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房志榮神父

筆者在菲律賓4年期間(1963-67),聽到無數次虔誠的信友唱著拉丁文的聖體歌〈贖世羔羊溫良慈善〉 (O salutaris hostia),以及〈皇皇聖體奧蘊深玄〉(Tantum ergo sacramentum)。因為過去在中國大陸修院也常唱這些歌,所以耳熟能詳,好像聽到老家的民歌,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兩首歌的音調是「5 6 5 1-5 6-6 5-」和 「5 5 5-1 1-1 1 1-3 3-」等等,是歐洲各地傳唱的。筆者在羅馬、西班牙、德國留學的年代(1947-63年)也到處聽到這些歌,真是百唱不倦,百聽不厭。尤其近幾年來,對於聖體聖事在靈修生活的中心地位的體驗加深了,對這些歌詞的內涵的領悟也加深了。

 


我把手邊4冊《拉丁文日課經》的第3冊找出來,翻到天主聖三節後的星期四,至聖基督體血慶節。第一晚禱的頌歌(Hymnus)就是「信友齊來歡呼吟咏,吾主聖體無限情」(Pange lingua),共有6段詩節,5-6兩段就是在聖體降福前,給聖體上香時所唱的:「皇皇聖體奧蘊深玄,我眾匍匐主台前;羔羊犧牲新祭禮獻,摒除古教棄舊典;虔誠全信以至永遠,五官所缺信心堅。」第6段是「聖父聖子同等尊高,至仁至慈萬民朝;齊頌德能神恩豐饒,敬禮讚美共歡躍;聖神出自聖父聖子,一同永遠享榮耀。」這是《聖歌薈萃》中譯,筆者根據拉丁文稍作修改。

日課經誦讀的頌歌是「教會慶祝大典,信友踴躍歡喜」(Sacris solemniis iuncta sint gaudia)在聖體遊行時詠唱,也有6段詩節,在此不多說。晨禱的頌歌的6段歌詞,最後兩段就是聖體降福第一次獻香時所唱的「O salutaris hostia」:「贖世羔羊,溫良慈善,上天之門,苦者之安;賜我神力,增我神援,一往直前,與敵奮戰。」第6段:「天主聖三,一體光華,享受榮福,極樂無涯;仁慈善牧,恩澤天下,攜我升天,永樂聖家。」若要將清麗優美的拉丁文,翻譯成相稱的中文談何容易!想像當初傳教士給中國秀才解釋歌詞涵意,始能譯成這等佳作,真是難得。

基督至聖體血節,是教會中世紀才建立的慶節,放在天主聖三節的第一個星期四,每周特敬聖體的日子,很有融合信理、禮儀、團體敬拜,及個人靈修於一爐的意圖。如果天主聖三節是「禮儀年」的綜合慶節,聖體聖血節就是天主聖三的人間化和具體呈現。聖多瑪斯為基督體血節的日課經,晚禱、誦讀、晨禱所寫的3首頌歌,每首6段詩節,把信理的真,禮儀的美,靈修的善,都和天主的聖接合在一起了。

聖多瑪斯還寫了許多朝拜聖體的歌,每首都說理真切,熱情洋溢,像「Adoro te devote latens deitas」:「我今虔誠朝拜,隱形之天主,主在麵酒形下,隱藏真面目;我之心靈全部,唯有爾是屬,因瞻望爾奧蹟,欣喜不自主。」多麼美的祈禱!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

 

延伸閱讀 

  • 【活動】2013♡愛禰一生♡活動花絮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四)管理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