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駱駝辛辛苦苦穿過了沙漠,一只蒼蠅趴在駱駝背上一點力氣也不花也過來了。

蒼蠅譏笑說:「駱駝,謝謝你辛苦把我駝過來。再見!」

駱駝看了一眼蒼蠅說:「你在我身上時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走了也沒必要跟我打招呼,你根本就沒有什麼重量,你別把自己看太重,你以為你是誰。」

英國文學家蕭伯納一日閑著無事同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子玩耍談天,黃昏來臨時蕭伯納對小女孩說,回去告訴你媽媽,說是蕭伯納先生和你玩了一下午,沒想到小女孩子馬上就回敬了一句:「你也回去告訴你媽媽,就說瑪麗和你玩了一下午。」

後來,蕭伯納對他人講,人,切不可把自己看得過重。

著名表演藝術家英若誠曾講過一個故事。

他生長在一個大家庭中,每次吃飯都是幾十個人坐在大餐廳中一起吃,有次他突發奇想決定跟大家開個玩笑,吃飯前他把自己藏在飯廳內一個不被注意的櫃子中,想等到大家遍尋不著時再跳出來。

尷尬的是大家絲毫沒有注意到他的缺席,酒足飯飽大家離去,他才蔫蔫地走出來吃了些殘湯剩菜。

從那以後他就告訴自己:永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否則就會大失所望。

蘇東坡年輕的時候是個傲氣十足的人。

一日在田間小路上行走,忽然和一個村姑狹路相逢,村姑挑著一擔泥,兩個互不相讓。

最後村姑提出她出一上聯,若蘇東坡能對上下聯她就甘心讓路。

村姑的上聯是:一擔重泥擋子路。

蘇東坡一聽這個上聯可生了得,一時竟想不出下聯。

兩邊在水田裡插秧的農夫大聲笑。

情急之下蘇東坡竟然大聲回應:兩旁夫子笑顏回。

然後,蘇東坡脫下鞋襪為村姑讓了路。

事實上一個人的輕與重,貴與賤決不是自己能訂下標准的,平靜謙和,不事張揚才是最重的分量。

北京大學開學的日子,一個新生攔住了一個看門的大爺讓他照顧一下箱子。

第二天才發現這個看門的大爺竟然是北京大學副校長,著名學者季羨林。

這位學貫中西的學者竟然能夠如此看輕自己,也許正是他成為當代學人榜樣的原因之一。

不把自己看得太重其實是種修養,種風度,種高尚的境界,種達觀的處世姿態,是心態上的一種成熟,是心志上的一種淡泊。

用這種心態做人可以使自己更健康,更大度;用這種心態做事可以使生活更輕鬆,更踏實;用這種心態處世可以使社會更和諧。

 

本文轉載自學習電子報

 

延伸閱讀 

<!–li>【活出聖言】大溪天主堂生日快樂</li–>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三) 論耶穌會
  • 【青春部落誌】有幸來到泰北當志工教師的我,是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