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簡棋芳

阿拉伯古詩人說:「地上的天堂是在聖賢的經書上。」魯迅也說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出路。果不其然,我自己也是因為先讀了光啟文化出版的《七重山》節錄本,才結識了多瑪斯.牟敦;而啟示文化在今年所舉辦的《七重山》閱讀心得分享活動,使原本隱沒的讀者群浮出水面,讓一直感覺茫茫大海遍尋不到愛牟敦同好伴兒的我,開心到無以復加,人真的不是一座孤島,人跟人的關係的確是緊密相關的,不論我們知道不知道。在天主面前我們一起面對天主,共擘一個餅、共飲一杯爵,現代教友和古代聖人,相互慰藉激勵,在天主內相屬觸動、親切共融。

你的、我的十字架要告訴人們,基督死在上面,為你也為了我。

重讀了完整版的《七重山》,感動無比的加倍,牟敦不藏私、毫不保留,誠懇地表述,曾想要用罪惡的情愛來填滿空虛的內心,天主介入了作者情緒最低落的挫折中,化解了難題,在他的軟弱中,天主的威能賦予完美,將所有一切境遇都歸於天主上智的聖意安排及扶持,滿心順從天主,且遵照天主的意願寫書,用恰當的文字並足夠強而有力來形容天主透過牟敦生命自然流露的臨在情感,說明自己是如此的完整地在天主手中,更小心翼翼地在寫作中不讓自己成了宣講的對象,要如同牟敦生平永忘不了的非凡恩人一樣:過著普通的生活、吃普通的飯、走普通的路,藉普通的工作、平常的才能、不貪求世間名利,不虛假做作,維持靜默,以高度的內化簡樸來引起人真正的尊敬。

我總是祈禱天主幫我默默地成為像聖體櫃旁點燃的小燈,靜悄悄、不為人知地為天主服務,但我鼓起勇氣,我不得不說基督的馨香,看得到,聞得到,陡峭七重山的那頭會是什麼,必須親自去經驗才能明白,光橋夜行,有光,有風,我不怕!日本的風鈴稱作「涼」,在日本夏季喜歡以風鈴來消暑,因為清新悅耳之音,帶來清涼,邀請大家一起愛閱《七重山》,上山消除暑氣,歡欣進駐牟敦書中專屬打造天主的黃金屋。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

 

延伸閱讀 

  • 【人籟】 「低俗」如何能定義「本土」?──《大尾鱸鰻》賣座後的啟示
  • 【心靈微整型】神奇的祈禱
  • 【我們的故事】寒冬裡神父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