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台灣飛往南美洲祕魯首都利瑪,在美西洛杉磯轉機,飛行20小時以上,如果沒有足夠的勇氣與體力,實在是一項不簡單的挑戰。一行人順利飛抵祕魯,8月祕魯正值冬天,氣溫偏低,且祕魯地理環境有高山、沙漠、熱帶雨林,會遇上下雪,也會有叢林悶熱的體驗。

此次祕魯16天深度探索印加古文明之旅,是由巨匠旅行社精心規畫,由該公司董事長親自帶團。所以,一路上受到相當高品質的招待,吃、住、交通都有當地旅遊團隊們的熱心服務,只要將自己的眼睛與心胸打開,享受天主為我所安排的南美探索之旅,肯定能夠深刻體驗天主化工的美妙與奇能。

祕魯Peru是位處南美西部,因為該國受西班牙統治約400年,故第一語言為西班牙文。祕魯西瀕太平洋、南接智利、北鄰厄瓜多和哥倫比亞,東與巴西和玻利維亞接壤,地廣(約台灣40倍大)人稀(2800萬人),人口集中於少數都市,90%為天主教教友。高聳的安第斯山脈縱貫國土南北,西部沿海地區屬乾旱平原,山脈以東國土60%為亞馬遜熱帶雨林。我們走過安第斯山脈海拔4335公尺高點時,正好遇上小雪,一行人將所有可以保暖的衣物全裹上身,景觀有如青藏公路,山頭白雪覆蓋,藍天白雲美景處處,沿途還有高山湖泊,偶而看到印加牧羊人趕著他們的羊駝悠行期間,尤其在導遊介紹難得一見非常稀有的高原上的原生種羊駝Alpaca時,趕緊準備相機按下快門,捕捉難得的美好鏡頭。

羊駝是頭像駱駝,身體及四肢像羊的南美高原特有的動物,毛髮比羊毛的品質更高,羊駝毛紡織品在國際市場上有軟黃金之稱,同團好友採購羊駝織品一點都不手軟。公元前200年至公元700年之間繪製南美洲祕魯的那斯卡岩漠上的巨幅地面圖案,那斯卡岩漠是一座高度乾燥延伸80公里的高原。1940年一位德國女孩名叫瑪利亞.雷施(Maria Reiche)專門研究天文與數學,她注意到許多那斯卡線Nasca Lines均與太陽至點連成一條線,並且發現更多與太陽循環期之間的關係,她1977年出版《沙漠中的奧祕》一書,總結她對那斯卡線的研究。

我們搭乘小飛機飛到300米以上的高空,翱翔於雲端,冒著可能會暈機的危險,緊握相機空拍地面巨幅圖案有長尾猴、鯨魚、蜘蛛、蜂鳥、手、樹木、禿鷹、宇宙人、鳳凰鳥等,至今這些圖形被列為世遺產,曾被傳說為外星人的傑作,圖形代表何種意義,在一片荒漠的地形,徒留千年之謎。前一天,我因高山症嚴重,原以為重頭戲馬丘比丘需要攀爬4000多階梯,可能體力無法負荷,然而,在天主的護佑下,病情漸趨紓緩,我自信而勇敢的走完這被列為文化與自然雙重世界遺產的馬丘比丘Machu Picchu,這世界新七大奇蹟之一,位於祕魯境內庫斯科西北130公里處,整個遺址高聳在海拔2350公尺的山脊上,俯瞰著烏魯班巴河谷。遺址由140個建築物組成,包含神聖區宮殿、太陽神廟、三窗之屋、避難所、公園、居住區、梯田,我們看到偉大太陽神的拴日石,也是印加人設計的天文學時鐘。有超過100處階梯,還有大量的水池,互相間由穿鑿石頭製成的溝渠和下水道聯繫,通往原先的灌溉系統,至今還沒有人明白印加文明是如何將重達20頓的巨石搬上馬丘比丘的山頂,全部的建築是印加傳統風格:磨光的規則形狀的牆,以及美妙的接縫技巧,牆上石塊與石塊之間的縫隙連紙片都無法放進去,讓人無法理解印加人如何把石塊拼接在一起。

庫斯科的太陽神廟Qorikancha建造於第一代的印加王時期,約於公元1200年左右,神殿的巨大堅固而華麗的四面石牆,從上到下覆以金箔,神廟裡只有太陽神神像,神殿保留大石嵌密的原始建築,不難看出印加黃金盛產、文明強大之姿。又參觀撒克賽門城堡Sacsayhuaman,推測是15世紀末築成的印加軍事要塞,由數以千計的巨石建成,最重的一塊石頭,外子郭先生當場以目測推估有125噸重,真是歎為觀止,印加人單靠繩索、石錘、青銅鑿子(印加人不知用鐵)等簡單工具,每塊大石之間鋸齒形接口仍能天衣無縫,確實是非常了不起的工匠。繼續來到古印加城RAQCHI,入門神殿有11個大型柱頭根基,入內有160個超大榖倉,可以想像出當時印加人如何懂得於豐年時囤積糧食未雨綢繆,值得學習這樣的高超智慧。

祕魯第二大城市阿里基帕Arequipa,參觀該城著名的聖卡塔莉娜修道院Santa Catalina Monastery,親身體驗隱修院裡修女們生活的空間,有洗衣服的大水缸,廚房的炊食道具,床鋪及祈禱房間等,遊走在設計高尚、保存良好的紅、藍牆壁之中,想起修女們離開自己的家庭專心潛修虔誠敬主的禱聲。最後一天在祕魯首都利瑪,參觀大教堂Basilica Cathedral,內有非常精緻的馬賽克壁畫:聖家圖像、新約福音四部書的代表圖案──人(瑪竇福音)、牛(路加福音)、獅(瑪爾谷福音)、鷹(若望福音)。並參觀巨大的聖法蘭西斯修道院地下墓穴Covento de San Francisco,千萬的屍骨堆積如山,確實相當震嚇觀者,懇請死者為生者祈禱。

的的喀喀湖泊Lego Titicaca是世界最高海拔的湖,面積有台灣的1/4大,在湖泊上生活的烏洛族Uro人,他們的服裝艷麗、配色大膽,生活在蘆葦編製的島上,島上並有天主教教堂,他們簡單以捕魚為生,精神生活也不匱乏,可謂人間天堂。終於來到夢寐以求的亞馬遜熱帶雨林,我們乘坐在快艇馳騁於亞馬遜河,觀看超大河豚偶而出沒水面,垂釣食人魚、遠遠觀看樹懶、魚鷹、與當地的動物饃一起夜遊,並與叢林內的原始部落YAGUA歡聚,一起跳傳統舞蹈、玩吹箭、拍照、買手工藝品。

在祕魯每天很注意一件事,就是水槽的水流到水管是順時鐘(北半球)或逆時鐘(南半球)流下,經過多天觀察是逆時鐘方向,證實是因為地球自轉地心引力磁場的因素造成這個結果。16天的祕魯深度之旅,看到美麗的高山湖泊、雄偉的高山、山脊的遺址、沙漠的巨大圖形、印加巨石城堡、天主教大教堂,時時讚嘆天主的奇妙化工,感謝天主、讚美天主。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

 

延伸閱讀 

  • 【人籟】 「低俗」如何能定義「本土」?──《大尾鱸鰻》賣座後的啟示
  • 【心靈微整型】神奇的祈禱
  • 【我們的故事】寒冬裡神父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