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驅魔的經歷,我都是聽說的,或者是在電影中見識的。十年前,剛去教區準備進神學院的時候,聽老主教說了很多他當年驅魔傳教的經歷,很是佩服。後來,看過有關驅魔的幾部電影,讓我對於天主的全能作為,驚歎不已。

一個月前,在我實習的堂區發生一宗驅魔事件。可惜的是,我當時有事沒有親眼目睹。對於驅魔,在神學院也沒有專門學習相關的知識,祇是在一些文章和書籍中看過。很多人都想親自見識一下,卻又害怕魔鬼的搗亂。

六月二十日,我接到本堂神父從教區打來的電話:「有教友說,他們那裡有外教人好像附魔了,你先去看看怎麼回事。」這可讓我驚慌了,第一次去見識這樣的事情,心中不免信德薄弱。懷揣著不安,我念了一遍《痛悔經》,希望天主寬恕我的罪過,恩賜我力量戰勝邪魔。我拿著驅魔苦像,帶著熟悉路線的大爺,驅車前往查看。

在路上,我跟大爺講解了教會在《驅魔禮典法令》中的規定,也提出了國內教會在驅魔方面的現狀。原本碰到驅魔的個案,是需要首先呈報教區主教,由主教派人調查是否屬實,然後選擇有聖德的司鐸來驅魔。這樣就避免一些類似附魔的精神病,因著盲目驅魔給教會帶來負面的影響。

在驅魔的時候,需要擺上苦像和聖母像,灑聖水和念驅魔經文,誦念天主聖言,尤其是福音書;鼓勵被附魔者堅定脫離邪魔,歸向天主的決心;堅決命令邪魔離開的牢固信德等。

現實卻是:教區沒有主教,署理又是地下團體的,沒有人專門負責驅魔的事情,祇能依靠本堂神父和一些信德堅強的教友。至於教友們,大都不知道教會對驅魔的相關教導。聽大爺說,也曾經發生過一些誤以為是附魔的驅魔事件,因為教友擅自未經查證就輕率靠著信德驅魔造成的。

到了通知神父的教友家裡,我先詢問了一下那位看似「附魔者」的基本情況,為正確分辨提供更多資料。我首先向婦人的丈夫澄清:「我們不是先要來給她驅魔,而是要先看看她究竟是怎麼樣一種情況;究竟是附魔?還是其他的原因?」我這麼做的原因是,他們一致認定那位婦人附魔了,而這認識讓我覺得很草率。

在他們的帶領下,我們驅車前往她的家裡探個究竟。到步後發現,她並沒有像很多附魔者那樣恐懼不安,也沒有預感我們來到。今天病情加重,而且一陣陣抽搐的跡象,讓他們又肯定了附魔的想法。

對我來說,這並不意味附魔,所以我並沒有聽從他們的要求來驅魔。在跟他們的聊天中,我瞭解到前一天那位婦人去精神科看病,做了腦掃瞄等檢查,並沒有查出異樣。我讓其把醫生開的藥物拿出來,並詢問了吃藥的情況。那些藥大都是昂貴的抗抑鬱症等精神疾病的西藥,具有非常大的副作用。

他也提到昨天吃的藥量有點過大,遵照醫生的囑咐,今天已經調整了藥量。我的判斷不是附魔,而是精神病方面的病癥,再加上吃了這些具有很大副作用的藥物,就更加重了抽搐等症狀。

聽到我的結論,他們仍舊不放棄附魔的論斷,而那位大爺一直嘟嚷著要求我驅魔,則被我訓斥了。為了讓他們接受我的判斷,我給一位教友中醫打電話,說明了情況,結論是藥物副作用引起的,需要去按摩和針灸,並停止服用西藥。

聽了中醫師的論斷,我又給他們指明了那些西藥說明書上所說的副作用,他們才不再要求驅魔。我讓婦人的女兒給媽媽多喝一些白糖水,緩解她的低血壓,並教她丈夫自己偶然學得的按摩方法,希望有助她在去治療前緩解病情。臨走的時候,我一再告訴他們,放心好了,這不是附魔,祇是那些西藥的副作用。

事情平息了,我心中也鬆了一口氣,感謝天主所恩賜的智慧。這得益於上個月的驅魔事件以後,我給教友們講解了《驅魔禮典法令》。

我建議各教區組織一下相關的學習,堂區也要給教友們講解一下教會關於驅魔的相關事項。這樣就能夠避免將精神病和藥物副用作誤以為是附魔,從而避免讓人誤以為天主無能、教會無聖德的抹黑事情發生。當教友發現疑似附魔事情,一定要先徵求主教或神父的意見,更好是由主教或神父帶領分辨和親自驅魔,莫要妄自驅魔,以免給教會和自己帶來羞辱。

by吉米(中國大陸執事)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延伸閱讀 

  • 【我們的故事】追念生命中的重要他人─孔達仁神父
  • 【歷史上的今天】聖樂倫執事殉道
  • 【會士剪影】郎雄最好的朋友-牛奶麥片神父