚旋律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