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星期前,我返回幼時唸書的小學一遊。不知不覺已離開了三十年,但她還炯炯有神地豎立在一條狹窄的小巷。相比旁邊那所身軀更龐大、更新穎的校舍,她是顯得相當渺小, 但卻不失樸實的風貌。巷的對面,一排排房子把她遮蓋了,使她毫不顯眼。簇新的房子,在附近一幢一幢陸續建起來,多了不少看樓、收樓、經紀等到訪人士。他們關心自己的居所或投資,對身旁學校的內涵和平實,沒有太大欣賞,更不清楚那裡默默地培養出不少社會棟樑。

進入校門,踏上一級級的樓梯。幼時覺得很高很長,今天看到和感受到的,是破舊和回憶。牆身是塗過了、補過了,但是一份古老的泥磚感覺還是很強烈。一路走來的感覺,食物部小了,操場小了,禮堂小了,籃球架矮了,足球龍門細了,金魚的家縮小了。那原來跑不完的走廊兩個快步已行畢,有點格列佛進入小人國的感覺。

這所小小的小學卻有一顆幾十年不變的熾熱之心,一顆來自一位耶穌會神父的心。我小學畢業時,他已很老了。此時此刻回到學校,還見到他行動自如,健步操場,一面笑臉看著學生嘻戲活動,以愛和關懷去開導和教化天父在世的年幼子民,做一個全善的僕人。從愛爾蘭來香港為教會服務數十年,奉獻春青、時間、肉身、靈魂,今天還為頑皮小伙子們的人生當指導, 不參與世俗的無謂鬥爭,這份謙厚慈祥的德行,是我多年來銘記在心的教導,也是我認定的神父榜樣。這位連民安神父,他今年已 99歲了,他在地上的一生,除卻光榮,仍是光榮。

我在教會學校唸了十多年書,接受神父們循循善誘的教導,儘管今天不再愛入教堂,甚麼是謙卑,甚麼是仁愛,自問不會弄錯。誰不如同孩子,排在眾人之後,誰也不能進入天國。神父其實沒有必要走在眾人的前方,天國的公義,不是由世俗的凡夫俗子來定奪。克勤克儉,冬天身穿著薄薄的衣裳,腳穿破舊的涼鞋,全身投入教育工作,不介意做些無人問津的低微工作,這才是天父的旨意,我所尊重的神聖任務。

99歲還身體力行、堅守信念、愛護學生的連民安神父,我期待你100歲的一天,向世人展現,甚麼樣的精神是永垂不朽。

 

本文轉載自信報論壇

 

延伸閱讀 

  • 【丁神父時間】九大快樂秘方(一)
  • 【我們的故事】拓墾天主之國
  • 【我們的故事】敬憶 善牧 良師 益友──齊敏哲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